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六百零二章 美食家

第六百零二章 美食家

        “翟志超?”苏菲扬起眉毛,“莫非此人就是孙庆方的千门师兄弟——翟庆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概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欣慰地点头,“小顾的业务能力越来越强了,那你们就去找这个人吧,兴许能追查到孙庆方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问:“既然现在已经确认有杀手要杀这三人,如果找到,能由警方保护起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把人带回来,我会想办法为他们提供保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可没有像孙庆方一样躲躲藏藏,二人通过翟志超的户籍信息一下子就找着了他,和证件照上的形象不一样,翟志超至少比拍证件照的时候胖了五十斤,整个人圆滚滚的,十分壮实,当二人找到他时,他正在小区附近的一家面馆吃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员呀?警员找我干嘛,我早就金盆洗手了。”看了一眼顾凌的证件,翟志超漫不经心地挑着面条,稀里呼噜地吃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现在是干嘛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美食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exusee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每天早上起来,在城里到处走走,找一些好吃的馆子试吃一下,可不就是美食家嘛!嘿,你们尝过这家的面条吗,虽然是肥肠面,可它的味道不一样哦!”翟志超眨着小眼睛,兴奋地推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一副热情的样子,可苏菲两人并不感冒,因为他们不是来吃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问道:“你原名叫翟庆寿?”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吃着面的动作停了停,可还是吃了一大口!擦了擦嘴巴道:“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呀,居然去查我底细?不过最近几年我都老实做人,从来没有做任何坏事,你们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想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我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最近调查过了,有人买凶想要你的命,还有曹庆东、孙庆方两人,你们三个是师兄弟吧?最近还是小心点,他想要孙庆方的命,但孙庆方逃掉了,目前下落不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来之前,二人已经决定,为了争取到翟志超的协助,把警方掌握的情报全盘告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微微蹙眉,道:“警方什么时候变这么好心了,杀手要干骗子,你们居然跑来提醒骗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说的叫什么话?”顾凌道,“难道我们会放任命案发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命案发生,你们不就有案子可以破了么!”翟志超嘿嘿一笑,“要我说吧,这事儿你们甭管了,道上人有道上人的处事原则,杀手要杀我,我大不了躲起来就是,或者雇个杀手反杀……我随便说说,请不要当真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问:“你认为是谁要杀你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挠了挠肥厚的下巴,“跟我们仨有仇的人,可海了去了,这就是报应,以前当光棍也没少祸害过别人,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。”说罢,他又埋头大口吃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很烦这猪吃食一样的动静,拿起醋往他的面碗里面放,“我说的是……”,然后又依次放入大量辣椒和胡椒粉,“你们三兄弟的共同仇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见所剩不多的肥肠面被祸害,翟志超略显遗憾地叹息一声,用纸巾擦了擦嘴,说:“不知道,我们很少合作,几乎没有过。我们从事的领域互不干扰,就那么一次我和老孙合作,结果俩人都被判了五年,唉!”翟志超摇了摇头,对店里喊了一声,“再来一碗肥肠面,不,三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我们不吃!”顾凌推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尝尝嘛,怎么,嫌弃我是个光棍?我早就金盆洗手了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换个地方说话吧!”苏菲提议,“去你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说还没吃饱,最后让店家把肥肠面打包,这才和二人一同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居住的小区是吃货的风水宝地,因为位于闹市区,四面八方有许多小吃店,可是苏菲觉得安全隐患有些堪忧,首先这小区没有保安,两栋握手楼挨得极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堆满蜂窝煤和废旧纸箱的楼道内充斥着嘈杂的声浪,有小孩儿哭,有夫妻吵架,有狗叫,有搓麻将的声音,楼道里拉着绳子晾满内衣裤,一户居民的防盗门上还用油漆写着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”的醒目大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走的楼梯是半暴露在外的,可见看见不远处的公园,当走到五楼的时候,翟志超累得一头大汗,把肥肠面放下歇口气,只见几只蝴蝶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伸出一根像胡萝卜似的手指,蝴蝶竟停在手指上,看着一个肥硕中年男子做这种充满少女感的事情,让苏菲和顾凌大感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香妃么!”翟志超笑笑,“可能我祖上就是香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类吲哚信息素!”顾凌诧异地说,“千万分之一的概率,有人能分泌出类似花香的汗味,能够吸引昆虫,传说香妃也是这种体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也是头一回见,仔细闻,却没有闻到什么花香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吲哚实质上是一种臭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警察面前露了一手,翟志超挺高兴,说:“其实我以前是想当贼的,但因为这种体质,我要是躲在哪儿,蝴蝶啊蜜蜂都飞来了,岂不是直接暴露?所以我只能去当光棍,你还别说,我真利用这一手‘绝活’扮演过高人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‘光棍’,就是骗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这是道上的叫法,骗子一般没有家室,是为了防人报复,所以现在没老婆的人也自称光棍,其实它最早的意思是骗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的师父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上去说吧!”翟志超歇够了,拿上外卖,继续爬楼梯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八楼,翟志超打开一间公寓,屋里乱糟糟的,一看就是单身汉的居所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有许多快递的盒子,看包装主要都是食品,苏菲心想这家伙倒是挺爱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好奇的是,翟志超又没有退休工资,要如何维持这种闲散的生活呢?

        翟志超喘着气坐进一把按摩椅,点上根烟,指指旁边架上的一张照片,“那就是我们的师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过去取来,相框中是一位满头银发、消瘦却很有精神的老人,穿着一件黑色绸褂,背手站在公园里面,给人一种练家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面题字,恩师王乙枚,于1989年摄于萧山公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