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一十七章 谁是幕后主使

第六百一十七章 谁是幕后主使

        一批出殡者录完口供就走了,一个小伙朝她走来,说:“刑警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苏菲皱眉,“我看着像妹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姐姐也不太合适吧?”小伙尴尬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叫‘同志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刑警同志,你们好厉害啊!其实参加这个葬礼,我一直觉得哪里怪怪的,怎么会有人雇人来参加葬礼,可是看大伙都那么认真,我也不好意思提出疑问,没想到居然是这样,简直太让人震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这是我的工作。”苏菲心想这是个来搭讪的,心里有点不耐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有一件事情,我觉得有点奇怪,想和你反应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方便留个联系方式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心想,绕来绕去,还是搭讪,她说:“你想报案可以去局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,只是我最近遇到一件事情,有点反常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刑事案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不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到底要说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和顾凌从大厅走了出来,“在这儿说不行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伙看看周围的人,道:“我能和你们约个时间么,明天合适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无力地叹息,“我们很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有些事情我不太确定,毕竟这关系到亲戚的家事,我想去核实一下再告诉你们,这件事真的有点奇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我给你留个电话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留了电话,小伙告辞了,苏菲望着他的背影说:“奇怪的家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,已经全部录完口供了。”一名刑警过来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!?”顾凌惊讶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调到一队暂时当队长。”我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收到?”顾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早上就来报道了呀,在办公室处理了一天文件,唉,这活儿果然不大适合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才想到,他和苏菲一整天都呆在办公室,他在查东西,苏菲拼了命地上传说,从一级掉到五级。

        居然连新队长上任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!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这下你是名副其实的方队长了!”苏菲笑着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没想到我们三个又在一块同事了!”我笑笑,然后对那名警员说:“收队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隔日一早,我把所有警员召集到一块,简短地自我介绍,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面为新上任的队长热烈鼓掌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我在进入特案组以前就在一队当刑警,许多老人对他都很熟悉,抓捕“凭栏客”的功劳让他升上一级警司,资历也是完全足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一队一直都是破案率最高的尖兵队伍,我会保持陈队长在任时期的风格,不会过分地约束大家……”我的讲话赢得一阵欢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的龙安,和当初已经不一样了,罪犯变得越来越狡猾、越来越隐蔽,他们学会利用互联网交换信息和资源,对付这样的罪犯我们需要比他们更聪明,掌握更多的技术,有时候也要学着用罪犯的思维去思考,大家在侦破案件的时候千万不能鲁莽行事,更不要逞个人英雄主义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段话明显是在说苏菲,苏菲听在耳朵里,脸上一阵烧红,心里骂我多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短的会议之后,大伙开始调查昨晚的案情,嫌疑人李某已经被拘起来了,苏菲主动要求审讯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某供称死者是她的第三者,李某有丈夫和孩子,和那个女人地下恋情已经有三年了,随着孩子长大,李某渐渐无暇去联系她,于是那个女人吃醋,屡屡与李某发生矛盾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某便提出分手,但她不愿意,以偷拍的视频和照片来要挟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某“只得”出此下策,将其杀害,杀人之后她很慌张,苦于无法处理尸体,一直藏在那个女人住处的冰箱里面,没想到邮件里收到一份犯罪指南,于是她就按照上面说的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犯罪指南为她提供了一个“sewer”的限时帐号,让她可以在上面购买假证件,为了保险起见她还购买了一些炸药,也就是缝在尸体肚子里面的雷酸汞。

        案情进展得出乎意料地顺利,苏菲觉得整件事情里最蹊跷的,是“犯罪指南”精准地知道李某杀了人,幕后主使人到底有多么神通广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五月一号,队里召开了紧急会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主要围绕联机犯罪思维进行研讨。顾凌拿出图纸跟大家解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利用图表给大伙解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‘恐犯罪思维’不是一般的游戏,不管是哪个城市都会有这种犯罪现象,它基本就是犯罪人员会共享犯罪资源,进行虚拟的犯罪交易,甚至可以踩点,虽然我一直在研究它,但目前掌握的情报只是冰山一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放出几张游戏截图,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些粗制滥造的游戏建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游戏只在龙安有吗?”有人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每一个城市,也许国外也有,游戏中的地图和现实中的城市是一比一对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面传来一阵惊呼,“罪犯的技术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国家目前已是全世界领先的互联网大国了,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,暗网的触须也随之深入到了城市的每个角落!”站在旁边的我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我们每个人都得玩这个游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需要,我已经向上级申请……”我看向坐在后排的领导们,“成立一个专门的信息小组,全方面地研究它。它覆盖全国,玩家有成千上万,是形形色.色的罪犯,也许想把这个网络毒瘤铲除,亟需一次范围广、速度快的联合行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继续说:“然后是这个叫作‘sewer’的手机软件,我们曾在‘凭栏客’的手机中发现它,它是一个类似电商客户端的app,让罪犯在上面交易各种犯罪情报、资源,更主要是实时地犯罪业务,举个不恰当的例子,它就像‘滴滴犯罪’,只需要用比特币支付报酬,就可以随时随地雇到罪犯为你盗窃、盯梢、恐吓……甚至是杀人!这是一个小而精的app,隐蔽性比‘恐怖思维’更强,同时它有一套严密的防范系统,我们曾试过注册帐号,最终也成功了,但是我们的帐号只能在上面购买普通商品,却无法开启这些隐藏服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