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一九章 张锐

第六百一九章 张锐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心生怀疑,猫在门口观察,只见大伯母回来之后,把那个信封塞到厨房的橱柜里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快亮的时候,大伯母在外面的沙发上打瞌睡,我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打开那个信封看了一眼,里面是钱啊,美金!大概有二十几万的样子!换成rmb得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母做什么工作的?”我问,他正在笔记本上认真地作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锐回答:“普通的餐馆工作人员,她不可能一下子挣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这顶多也就是大宗财产来历不明,不归我们管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急别急!”张锐喝了口水,继续说,“还有一个细节十分可疑,去殡仪馆之后,我爸说想最后看大伯一眼,大伯母坚持不让,说不想打扰到大伯。我冒着很大风险在火葬之前溜进焚化间,仔细看了一眼,当我把大伯的袖子撸开的时候,拍到了这张照片!”张锐在那张有纹身的照片上点了点,纹身似乎是一串异国文字,意义不明,“然后我就被工人赶走了,尸体也烧了,我回去问过我爸,我爸说大伯是不可能纹身的,上回我们去大伯家,吃饭的时候大伯把袖子卷起来,他是绝对没有纹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有一种猜想,送进火葬场的根本不是大伯的尸体,那是另一个人,我大伯母和某个组织达成了一笔交易,利用大伯的身份来处理掉一具遗体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三人都来了兴致,如果真如张锐推测的一样,那这恐怕是一起大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关键的是……”张锐摊开手说,“大伯去哪了,难道他被绑架了?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在我最熟悉的亲人身上,可我现在只有这张照片,也不知道能不能立案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沉思着,“骨灰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验不出来dna。”顾凌说,“所有蛋白质已经被烧得一干二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不过尸体呆过的地方,或许有可能留下dna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锐一阵高兴,“那太好了,不愧是专业人士,这么说,案子你们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头,“我们会查个水落石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那笔钱也是证据,要不要先去和大伯母对峙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头,“还是先收集证据吧,你现在是警察,按警察的方式来办事吧,别那么随心所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吐舌头,“我也就是说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打电话叫上技术中队立即前往火葬场取证,张锐自告奋勇地跟上,路上顾凌核实了一些信息,大伯名叫张振华,大伯母叫沈翠芝,他们的儿子叫张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上回见到大伯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年过年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有什么异常么,比方说他们夫妻的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次我大伯跟我爸在屋里说了半天话,听我爸说,大伯想出去租房住,但是大伯母不同意。好端端的,大伯干嘛要出去住,我感觉自打我大伯残疾之后,他们的关系就越来越差,唉,我不想说这种话,我觉得大伯母很嫌弃我大伯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问:“你大伯的残疾有多严重,坐轮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腿倒是好的,他是股骨头摔坏了,平时杵拐杖……对了,我又想到一个细节,大伯因为股骨头坏死,右脚非常瘦,瘦得简直只剩下皮包骨头,但尸体的双腿好像是一样粗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觉得大伯母多半是被坏人利用,协助处理尸体,关键是大伯去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在手机上搜索了一下,“他是不是在长新日报上写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网上能找到,看来有一点影响力,回头我去查查这份报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拿起有纹身的照片看了一眼,“这颜色很淡,至少纹了两年以上,对了,上面的字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凑过来看,“好像是希腊文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想起手机上有个方便的工具,于是打开智能识图,读取照片中的文字,上面其实是瑞典语,翻译出来的意思让苏菲倍感惊讶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调查它的身份,否则你会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”苏菲大惊,“这个纹身是始作俑者给我们的警告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他一下,便道:“太可恶了,不过我觉得也许人家并没有那么厉害,要是人家有实力,解决一个人哪里用得着大费周章,直接埋掉就行了,还举行什么葬礼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也许送火葬场处理比较好吧,毕竟埋掉还是能找到dna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之前听说过这种类似案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火葬场买下来?”顾凌疑惑的继续说道:“可一个死人拿去火葬场是需要很多证件的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需要手续的宠物火葬场,把死人装在狗皮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他们赶到火葬场,技术人员也已经到位,技术人员对安放过遗体的水晶棺、尸床进行采样,苏菲去找工作人员要骨灰,其实一个人焚烧之后会有一盆的骨灰,家属只是装一小盒带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工作人员说已经处理掉了,苏菲进一步询问,工作人员指指外面的一条路,苏菲朝那里看,说:“骨灰送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那些多出来的碎渣都掺了水泥用来修那条路了,比沙子好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可真会废物利用……等下,前两天焚化的尸体不会这么快就变成建材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在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带我去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之后,苏菲震惊了,满满一大袋骨灰,这是十几个人的份量,根本不可能把死者的骨灰找出来,而且也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沮丧地去找我汇报此事,我站在火葬场门口抽烟,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一支出殡队伍正在悼念堂里举行葬礼,伴随着哀乐,家属绕着水晶棺走动,最后一次瞻仰遗体,他们或面带愁容,或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看了一会,我说:“葬礼也不过是让活人安心的仪式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那位殉职的搭档也是在这儿火化的么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龙安只有这一个火葬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