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九十六章 借口

第五百九十六章 借口

        顾凌都惊呆了,这叫什么逻辑,他说:“彩超能测出来的时候,胚胎已经成型了,怎么可能多了一个胚胎,明明是第一次没看出来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是这样的!”杨学斌言之凿凿,“杨瑞是我的种,这女孩不是,反正她生下来之后我越看越嫌弃,恨不得找个机会掐死她,所以我找机会……不是,我是说她被拐卖之后,我松了口气,我老婆为此怨恨我很多年,我们的关系也就是从这开始恶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双胞胎肯定是继承了父母双方的dna,怎么可能一个是亲生,一个不是?你不是还受过高等教育吗?这都不明白?”顾凌替他的常识感到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念过中专!”杨学斌说,“反正我确定她不是我女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证据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舌头!”杨学斌伸出舌头来展示,“看,我的舌头可以这样卷,杨瑞的舌头也可以,那女孩不行,她怎么可能是我的种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学斌愚蠢至极的思路,让苏菲跟顾凌倍感无语,最后结束的问话,随后苏菲却说:“这个男人一直在伪装自己,本身不喜欢女孩,却说女孩不是自己亲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回道:“这种人满口胡言乱语,千万不要相信这种人,杀了人不悔改,现在社会上太多这种不靠谱的男人,不喜欢女孩子,生下后也不管不顾,小孩失踪了还不放在心上,要是男人会生孩子,他们肯定不会这么以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反而一再强调‘这是我的孩子,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摇头叹息,“杨学斌毁了吕芬的一生,现在吕芬又毁了他的家庭,真是冤冤相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毒杀孙女士,到底是吕芬所为,还是吕芬指使别人做的,目前还没有查清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芬没有给警方半句口供,经技术鉴定,现场发现的指纹中有一组与她匹配,但这仍无法成为决定性证据,陈实和专案组还在积极地寻找证据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菲菲,咱们是不是得去见杨瑞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前杨瑞已经打过好几回电话,询问他父亲的情况,突然经历这样的家庭变故,杨瑞实在很不幸,案件已经进入尾声,他有权利知道内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回答:“我们带上那封信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来到杨瑞家,顾凌告诉杨瑞,杨学斌涉嫌买凶杀害孙女士,目前正在立案调查,走法律程序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瑞痛苦地捂着脑袋,“怎么会这样,为什么我爸要杀我妈,他们的关系恶化到这份上了吗?都是因为我,如果我能争气点,他们也不会天天吵架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的事件你不必负责任的……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爸会坐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庭审之前,他会被移交看守所,你得有心理准备,至少要呆半年以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半年……”杨瑞皱眉,痛下决心,“看来我要学着自己养活自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和苏菲交换了一下眼神,顾凌在酝酿该如何开口,他说:“杨瑞,当年你两次高考失利,有没有想过,会不会是某人在暗中坑害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过!”杨瑞不假思索地回答,“我早就这么觉得了,一定有谁在背地里搞我,可我也没得罪过谁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直觉是对的,确实有人在记恨着你,准确来说是你父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看个东西,它对你来说是一个很颠覆的事实,请你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掏出那封信,杨瑞接在手中,看见第一行的时候他震动了一下,用错愕地眼神看向二人,然后颤抖着继续往下读,不停地念叨着:“这不是真的……这不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完之后,这封信被杨瑞的眼泪弄得湿漉漉的,他抬起泪眼,第一句话就是,“她现在在哪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拘留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见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已经料到杨瑞会提出这个请求,于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公安局的路上,杨瑞絮絮叨叨地自语着:“我爸竟然做过这样的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一家都对不起她…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她不能先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间单人拘留室里,吕芬坐在铁板床上,抱着双手,脑袋抵着墙壁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来到拘留室外,说:“吕芬,有人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……”吕芬看见了她身后的杨瑞,目光一怔,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是你!”杨瑞激动不已,“我真的有个妹妹,和我想象中一模一样,杨琳,你是杨琳!”

        吕芬走向栅栏,杨瑞握住她握着栅栏的手,哭着说:“你为什么不早点来见我,你知道我有多想你,虽然我没见过你,但我就是能感应到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吕芬说:“你还是不要拿我当亲人吧,尤其是我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看过那封信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信?什么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解释说:“你放在酒业公司宿舍的那封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吕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看向杨瑞,杨瑞说:“我知道你恨爸妈,你害我也是为了报复他们,我不怪你,我不怪你,你是我妹妹啊,是我最亲的亲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吕芬突然发起火来,吼道:“你滚!不要在这里假惺惺,我从来就没有亲人,装什么圣母,你一家都是我毁掉的,快从我眼前消失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像头笼中的母狮一样咆哮着,连看守都被惊动跑了过来,顾凌不得不带杨瑞先离开,走的时候杨瑞还在反复地说:“我还会来看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……苏警官!”吕芬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留了下来,吕芬缩着肩膀,浑身颤抖,好像在害怕什么似的,她抬起流着泪的眼睛,说:“求你……不要带他来了,我不想见到他,我已经这样了,还敢奢望什么亲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瞬间明白,她刚刚的愤怒是装出来的,只是为了将杨瑞拒之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在寒冬跋涉的旅人突然烤火,会感觉烫一样,从未体会过亲情的吕芬,在面对杨瑞时有些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很奇怪,他为什么一点都不恨你,也不怪你?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芬像被说中了心坎,看着苏菲,她的喉咙蠕动一下,缓缓道:“我不需要什么亲情,我只要有仇恨就足够了!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活的,我不要他对我好,我不想听见谁喊我妹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