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一十二章 郝建国

第六百一十二章 郝建国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“杀手”二字,警方便问他和那个杀手组织的关系,但老头并不知道,他只是单打独斗。

        经查,老头名叫郝建国,是一家药厂的退休员工,他是个无牵无挂的老光棍,为了搞点钱花花便走上邪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情细想之下着实很奇妙,就这样的一个老头,反侦查意识接近专业杀手,使用有毒的蝴蝶杀害翟庆寿,如此天马行空的杀人手段,以他的经验和知识水平是根本不可能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审讯持续到上午十一点,郝建国有点精神恍惚,开始答非所问,于是代理队长让审讯员先中断,把他扔进拘留室,给点食物和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代理队长说:“这家伙身上还有东西可挖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郝建国和第一个杀手,或许不是同一个人雇佣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们去医院看看那家伙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代理队长说:“那人已经醒过来了,我们一起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来到医院的时候,曹庆东在吃东西,一见苏菲跟顾凌,就很感激的说道:“你们真是我的恩人,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看到穿着制服的其他警员,曹庆东开始慌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再装了!曹庆东,你演的再好,警员都被你代沟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庆东当做不知情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找你徒弟的时候,你其实知道你徒弟在哪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接着拿出证物:“这手机上有一个钱包,给你请的杀手制服报酬的,其实那个杀手是你雇佣的,孙庆方不知情,在出事之后反而来投奔你这个师兄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顾凌只查到了一笔资金的流动,后面的部分是推测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庆东的手中的饭盒打翻了,他面若寒霜,代理队长说:“你身体应该康复了,换个地方说话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曹庆东和孙庆方都被带到了局里,这次苏菲和顾凌亲自审理曹庆东,苏菲一上来就问:“为什么要杀害同门?为了钱吗?是那六千万美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……是怎么查到的!”头一回接受审讯的曹庆东,心理素质远没有隔壁的孙庆方过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低估警方!”苏菲道,“只要两个师弟死了,你就可以独享六千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雇了一个杀手,他还被我机灵的二师弟干掉了,翟胖子的死和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通过昨天的对话,显然,另一个杀手是孙庆方雇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庆方是知道钱的事情的,他还来投奔曹庆东,真是有意思,两个彼此抱有杀心的人同在一个屋檐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垂头丧气的曹庆东.突然想到一件事,道:“等等,我雇的杀手并没有杀掉人,所以我没有犯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少来了!买凶本身已经是犯罪,当然,你可能不用蹲那么多年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需要蹲多少年?”曹庆东关切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不是法官,无法给你答案,不过你的认罪态度是可以换来宽大处理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庆东拧着眉毛犹豫了一会,道:“当初师父不在了,马律师找到我们仨,给我们看了遗嘱,我们三人共同继承师父的遗产,但必须照顾王近尘直到他终老!结果师父留下的钱少得可怜,根本就不划算,孙庆方和翟胖子当即表示不要了,我想,师父老奸巨滑,这会不会是一个考验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准他留了一大笔钱呢!所以这五年我一直在照顾王近尘,这样我就有资格继承遗产,可事实却打了我的脸,五年过去了,我照顾王近尘花了几十万,然而什么也没发生!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是马律师把遗产瞒下来了?因此我雇佣私家侦探调查马律师,果然,在他的邮箱里发现一封来自国外的信件,说师父在东南亚的一块地发现了稀土矿,他们准备高价买下,我果然没猜错,师父是有遗产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曹庆东陈述了犯罪经过,还贴不知情的想要减刑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不是很相信他的陈述,问道:“你这消息可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放心,一定真实有效!”随后,曹庆东详细说了那个杀手中介的名字和信息,顾凌将其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接着说:“不过我找的杀手还是不给力,孙庆方太贼了,不但没杀掉他,还把杀手反杀了……那小子也雇了杀手,翟胖子就是被他杀掉的!他来投奔我,其实我知道他没安好心,这两天我们一直相互提防,就好像两只猛兽被关在笼子里面一样!那天你们警察赶来,我说不好了,他们来找你了,孙庆方立马就逃了,我心想这是一个嫁祸的好机会,于是就割了自己的喉咙,我知道你们会救我,我死不了,但孙庆方是脱不了干系的……哪知道被你们识破了,警员真的厉害,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漏洞太多了,一眼就看穿了。”苏菲说,“你没想过,师父的遗产可能是个骗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曹庆东很大声地回答,“他已经不在了,不可能是骗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当年可是绑架他女儿,害她死亡的,就这样他还给你们留遗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绑架只是意外,而且发生在师父立完遗嘱之后,君玉死了之后,师父立马病发,压根没时间改遗嘱,直接就走了……再说了,主要都是孙庆方的责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推托得倒是干净!”苏菲冷笑,“就算你没有责任,你也默许了孙庆方的恶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我这么说吧,其实师父并不知道是我们仨绑架了君玉,所以遗嘱的事情是可信的!”曹庆东居然还在提遗嘱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,觉得是时候让他品品失望的滋味了,顾凌掏出一份全英文的文件,“这是abs公司发来的回信,他们根本没有这个收购计划,之前的信函是假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!?”曹庆东瞪大眼睛,仿佛挨了一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师父在东南亚的那块地是存在的,它只是一块毫无价值的盐碱地,只看它的面积,价值不会超过二十万rmb!稀土矿根本就不存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谁会这么整我们……为了钱我们付出了多大代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