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九十章 确定可疑女子

第五百九十章 确定可疑女子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沉吟着朝骨灰盒看去,突然叫了一声,“糟糕,快离开这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凶手一直在彷徨,犹豫了整整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理解不等于同情,凶手是个随随便便就能杀人的冷血无情的杀手,她非常危险,一定要将她尽早逮捕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马不停蹄地赶回局里,结果发现专案组的成员全部集合在一间会议室里,听警员们热烈的讨论,似乎已经确定了嫌疑人!?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综合来看,这名女子嫌疑最高,大家先不要打草惊蛇,先从她周边慢慢调查。”陈实双手撑着会议桌,正对警员们说话,一抬头看见苏菲进来,“你们回来啦!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伙的视线转向二人,苏菲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,提高音量说:“我们有一些发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巧,我们也有一些发现,你先说吧!”陈实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将信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,并把这封信的副本发到专案组的讨论组里,众人过目之后,发出一阵惊讶的低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得好!没想到还真让你们找出线索了!”陈实称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苏菲责备地笑道,“难道你认为,我们这条线是没有答案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这么说!”陈实狡猾地摊手,“目前来看,咱俩的发现能够相互印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用遥控器打开身后的投影仪,几张监控照片投射在白幕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的思路和苏菲不一样,他觉得凶手频繁地在同一个地区作案,ta难道只在作案时出现吗?不,显然在不作案的时候ta也会出现!

        现场近期安装的监控和之前的社会面监控提供了大量的搜查材料,通过专案组仔仔细细地筛选、比较之后,最终确定了一名可疑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照片的女人看上去二十岁左右,穿一身黑衣,身材瘦小,脸庞白皙,戴着黑框眼镜,梳着两根麻花辫,气质冷峻,眉眼、嘴唇和杨瑞都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略感吃惊地问:“陈叔叔,你怎么确定是这个人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一脸轻松地回答:“案发前后的高出现率,总是孤身一人,时间自由,再结合我们推测的一些嫌疑人基本特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其它警察已经陆续读完那封信,啧啧称奇道:“居然是这么回事,菲菲的发现很重大呀!”、“原来杀人是这种动机,太不可思议了!”、“这封信可以用来比对笔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的发现加上陈实的发现,对这次的连环命案来说是突破性的一步,他们仨只算顾问,也就不越俎代庖了,接下来由专案组自己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警方的注意力汇聚在一个人身上时,很快关于嫌疑人的情报就陆续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天后上午的案情讨论会上,警方将嫌疑人的信息一一汇总,嫌疑人化名吕芬,租住在小区附近一间地下室里面,邻居称她总是夜间出门,因而怀疑她是从事色情行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芬的口音带点广东腔,近距离观察,她的手掌有长期使用刀具造成的切割伤,她身材虽然矮小,却身体强健,显然有长期锻炼的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每天会固定到桥头路的一家面馆吃饭,并且步行两百米去一家不起眼的小卖部购买生活用品,警方怀疑这个小卖部可能是她和杀手团伙的通讯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实中的杀手多半是附庸黑社会的不法分子,随着五年前×市打黑除恶行动的顺利开展,这类人员大概已经没有“生意”了,但也有警员推测,吕芬可能是一名潜伏中的间谍。

        吕芬没有手机卡和银行卡,身份证上的名字也是吕芬,但没有任何使用记录,推测可能是一个冒名顶替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个女孩,简直就像幽灵一样,之前警方几次走访周围的居民都没有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这两天又见了杨瑞的父亲杨学斌一面,几经询问之下他终于承认,杨瑞出生的时候确实有一个孪生妹妹,一直到两岁左右被人拐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警察说:“看来那封信上的说法不能全信,毕竟是人贩子对这小女孩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名警察说:“可是人贩子为什么要拐走女孩,不拐男孩?那个年头男孩比女孩值钱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耸肩道:“杨学斌的说法我也不大相信,因为杨瑞出生的时候,他做生意失败家里经济非常拮据,已经过去三十年了,倘若他当时真的卖过女儿,也无法验证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瑞自己也说过,说他父亲非常重男轻女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不过杨瑞婴幼儿时期肯定和妹妹在一起生活过,所以他才保留着妹妹的记忆,后来一直幻想自己有妹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伙共同的疑惑是,“吕芬”打算如何报复自己的亲生父母呢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警方是不可能让她得逞的,只要dna或指纹结果一下来,立马行动,把她先控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秦队长也部署了警力,密切关注着吕芬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焦急的等待中,这天晚上,苏菲收到陈实的电话,说吕芬深夜出门了,形迹可疑,她立即联络顾凌,二人在陈实指定的地点碰面,等了没一会,陈实把车停在路边,推开车门叫他们上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咋回事啊,陈叔叔!”上车后,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清楚,看吕芬的行动,或许是接到了杀人的任务,毕竟是个杀手。”陈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也好,给我们制造了一个抓她的机会。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一边开车一边关注着警方的动态,一小时后,他们来到某酒店,只见外面停了几辆警方的车,酒吧内闹哄哄的,然后一个戴着头套的人被押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警方并没有立即开审,这种受过职业训练的人,嘴肯定很硬。

        查询了一下她的身份证,上面虽然是吕芬这个名字,相貌也有点像,但仔细辨认就会发现压根不是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故意照着身份证照上的模样打扮的,方便冒用这个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上一起案件中的嫌疑人,完完全全顶着另一个人的身份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队长过来对他们三人说:“比对dna、比对指纹、搜查她的住处,这三样有的忙了,可能得拖到明天早上。”言下之意是陈实他们可以不必在这里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