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六百零四章 蝴蝶

第六百零四章 蝴蝶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收网!?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问题是得同时逮到钱货双方才能定罪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就这样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长线,钓大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耐心!”苏菲径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菲菲!”顾凌无奈,只得跟上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翟志超,你干嘛呢!”苏菲突然出现,吓得翟胖子哆嗦一下,他满脸堆笑道:“吃完饭,溜达溜达,这么巧你们也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手上的东西给我检查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买的小鱼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检查一下!”苏菲坚持。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一脸为难,磨磨蹭蹭地递上保温桶,苏菲打开一看,居然是六个装着水的塑料袋,她提起来其中一个,里面有些小黑点在移动,仔细一看,居然是一种透明的鱼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银鱼”真的是鱼苗!?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不相信会这么简单,心想里面该不会藏了什么吧,拿手去捏,翟志超忙道:“别捏别捏,把我小鱼儿捏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鱼苗呀,我买回家养的,怎么,这也违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打扰了!”苏菲一阵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把鱼苗放回保温桶,拎上就走,顾凌喃喃道:“六袋鱼苗,怎么会值五万比特币的……”他在手机上查了一下,“喂,菲菲,那是玻璃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玻璃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种名贵的境外生物,因为有入境生物管理条例的约束,走私它能产生巨大的利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高估这家伙了!追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赶紧追上,翟志超可能是自己意识到不好,加快脚步,他胖胖的身子没走几步就喘不上气来,额头上沁出豆大的汗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从一条巷子里飞出许多蝴蝶,扑向翟志超,翟志超下意识地挥手驱赶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蝴蝶越来越多地接触他的身体,翟志超突然感觉头晕目眩,低头一看,手臂的皮肤上有些粘粘的液体,他突然感觉鼻腔一热,拿手摸了一下,竟然流出了鼻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和顾凌赶到时,蝴蝶都在翟志超身边飞个不停,不管他怎么驱赶蝴蝶,蝴蝶就是不走,就跟一堆苍蝇一般招人烦。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鼻孔不断的在冒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两人感觉不妙,过去拿起外套拍着翟志超身上蝴蝶,可没有拍几下,翟志超便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脸部表情就跟中毒一样可怕!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情况?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去碰他,会传染的!”顾凌拉住苏菲。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张了张嘴,艰难地说了一句,“君玉……是君玉的报复……”然后两眼一翻,便咽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怔怔地看着这一幕,地上掉了许多死蝴蝶,它们不全是被拍死的,一部分是中了毒,空气里有一股苦杏仁的味道,苏菲闻见之后感觉有些头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菲菲,快离开那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赶紧去旁边的鱼店取了一盆水,冲过来泼在尸体上面,有毒的气味才缓缓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感觉脑袋一阵阵发胀,找了个地方坐下,长长地叹息,怎么也想不到,居然会有这样的谋杀害。

        稍后,警察和陈实赶到现场,听说了情况之后陈实也很惊讶,说:“我记得杀手的风格是制造意外,这次怎么会这么高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瞧这个!”顾凌递过来一个袋子,里面装着一只蝴蝶,仔细看会发现,蝴蝶的脚上封着一小块蜜蜡,这些蜜蜡里面包着毒药,在接触到翟志超的身体之后,蜜蜡被其体温融化,然后毒药就挥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皮肤的吸引力虽然不算很强,可架不住量大,这些毒药(估计是氰化物)迅速进入翟志超的循环系统,使其毒发身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头晕!”苏菲站起来,有点摇晃,“我去车上歇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!”顾凌关切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苏菲摆摆手,“要是达到了致死量,我早就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你吸入了!”陈实大惊,不由分说,非要叫苏菲去检查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拗不过他,只好由顾凌带到医院,检查倒是检查不出什么,医生给她弄了一罐氧气吸了会,头晕的症状才有所缓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躺在病床上吸氧的时候,苏菲望着天花板发呆,这次谋杀的手段简直惊天地泣鬼神,让她对这案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君玉的报复!”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死前说过这句话,君玉又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坐在旁边的顾凌一直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敲打打,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苏菲,苏菲便摘掉呼吸面罩,问:“查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你别摘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身体已经没事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查到王乙枚的女儿叫王君玉,不过她早在五年前就死了,当时也不过才二十七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乙枚多大,为什么女儿这么年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乙枚生于1937年,王君玉应该是晚年才有的孩子,他前后结过三次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十七岁就没了,那应该不是自然死亡,翟志超和他的两个师兄弟,一定对这女孩做过什么!对了,王乙枚有什么后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一个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精神病院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要去确认一下,第二天二人来到×市市精神病院,在护士的带领下见到了王乙枚的二儿子——王乙尘。

        隔着铁丝网,嘴歪眼斜的王乙尘手里举起报纸卷成的纸筒,嗷嗷叫着:“我是大富翁,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,你们都要听我的号令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问医生:“他是真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拍过x光片,病人额叶的面积只有普通人的三分之二,属于极为严重的器质性病变了,他在这儿已经呆了好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没有家属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是公益拨款救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据称王乙尘是在十年前的一次赌局中,被人识破出老千,遭到一顿毒打,然后扔到路边,醒来之后精神便已失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要求浏览了一下王乙尘的访客记录,五年前的最后一次记录上,写着王乙枚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说:“他父亲五年前来探望过他一次,之后不久,他父亲就去世了,很不幸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警方的数据库中,王乙枚是因病去世,苏菲问:“当时他父亲看上去健康状况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回忆道:“挺精神一位老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可以看看王乙尘的宿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们坚持的话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