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一十四章 神秘老太太

第六百一十四章 神秘老太太

        曹庆东受到了巨大打击,念叨个不停,连苏菲问话都听不进去,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之后,他捂着脸哭了起来,“我现在什么都没了,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样子实在有点可怜,但苏菲并不会同情这家伙,一切都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束这边的审讯之后,他们去看了一下孙庆方,审讯还在继续中,孙庆方坐在椅子上,神色慌张得有些异样,代理队长问一句他才会答上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庆方承认了雇佣杀手的事情,他的目的也是遗产,只要师兄弟没了,遗产就是他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件事情极为讽刺,不知道是谁在暗中布局,苏菲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想,她说:“不知道她还在不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那个神秘老太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来到那间旧宅子,出乎意料的是门竟然是开着的,进去的时候他们小心翼翼,生怕有什么陷阱,但别墅内只有灰尘与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坐在二楼的摇椅上平静地晒着太阳,听见来者的脚步,她不慌不忙地说:“欢迎二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刑警,现在他们被捕了,你们肯定会好奇我的身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你是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猜!”老太太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我查了王乙枚的情报,他年轻时确实有过一个红颜知己,有一回王乙枚得罪嘿帮被关了起来,为了赎回心上人,这位刚烈女子独闯龙穴,最后自断过一指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断指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继续说:“但你不可能是她,因为她已经死了,我查到了她的死亡证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那么相信书面的证明,对于骗子来说,制造它太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听出她话里有话,突然之间有一个大胆的猜想,“你是王乙枚!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站了起来,转过身,“她”的声调变得低沉了,“回答正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死!?”顾凌大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死呢,我还要为我女儿报仇!”王乙枚指指自己的脸,“这是化妆,我现在无法摘下来给你们看,我顶着自己红颜知己的身份活着,所以自己切了一根手指,这骗不了警察,但足以骗过我那三个蠢徒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局是你布的?”苏菲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乙枚点头,“可是我并没有犯罪,我只是放出一些假情报,我知道他们的性格,他们为了钱一定会自相残杀的,君玉是被他们三人害死的,近尘也是被他们设计逼疯的,他们不是徒弟,是三个讨债的恶鬼!我到晚年才意识到自己养了三条毒蛇,老大老奸巨滑,城府极深,总是阴逢阳违;老二自私自利,唯利是图,毫无底线;老三好色贪婪,摇摆不定,喜欢依附强者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人的眼神冷了下来,叹道:“没有一个是无辜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细想了一下,如果王乙枚还活着,遗嘱本身就是一张纸,自己伪造自己有一份境外财产,却不用它去诈骗,这确实不构成违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张纸就让三个不肖徒自相残杀,果然是骗子中的高手!

        王乙枚用颤巍巍的手扶着摇椅,道:“我的身体已如风中之烛,也许是仇恨支撑着我活下来吧,事到如今,我宿愿已了,再无什么牵挂!对了,老大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曹庆东?刚刚我们还在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已经死了,老二很贼,他早就下手了!快回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菲跟顾凌回到局里,曹庆东就犯病了,嘶喊着什么所有人都围在一起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苏菲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不知道呀,这人没吃什么就变成这样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本靠近不了他,刚刚小张想抬他,被他抓住手,差点没把胳膊拗断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曹庆东身上发来喀嚓一声脆响,他口中发出激烈的惨叫,身上迅速窜出一些排泄物,臭气弥漫整个拘留室。

        代理队长说:“别看了,救护车要来了,我们把他弄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在搬运的时候,曹庆东自己从单架上滚落下来,像掉进盐堆的蛞蝓一样满地乱滚,这时有人发现他的下肢没有反应,难道说刚刚那喀嚓一声,是他自己把自己的脊椎拗断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破伤风的发病症状!”顾凌突然得出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破伤风?”大伙不敢相信地看着他,“可是他最近没有受伤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破伤风是一种厌氧菌引起的,破伤风梭状杆菌,有人把这种细菌萃取出来,注射进了他的身体,一般3到7天就会发病,死亡率百分之百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曹庆东在地上不停地打滚,突然,伴随一阵剧烈抽搐,他瞪着双眼,张着嘴,然后瘫在地上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代理队长上前试探了一下他的颈静脉,难以置信地说:“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流着冷汗道:“这么快发病到死亡,剂量一定是生锈铁钉的几十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作梦也没想到,有人居然会用这种手法杀人!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王乙枚的话,道:“是孙庆方干的,他在曹庆方家里的时候,已经给他注射病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代理队长说:“审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庆方再次被提审,他矢口否认做过这件事情,可他慌乱的情绪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审讯期间,警方在他的邮箱里查到一些邮件往来,他在几天前冒充某大学生物系教授的名义,向一家病毒实验室定制了一管破伤风梭状杆菌。

        证据确凿,无可抵赖,最终孙庆方承认了自己的杀人罪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徒弟死亡,一个坐牢,可能是死刑,他们的目的只是一笔不存在的遗产,结局实在令人唏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!”晚上吃饭的时候,苏菲感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案件结束,总算可以稍稍放松了一下,二人挑了一家口碑不错的面馆,苏菲点了火爆牛肉面,顾凌看见那一大碗通红的面汤都觉得后背冒汗,苏菲居然可以一边吃一边喝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