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六百零九章 内斗

第六百零九章 内斗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上下打量他,“今天打扮得挺正经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既然现在在市局上班,衣着上就注意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待会在讨论会上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专案组召开案情讨论会,汇总一下目前发现的各种线索,有警员找到孙庆方的情人,但她不知道孙庆方的下落,孙庆方的银行帐户已经被冻结,里面并没有多少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孙庆方拥有这么多房产来看,他肯定还有其它秘密帐户,干这一行的肯定是狡兔三窟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孙庆方的住处搜到一些文证,一旦找到他,直接就可以起诉他多宗诈骗罪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态箱上发现的指纹很残破,怀疑犯罪嫌疑人故意破坏过,检测其氨基酸成分发现,似乎是一名老人留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场目击证词称,犯罪嫌疑人是一名身高一米七的男性,戴着口罩和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嫌疑人的左手小指是缺失的吗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汇报情报的警方摇头道:“目击者可没看这么细致,我再问一问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菲菲,你们查到什么了?”代理队长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把她和顾凌的发现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,大伙都感慨二人的工作效率,听完后代理队长说:“果然这事情有猫腻,今天再去趟那个宅子,找那个老人,她很有可能知道线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开完会,代理会长总结说:“这案子的性质,我看呐就是一伙骗子的内斗,我们现在把工作重点放在查明事情来龙去脉上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解散之后,苏菲对顾凌说:“唉,久违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也还好啦,一队毕竟是陈叔叔一手带起来的,重视能力,不那么拘泥于细节末节,气氛还算好!你看,我说咱俩一起去查马律师,代理队长不就答应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只是代理,也不知道新队长是个什么人物,在上级眼里,一队比较难管,会不会派个比较严厉的队长下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通过家里的关系查到一个叫马常飞的律师,无法确定他和王乙枚有没有关系,毕竟这些东西只有内部人员才知道,但马常飞在×市干了很久,也经常帮有钱人草拟遗嘱,十有八九就是他吧!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坐车来到马律师的事务所,向秘书说明来意,上午十一点才见到马律师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律师一身西装革履,他长得很富态,一见面就堆满笑容,说着欢迎之辞,“也不知道二位警官到敝事务所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认识一个叫王乙枚的人么?”苏菲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可以查的,配合调查是公民应尽的义务,你是律师不会不懂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确实经手过王先生的遗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真的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马律师笑笑,“为什么要这样问,人没死,遗嘱要怎么生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说,遗嘱生效需要死亡证明,他的死亡证明在你这儿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律师让职员去取来一份文件,正是王乙枚的死亡证明,由某医院开具,盖着派出所的章,如假包换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有这种怀疑,是因为苏菲怀疑那个老太太是王乙枚假扮的,现在疑虑打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遗嘱什么内容啊?”顾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先生生前经商,拥有约一千多万的现金,本来是打算留给女儿的,倘若女儿不在,就留给三个徒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还有个儿子。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!”马律师一脸诚恳地点头,“可他儿子患有严重的精神缺陷,无法继承,王先生只是为他留了一些保险。其实这份遗嘱并没有正式生效,因为当时发生了一些不幸的事情,王先生失去了所有存款,没有钱,遗嘱自然也就是一纸空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马律师竖起一根手指,“这份遗嘱在不久之前又生效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律师告诉大家,其实王先生生前,在海外有一个房产,所以遗嘱生效!

        马律师拿出一份资料,“这是abs公司发来的邮件,请过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面都是英文,苏菲自然是看不懂的,顾凌拿过来看,这份信来自abs的法务部,措辞一本正经,他们提出的价格相当惊人,是能够让普通人挥霍一辈子的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这封信,发到了三个徒弟那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发到了我这里,我通知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这只是一封信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绝对可信!你们可以去查询,abs是国外一家著名的矿业公司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想起曹庆东和老太太的交谈,她说:“不对!钱应该已经到手了,你已经把地卖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也可以查!”苏菲目光锐利地直视马律师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律师露出尴尬之色,“好吧,因为那边催得太急,我作为王先生的执行人,就替他把地卖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钱呢?你并没有通知三个徒弟,打算私吞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律师尴尬地吞咽了一口唾沫,“我只是暂时保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钱在你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六千万美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微微扬起眉毛,真是一笔巨额财产啊,她问:“继承人是三个徒弟,是三人平分么?如果他们只剩下一个人,那钱就是那一个人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理论上来说是这样,但……如果继承人干了违法犯罪的勾当,肯定是会被剥夺继承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通知他们了吗?”看着马律师异样的神色,苏菲心中已经有了答应,“你根本没有通知,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让我检查一下你的电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你们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当然能!”苏菲亮出证件,挡住马律师,“作为律师私吞委托人的财产,你已经违法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律师尴尬地坐下,“我没有,我只是还没来及通知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去检查了一下电脑,看了一些文件和系统日志,他小声告诉苏菲:“这儿的局域网被人入侵过,近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走之前,苏菲对马律师说:“你知道王乙枚和他的徒弟是干嘛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生意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不义之财会招来灾难,你还是小心点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