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六百零七章 邹姨

第六百零七章 邹姨

        曹庆东也惊讶地张大嘴了,苏菲问: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庆东?”老太太眯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娘,真的是你!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伸出一只布满皱纹的手,曹庆东抓住它,问:“师娘,你怎么跑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地方去,到这儿来住了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呆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……一两年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这儿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又不是废物,出去买点东西也是走得动的,这两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是警察同志。”曹庆东介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们好。”老太太点头,“我还没歇够,你们自己去厨房烧点水喝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注意到老太太的左手缺了一根小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来到外面,顾凌问:“你没提过你还有师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她叫邹姨,和我师父并没有结婚,只是师父晚年,她照顾师父,二人有了感情……其实邹姨年轻的时候,也是个风云人物,得罪过一些道上的人,她改名换姓了好几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个风云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曹庆东尴尬地笑笑,大概违法乱纪的事情不好对警察说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叫上顾凌到其它房间去看看,别墅很大,空置的房间有几十个,居然还有一个放着钢琴的房间,苏菲打开按了一下,还有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:“骗子的家族现在越来越详细了,结果还是没找到孙庆方……其实他会躲在这儿,本身就没什么理由,我怎么觉得曹庆东故意把我们引来的,难道是为了让我们发现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复杀人,这本身就是曹庆东的一面之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……假如杀手是曹庆东雇的,你认为动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非是利益啦!”顾凌沉吟道,但具体又说不上来,整件事情他们也只是浮光掠影地了解过,“待会可以找老太太详细聊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多一张嘴,就多一份事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下午四点,曹庆东走下来,问他们要不要在这儿吃饭,苏菲说:“不在这吃饭,又不是来作客的,老太太醒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和她单独呆一会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上楼之后,苏菲从一块破损的壁板后面掏出自己的手机来,狡黠地冲顾凌挑了下眉毛,顾凌知道她肯定搞了什么小动作,这个机灵鬼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进那个房间,老太太仍旧坐在摇椅上,顾凌礼貌地问:“邹姨,您今年高寿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,“七十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挺长寿的啊,身体也挺硬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苦笑着摇头,“大不如前了,你们警察来这儿干嘛,乙枚已经走了五年了,应该没什么可查的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徒弟翟庆寿死了。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仍旧是一脸木然,缓缓道:“干这一行,很少能寿终正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王君玉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孩子可怜呐,被人绑架,撕票,自从她走了之后,乙枚就一蹶不振,很快也跟着走了。”老太太叹息着摇头,“乙枚一生虽然从未失风,可是坏事做多了,也会被老天爷降罚的,他的儿女没有一个有好结果,徒弟最后也反目了,到老落到得一个凄凉惨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君玉为什么被绑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钱呗!”老太太闭上眼睛,“还能有什么,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世道向来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问:“您知道那次的绑架案谁是幕后主使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都死了,提这个有必要吗?”老太太闭上双目,不愿多提,“你们还是不要查了吧,越查越没有头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只是还死者一个公道,让死者走的瞑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道上的人真的要除掉一个人,可以让他消失得干干净净,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,他们想让你们警察看到尸体,你们才会看到尸体,你根本不知道这水有多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并没有被这番云山雾罩的话唬住,道:“找到动机和嫌疑人就行了,其它的我不在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这么固执,小心栽跟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老太太这里也打听不到什么,二人就此离开,顾凌问曹庆东,孙庆方还有可能在什么地方,曹庆东回答道:“这我也不清楚,我们都好多年不联系了,这小子有道上的关系,八成是投靠谁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你和我一起走吧,杀手接下来就会找到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警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为你提供保护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庆东连连摆手,“你们保护得了一时,也保护不了一世呀!我自己能保护自己,出来闯荡这些年,心眼我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翟庆寿可是在无人接触的情况下,被蝴蝶杀死的,这次的杀手有多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庆东坚决不要警方的保护。

        告辞之后,苏菲打开手机,刚刚她悄悄开了录音功能。

        音频很长,只能慢慢听,前面几乎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要不叫局里派些人,暗中监视和保护曹庆东吧,不然就这样放任他在外面,实在太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待会就给陈叔叔打电话……我觉得那老太太有些可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笑道:“你看他们哪一个都觉得可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人在王乙枚的情报中压根没出现过,假如她和王乙枚真有这么亲密的关系,那么她就有买凶的动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有没有可能,和师徒恩怨根本就无关,是这三人得罪了其它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菲沉吟,“买凶杀人,这件事本身就很难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者可以直接捣毁杀手组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我们两个,行么?”苏菲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音频中传来嘟的一声,正是当时苏菲在其它房间按钢琴的声音,然后传来了一些说话声,苏菲把声音开到最大也无法看清楚,只听见老太太吼了一句:“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果然说了悄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带回去解析一下吧!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传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局里,孙庆方目前仍下落不明,翟庆寿死亡现场周围,警方发现了一个树脂生态箱,里面有些鳞粉,似乎是用来装毒蝴蝶的,生态盒上发现了指纹,目前仍在鉴定当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