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一十八章 苏菲的分析

第六百一十八章 苏菲的分析

        后排的上司们惊讶地交换着话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接下来是‘犯罪指南’,这是我们在最近两起案件中发现的,有人暗中为罪犯提供伪造现场、处理尸体、杀人方式的指导,通过境外服务器将邮件发到指定目标的邮箱。比方说龙安一个普通人杀了人,‘犯罪指南’就有可能出现在他的邮箱中,教他如何处理尸体和躲过侦查,提供这些指导的人不但非常专业,甚至可以说十分有想象力!我们成功截获了一次‘犯罪指南’,发现了一起本该不会被发现的命案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打开视频,播放嫌疑人李某的审讯视频,众人看得聚精会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偷偷瞅瞅后排,这次策划效果还不错,上司们被这些崭新的犯罪形式“吸引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我的主意,他觉得是时候公开这些情报,争取更上层的支撑,对付已然成形的罪犯网络,只靠他们单枪匹马是不行的,需要更多的人力、物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完审讯视频,有人问:“这个‘犯罪指南’是如何确定目标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摇头,“我们不得而知,这是它最可怕的地方,一个人在不为人知的地方犯罪,‘犯罪指南’居然可以在警方之前知道,似乎它有一套更加发达且隐蔽的情报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论‘恐怖思维’还是‘sewer’还是‘犯罪指南’,我认为他们都不是个人的产物,想写出‘恐怖思维’和‘sewer’那样的代码,需要几十人甚至一百人的开发团队,而‘犯罪指南’的情报获取途径也是个谜,我大胆猜想,它们背后很可能有共同的幕后主使,这个组织或公司在积极地架构一个黑暗网络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切切私语后,苏菲说:“我觉得‘犯罪指南’指导的人,有很多已经成功逃过警方的侦察,这些人去哪了?可能他们才是这个组织的收益,吸收这些罪犯为自己所用,就好像超市的试吃一样。龙安10年前平均每天发生命案0.7起,10年后这个数字是0.56,真的是这里的治安变好了吗?可是去年龙安的失踪人口是6340,而10年前是3621,我觉得是罪犯们变聪明、变团结了,许多犯罪正在悄悄逃过法网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的话引来一片沉重的思考,大家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会议结束,与案的一名上司过来和我握手,他说:“叶队长,你今天展示的这些情报非常有意义,甚至可以说让人震惊,公安部一直在对暗网进行监控,没想到它的深如比我们想象中还要严重,我会向上级反应,尽快作出对策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微笑着回答:“我们一队也会积极配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点头,“打击犯罪,始终离不开你们一线的警员啊!我们后方一定会提供充足的援助!”

        送别领导后,苏菲对我说:“叶队长,你成功把一队变成升级版的特案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理解成队伍壮大,对我来说,没有这些更值得去做的了。”我拍拍顾凌的肩膀,“今天演讲得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头一回面对这么多人,还有领导,老实说真有点紧张。”顾凌搔头笑笑,“对了,我们是不是要去见那个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起吧!”我提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开车载着二人,赶往约定的地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打车虽然方便,但偶尔会遇到技术不好的司机,把车开得一顿一顿的,让人很容易晕车,苏菲觉得还是我开车更平稳舒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的仍是以前那辆越野车,只不过狗没有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没看到你的狗儿子了。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特警队,和警犬住在一起,虽然和我感情好,但它更喜欢和同类在一起。”我一边开车一边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会抱孙子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就绝育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残忍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只有人类和海豚才会享受性,对于猫狗来说,爱情其实是件痛苦的事情,情爱也算不上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道:“这些只是人类的主观臆断吧?子非鱼,焉知鱼之乐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一本正经地回道: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从后视镜看着二人说笑,心想关系真好呀,心里有一阵寂寞掠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到达目的地,看到是一家书店,除此之外,他还在门口卖咖啡,顾凌还说这家书店靠着卖咖啡来维持店租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个人坐下之后,那人便说:“昨晚的事情就跟做梦一样,不过那人怎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不悦的回道:“你不需要打听这么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不耐烦地说:“你是来报案,还是来打听八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吧,抱歉,差点忘记了,我叫张锐。前段时间我伯伯去世了,在送葬的那天,这个女人出现了,她问我能不能去参加一场葬礼,她会付我报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掏出几张照片,从角度看是偷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张是躺在水晶棺里的男尸;一张是手臂的特写,上面依稀有个纹身;一张是葬礼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今天要说的是关于我大伯的事情,我小时候和大伯挺亲的,他以前在建筑工地干活,一次意外把腿摔坏了,后来就一直呆在家里,写点报纸上的文章挣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类型的文章?”顾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事评论、社会观察之类的,别看我大伯以前是建筑工人,其实他是因为家境贫穷,把上学的机会让给了弟弟,也就是我爸,他一直喜欢读书,文笔还是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继续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去世的消息挺突然的,我在外地工作,收到消息马上就回来了,葬礼是普通的葬礼,该来的亲戚朋友们都来了,大伯母和我堂哥很悲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守灵第三天晚上,我对大伯母说我来守一会吧,她连续几天没有休息,样子很憔悴,大伯母坚持说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于是我就到里屋睡觉去了,因为不是自己家,睡得不是很踏实,后来听见开门声,我往窗外一看,有一辆车停在那里,从我的角度看不清车牌,大伯母走到车前,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下来,两人的动作有点过于亲密,然后那男人还把一个信封交给大伯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