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九十一章 传询

第五百九十一章 传询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可以和她聊两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队长有些踟蹰,苏菲说:“放心,我不说案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注意分寸,要是能套出情报更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准备陪苏菲一起,苏菲说不必,然后一个人进了审讯室,把椅子从桌子后面端出来,放在吕芬对面,吕芬的眉毛只是微微动了一下,她打量了一下在自己面前坐下的苏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姓杨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回答苏菲的是一个冷漠而不屑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怕,这不是审讯,我个人对你有点感兴趣,随便聊聊……”苏菲指了指旁边的三角架,“你看,记录仪也没有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戴着手铐聊吗?”吕芬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不戴手铐,你可能会把我杀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,吕芬避而不答,“为什么对我这种人感兴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很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来了,套近乎也用点心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尽量坦诚地说:“我们的童年都一样糟糕,我也曾经希望自己不要来到这个世上,也曾盼着自己的母亲去死,我能理解那种任人摆布、无力掌控人生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吕芬抬头看天花板,“和我相比,你还是幸福的,至少你现在能够自由自在地当警员,还能在这里无病呻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承认,我是比你幸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这世上,一个人幸,就有另一个人不幸,你们生活的世界无论有多少痛苦,归根结底仍然处在阳光之下,你们看不见阳光照不到的地方,你们大言不惭地指责那些阴影中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你们身上发臭、发馊,为什么你们身上长满苔藓,可你们没有想过,他们的生命中从未有过阳光的照耀,他们也无法选择自己的人生,他们根本连选择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得对!”苏菲点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芬微微抬起一根眉毛,“但是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什么‘但是’,我不是来反驳你的,我是警员,但如果我有和你一样的人生,我能确保自己是善良又正直的吗?可能我会比你还要牲口,对你们来说,不当牲口就无法在黑暗中生存,我们的职责也不是把牲口变成人,只是让牲口慑于法律的威严学会收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观察着吕芬细微的反应,岔开话题,“我们干嘛一上来就要争辩这些大是大非,我很好奇,你是怎么做这么冷静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被欺负过,你就会发现,在那种时候为了逃避现实,灵魂是可以出窍的,学会这个‘特技’之后,任何痛苦都不再是难题,我建议你去被人欺负一次吧!”吕芬嘲弄地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也笑了,“所以你可以一直保持冷静,不流露半点个人情感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芬点头,看看四周,“你们只能传询我二十四小时,找不到证据就得放人,想从我这里问到情报,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人的时候也是这样吗?”苏菲轻描淡写地迈出试探的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芬翘起嘴角笑了,故意表情夸张做作地说道:“杀人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好可怕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那么紧张,我们来谈谈别的事情,杨瑞高考的时候,往他的饮料中放泄药的人是你吗?他第二回高考时,用小考诬陷他的人是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,你现在即便承认,也不会被定罪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吕芬的神情似乎有些动摇,即便她伪装得麻木冷漠,可她仍在倾诉的冲动,尤其是这么多年一直孤身一人,暗地里关注杨瑞和他的家庭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她不开口,苏菲继续诱导,“你对杨瑞是什么样的感情,你暗中坑害过他很多次,害他现在变成一个宅在家里的巨婴,甚至悄悄走进他的房间?只是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杨瑞曾痴迷于对你的幻想,他为你取了一个名字叫作杨琳,曾经他在街上偶遇你,一闻到你的气味就沉醉不已!对你来说,杨瑞身上的气味又是什么样的,那段幼年的记忆一定还刻在你的脑袋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芬目光锐利地盯着苏菲,窗外顾凌和陈实看得也很紧张,利用对方的感情撬出情报,一直是苏菲的拿手好戏,希望她这一次也能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芬的眼中有一丝闪光,她缓缓开口道:“像个得不到的爱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苏菲长松了口气,吕芬承认了,说明眼前这个女人正是写下那封信的人,正是杨瑞的孪生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芬继续说:“我本可以把他害得更惨,比方说让他终身残疾,或者染上不光彩的病,可我下不了手,看着他就像看着一面镜子,那是平行世界中的我,我很矛盾,有时候希望他生不如死,有时候又希望他能活得开开心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没有在虚拟世界中接近过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芬神情复杂地回答道:“我曾经尝试过,在网游中悄悄跟踪他,见面之后就把他杀了,这小子却固执地过来追问我为什么,他游戏中的名字叫作‘love杨琳’,我真的害怕和他交谈,害怕自己控制不住喊出一声‘哥哥’,所以我立即删号了,以后也再没做过这种危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看来你对自己怨恨的家人,还是挺矛盾的,因为仇恨支撑着你活下来?你害怕复仇之后自己也会随之改变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芬突然大笑,“你凭什么自以为了解我!?对了,我们还有二十三个小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怔,她为什么要突然提时间,难道她还有什么后手!?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干脆给杨瑞打一个电话确认一下,问:“杨瑞,你现在是不是在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家,怎么了?”电话那头传来打游戏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爸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一个叫火星的酒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瑞沉默了一会,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在应付游戏上的难关,过了十秒才回答道:“啊?什么酒吧?我从来不去酒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苏菲皱眉道:“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确认一下杨瑞父母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点头,“秦队长他们很忙,况且这也不在取证的范围内,咱们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