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九十四章 无辜的受害者

第五百九十四章 无辜的受害者

        我假装不知道的说道:“对,他们看起来一直很般配!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种尴尬的氛围包裹着三人,把饭吃完之后,我载他们两人回家,最后就回到了特警队!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家里,苏菲一直在想着案件,照常还是想着想着就睡着了,

        特警队。

        中间还以为天已经亮了,苏菲翻身看了一眼手机,居然只睡了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因为没有进入深度睡眠,反而不觉得很困,索性爬了起来,作作深蹲运动,喝了杯咖啡,时间差不多了就穿戴一番,赶到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午杨瑞赶来了,在他的强烈要求下,警方带他去见了他母亲的尸体,杨瑞只看了一眼就捂着眼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安慰了他半天,杨瑞抽泣着说:“平时她老骂我,她真的不在了,我都不知道我会这么难过……对了,我爸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爸现在被警方保护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骗我!警方保护?那不就是拘留么?为什么要把我爸拘留起来,难道是他……”杨瑞不敢想象下去,痛苦地抱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同苏菲交换了一下视线,苏菲微微摇头,暂时还是不要把全部真相告诉杨瑞,以免他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带杨瑞去了一个安静的房间,给他倒了杯水,问他要不要抽烟,给他拿了一包过来,杨瑞点上,却低着头半天不动,整个人看起来消沉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杨瑞,你父母最近有什么反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瑞微微摇头,“没有,正常得很,我从小到大,他们都是吵啊吵啊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吵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……”杨瑞深吸一口烟,皱紧眉头,“他俩啥事都能吵起来,比如说记不清某件事,或者忘了把洗完的碟放回架子里,吵架就是他俩的沟通方式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瑞抬头,又问:“我爸把我妈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啊!”顾凌一脸好奇地说,“你爸是有不在场证据的,你为什么这么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杨瑞蹙眉,“因为他们最近不怎么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吵了?关系变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我感觉是变坏了,变得不想说话了,连吵架都懒得吵,他们平时总是会错开上下班时间,就是为了避免两人一起走过从家门到小区门口的这段距离,最近错开的幅度越来越大,我觉得他俩有事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顾凌点头,心想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父母关系,他自己父母关系就够糟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你家看看吧!”苏菲提议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瑞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走的时候,杨瑞恍惚间听见什么,突然扭过头细听,顾凌催促他,杨瑞怔怔地说:“为什么我好像感应到了杨琳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暗暗吃惊,难道双胞胎之间真的有心灵感应!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昨晚的暗杀多半是吕芬(“杨琳”)策划的,如果杨瑞知道这一真相,会崩溃的吧!

        他对这个妹妹所有的幻想和憧憬,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都像泡沫一样,顾凌不禁有些同情杨瑞,觉得他才是本案中最无辜最不幸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杨瑞的家中,杨瑞闷闷地打开冰箱拿了瓶饮料,坐在沙发里垂头丧气地喝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了几句安慰的话,便同苏菲来到杨学斌的房间,夫妻二人虽住同一间卧室,但杨学斌有个自己的书房,平时孙女士都呆在卧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书房,但架子上只有几本成功学、厚黑学的书,从上面落满的灰尘来看,主人应该没怎么看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打开书桌上的老式电脑,同时在旁边打开自己的笔记本,他说:“吕芬用死者的号码给杨学斌打过电话,不过他手机里的记录全部清除了,陈叔叔他们正在查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走到窗户往外看,从这里可以看见前几次的命案现场,她心中突然有个想法,会不会杨学斌目击过杀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杨学斌的电脑被打开之后,顾凌检查最近的后台日志,然后在一个极隐蔽的文件夹内发现了一个社交软件,他在密码破解神器中输入杨学斌的生日、手机、工号等信息,有针对性地去试验各种组合,不到五分钟就试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登陆之后,上面却什么也没有,顾凌摊手说:“果然把纪录都删除了……我看看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通操作之后,一些聊天的片断被从硬盘中恢复出来,苏菲搬了把凳子凑过来看,看见一个叫安迪的帐号和杨学斌的对话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在吗?我看见了,那个人是你杀的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我们是专业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人为什么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告诉你,我们行动的周期是七天,你明白我意思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太疯狂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不信,也可以不选,我没有逼你,从来就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段对话是这样的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诉我,她下指令了吗?快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不会透露客人的信息,你可以自己问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算问,她也不可能说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后天不就知道了(笑)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段对话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谋杀配偶,警察真的查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怀疑买凶杀人,警方会查你的帐户,而我们是延期收费,等案子过去了才收钱,警方不可能知道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像意外一样么?我可以提前为她买份保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少不像你干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里,苏菲很吃惊,说:“杨学斌买凶杀人!?‘她下指令了’又是什么意思?难道是夫妻双方同时买凶杀对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我猜是这样的,吕芬同时向夫妻双方推销杀人业务,他们原本关系是不好,但还没有到想杀掉对方的程度,她制造了一条猜疑链,让夫妻双方都认为对方会下达杀害自己的指令!就好像两个人穿着炸弹服,并且捏着对方的引爆器,谁先下手谁就能活下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走到窗前,看着那片空地,“发生在楼下的凶杀案就是……吕芬给他们看的证据,证据她有这个能力!为什么要做到这种份上?因为对亲生父母下不了手,但是以杀手和客户的关系就可以抛开顾虑?或者是觉得杀掉父母,这种惩罚太轻了,她要让父母自相残杀,而自己就是他们互相伤害的工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