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一十章 举起手来

第六百一十章 举起手来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律师事务所,顾凌说:“三个徒弟一定知道这件事了,杀手是他们之中的某个人雇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觉得整件事情像个骗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确实太巧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突然冒出来的境外巨额遗产,实在太像骗子的幌子了,ta的目的就是让三个师兄弟自相残杀?马律师可能也是被利用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只需要查一查,马律师手上是否有这笔钱,就可以确定它是否是骗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回局里之后,立即汇报了这个情况,代理队长通过各家银行调查马常飞的资产,可是查来查去也没发现这笔钱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abs矿业公司是真实存在的,可是因为远在国外,查起来也很费事,专案组只能寄出一份邮件去核实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警方和马来西亚当地取得联系,王乙枚在那里确实有一大块荒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阴谋论的气息也越发浓郁,苏菲想,无论钱是真的、假的,这背后一定有人暗中操纵。

        代理队长来找二人,道:“根据目前的线索看,杀手是他们三人中的某个雇的,一个遇到杀手逃了,一个死了,剩下的那个嫌疑最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您的意思是,现在去把曹庆东逮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控制起来吧!”代理队长点头,“这案子已经拖太久了,我给你们派些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太多,四个人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久违地带上了警枪和手铐,她和顾凌还有另外两名警员,来到曹庆东的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敲了几下门,没人应门,她隐隐闻见一些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掏出开锁工具把锁打开,可是仍推不动,似乎被人反锁了,一名警员用脚狂踹,踹得那扇门喀喀作响,终于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进门之后,只见曹庆东倒在一片血泊之中,身体兀自颤抖不止,他的喉咙被割开了,睁着一双眼睛求助似地看着来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坚持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赶紧脱下外套,捂住他受伤的脖子,让同事打120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看见窗户在摇晃,冲到那儿一看,一个戴帽子的人正攀着下水管道敏捷地爬下去,这人的身形有些熟悉,苏菲凭感觉喊了一声“孙庆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一抬头,果然是孙庆方!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停下,不然我开枪啦!”苏菲用枪指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庆方咬咬牙,继续往下爬,苏菲犹豫极了,开枪的话孙庆方可能会摔死,可不开枪又会放他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面是马路,苏菲对空鸣了几枪,引来路人的注意,苏菲大喊:“抓住那家伙,他是小偷,有悬赏!”

        路人个个摩拳擦掌地聚拢过来,孙庆方急了,用手肘砸开三楼的窗户,跃进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立即冲下去,跑得肺都快烧起来了,终于在楼梯道里逮到了正在逃窜的孙庆方,苏菲从后面举起枪,冷冷地喝道:“举起手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庆方慢慢举起双手,他的手被玻璃划伤了,他呼呼地喘气,说:“我给你一千万,放我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收买警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考虑一下,你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喝道:“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庆方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那笔钱的事情吗?”苏菲问,“你师父的六千万美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查得挺细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杀手是你雇的?”苏菲试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是为了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为钱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并不缺钱,我雇杀手是为了安全,因为他俩早晚会下手的,就叫博弈你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孙庆方突然捂着胸口痛苦地倒下,苏菲上前一看,孙庆方正口吐白沫,抽搐不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孙庆方中毒了,苏菲上前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了?肚子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熟料,孙庆方推开苏菲,才知道他都是在装,根本没中毒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超级生气,对着孙庆方方向开了枪。

        岂料吐着白沫的孙庆方突然一拳打在苏菲脸上,一把推开她就逃,“中毒”居然是装出来的!好像打中了孙庆方的腿部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听闻声音赶紧下来,他身上出现了很多血迹,问怎么了,苏菲摇头说:“该死的家伙,让他跑了,不过他中弹了,跑不远的,我现在去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去了别去了!”顾凌按住她的肩膀,“你在流血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用手摸了摸,原来鼻子被打破了,顾凌掏出餐巾纸,卷成卷儿,帮苏菲处理了一下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救护车赶来,曹庆东一上救护车,医护人员就赶紧给他输上血袋,看样子应该能保住命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联系了市局和附近的派出所,请求他们协助缉命孙庆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气死我了,居然被这么低级的伎俩骗了。”苏菲说,虽说手段不高明,可当时孙庆方表演得惟妙惟肖,她信以为真,到底是有师承的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跑不远的,肯定能抓到!”顾凌安慰道,“下次你不要单独行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发突然,我也没办法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来到医院,曹庆东接受急救的时候,他们就在外面简单吃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心不在焉地嚼着烤鹌鹑蛋,突然冒出一句:“孙庆方身上没有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顾凌从麻辣拌的盆里抬起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割喉,血液喷溅得非常猛,孙庆方身上不可能一滴血都没有,这件事有些蹊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孙庆方确实是从那间屋子逃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点头,“事实未必如我们所见,等曹庆方醒了再好好问问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十点,抢救结束,医生走出来对二人说,患者被利器刺穿了颈静脉,好在及时发现,已经作了缝合,现在还在昏睡中,预计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完全清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刺?难道不是割喉吗?”苏菲疑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刺。”医生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当时他浑身都是血,我也看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又问医生:“伤口多深,凶器估计有多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笑笑,“我们是急诊科医生,不是法医,当时忙着给静脉止血,来不及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以你的专业经验,假如当时没有人替他捂住伤口,他多久会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得看个人体质,一般来说4到6分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