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九十五章 氢氰酸

第五百九十五章 氢氰酸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几天,全部有毒的证物坚定报告终于可以出来,这个过程是艰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技术工作者告诉大家是氰化物造成的,可是其他结果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专家过来,通过在一起的解剖跟检查,才发现在死者体内存在着氢氰酸,这种化学物质跟氰化物中毒差不多,但是这种可以化学物质带有腐蚀性,凶手是怎么下手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法医在被害者体内终于找到了胶囊痕迹,使用胶囊来装这种带有腐蚀性的化学物质,简直太意外了?吞进胃里只要被胃酸溶解掉一丁点外壁,死者就会瞬间中毒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顾凌和我都在场,他们可以作证,死者除了那根香烟以外没有摄入任何物质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法医在死者口腔中发现了微量的苦杏仁酶,这才有了点眉目,原来凶手前后下了两种“毒”,分别是苦杏仁苷和苦杏仁酶,二者在胃里融解之后发生反应,就会生成氢氰酸,这是毒理学上所谓的协同效应,a+会产生更强或者更糟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凶手应该是在下午给死者投了其中一种物质,将另一种藏在死者每天都要吃的胶囊里面,死者服药后不久,便毒发身亡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人很难想出这种杀人手法,即便能想到,也弄不到药剂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和顾凌再次和杨学斌谈话,想核实一下事件的始末,他们没有在审讯室中进行,而是找了间安静的会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拘留室呆了几天,杨学斌已然冷静下来,他说:“这事儿发生在今年初,有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加我微讯,说ta是杀手,问我需不需要雇ta,我心想这人神经病吗?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停顿片刻,杨学斌说:“就没搭理ta!结果几天后ta告诉我说,明天楼下会死一个人,然后真的有人死了,我惊呆了!我问ta想干什么,我可没想杀的人,然后……然后ta就消失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一次预告是什么时候?”顾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学斌说了一个日期,正是第二起命案发生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学斌继续诉说,“过了一段时间,ta又和我说,明天楼下会死一个人,到了第二天,果然又死了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报警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怕被报复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学斌的解释并不能让苏菲信服,她觉得当时吕芬在试探,杨学斌两次都没有声张,就证明他有杀人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就是上礼拜,ta和我说,今天楼下会死一个人,当晚雨下得很大,我真的看见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,把一个男的捅死了,然后你们就开始调查了。我问那家伙,你为什么要杀这些人,ta说客户情报得保密!然后ta又说,其实是我老婆找到的ta,我当时就非常的困惑,我老婆怎么会找杀人来杀我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ta也没说孙女士要杀你啊!”顾凌指出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没有说,这家伙说话躲躲闪闪的,老是点到为止,让我自己想……我相信这家伙是真正的杀手,那两天我考虑了很多,我老婆买凶要杀我?我们夫妻关系确实不咋好,我承认我有过几次外遇,可是她也有过呀,我俩虽说没啥感情了,可毕竟孩子都这么大了,还不就是搭伙过日子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找到那人,问ta,我老婆是不是要杀我?ta说,我老婆只是在和ta聊这件事!反正那两天我就特别煎熬,你们懂吧,这个人说可以杀完付款,如果我真的死了,我老婆拿到遗产,付款是绝对够的,况且这家伙很专业,连杀五个人警方不是毛也没查出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听着一阵想笑,太不拿警方当回事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“总之,我虽然不爱我老婆了,但没有到要杀她的程度,可是我这两天真的好害怕她雇了杀手,于是我就……你们应该理解我,我不是想买凶杀人,如果我不下手,她就会下手,这叫紧急避险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非常不认同他的歪理,质问:“那你为什么不报警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杨学斌面露尴尬,“ta说我报警就弄死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认为ta有多强大,现在ta还有办法弄死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老婆不就是在警察的保护之下,被ta杀掉的吗!?”杨学斌大声抗辩,“不是我怀疑你们的工作能力,跟一个神出鬼没的杀手比起来,你们真的没有那么专业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和顾凌彻底无语,虽然杨学斌陷入了吕芬制造的猜疑链中,但他的行为已经涉嫌买凶杀人,具体还得看法院怎么判,总之他绝对无法轻易推掉自己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换了一个方向,“你有没有想过,这位杀手为什么要这样玩弄你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学斌摇了摇头,猜测道:“挣钱吧?随便找一对关系不好的夫妻,两边拱火,最后肯定得死一个,唉,七年之痒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上回我问你,那个小女孩的事情,你说她是被人拐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学斌一脸茫然,不太清楚这两件事之间的关联,点头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们去派出所了解情况,你当时压根就没有报过警,拐卖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!”杨学斌激动起来,“难道是我把女儿卖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反应就让苏菲难以相信,此前苏菲和陈实商量过,要不要把事情真相说出来,陈实的建议是可以透露,苏菲看着杨学斌,认真地说:“那个杀手,就是当年被你卖掉的你的亲生女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学斌大惊,一开始根本无法相信,在得到苏菲的又一次肯定回答后,他说:“她……她为什么要恨我呀!因为我没有养她?就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生而不养,对她来说,难道都不算罪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又不是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!”苏菲讥讽道,“你压根没拿她当过女儿,当年卖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你们听我解释!”杨学斌急得一头大汗,“她和我没有血缘关系,当年我老婆怀孕之后,第一次作踩超说是一个男孩,后来又查到是一男一女,我心想这不对呀,怎么会凭空多了一个孩子,难道是我老婆在怀孕的时候和别的男人……我是有证据的,有一回我们吵完架,她居然给一个高中男同学打电话诉苦,你说他俩是不是有一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