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八十八章 条死胡同

第五百八十八章 条死胡同

        顾凌问:“我们来就是想问你一个问题,你有没有兄弟姐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瑞愣了一下,良久才回答:“没有,上次不是问过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时候,有没有幻想过自己有兄弟姐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杨瑞很吃惊,叫他们到卧室来,他登陆一款游戏,指着自己创建的女性主角说:“我所有游戏的名字都叫杨琳,她是我小时候幻想出来的妹妹,说来你们可能不相信,我从记事起一直到十几岁一直可以看见她,也经常跟她在一起玩,我们有时候玩捉迷藏,有时候玩毽子,有时候玩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瑞抓起一枚弹力球朝墙上掷去,弹力球反弹回来,被杨瑞接住,他说:“她会把我扔的球像这样抛回来,你们可能觉得很不可思议,她虽然是我幻想的妹妹,可是对我来说就像真实存在的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她后来有没有‘内化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‘内化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说,她转变成了你的一个人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!”杨瑞十分肯定地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听到一些传闻,你在读复读班的时候,曾经扮成女生,跑到女生宿舍去睡午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瑞大惊,连连摆手说:“这谁造的谣,我根本没干过这样的事情!”他的反应这么激烈,反而令苏菲感到可疑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问:“你有没有出现过记忆断层,或者醒来的时候感觉特别累,或者莫名其妙地能想起没有经历过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瑞说:“这些问题,以前有个心理医生也问过我,我没有精神病啦,真的!不信给你们看我的诊断书……”杨瑞在抽屉翻找了一通,找到一份精神病院的诊断书,顾凌看了一眼,上面提到杨瑞的抑知郁自评量表(sds)得分偏低,有轻度抑郁症,思觉统一,没有诊断出精神疾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,我是个正常人啦!”杨瑞得意地说,“你们警察就喜欢乱怀疑……不过话说回来,你们怎么会想起来问我小时候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我们见到了你以前的邻居,你还记得沈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沈琮?”杨瑞回忆了一下,“我记得,他是个特s波的大男孩,每年夏天都穿长袜和背带裤,整天跟院里那些几岁大的孩子一块玩,我不屑与这种人为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准备告辞,杨瑞突然说:“对了,我想到一件事情,有一回我走在街上,有个女孩子和我擦肩而过,我闻到她身上的气味,我感觉那种气味特别的熟悉,就好像是杨琳身上的。然后我就傻了吧唧地去追她,想看看她长什么样,结果等我走进一条小巷,两个小流氓突然拦住我,把我揍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你怎么知道那是杨琳的气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反正我闻见的时候,大脑好像就在告诉我,那个人是杨琳……唉,很荒诞吧,明明是幻想出来的妹妹,可是我却对她这么痴迷!”杨瑞露出遗憾又沉醉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小区之后,苏菲一直沉默不语,她闻见小区里桂花的香味,问顾凌:“人可以凭想象力虚构出一种气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很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杨瑞为什么会知道杨琳的气味是什么样的,真是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一些猎奇的文章,19世纪有一名女性用幻想制造出一个朋友,后来这个幻想之人越来越脱离她的控制,甚至于周围的其它人也能够感应到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评价说:“这种不唯物的事件,我压根就不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只是突然想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色不早,二人各自回家,隔日早上的案情讨论会上,苏菲把他们查到的线索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,专案组里的警员感慨他俩的能力出众,竟然一天时间就调查到这么多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鉴证中心新一批的结果出来了,范宸的指纹和dna,与现场发现的几组都不匹配。

        警方核实范宸的证词,发现是站得住脚的,他基本可以排除出嫌疑人范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名死者的身份信息被盗用,这是一条很有价值的线索,陈实和其它人会追查下去,陈实让苏菲和顾凌继续查杨瑞身上的事情,他说:“自己挖的坑自己填,你们要觉得这小子身上有线索,就放开了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散会之后,苏菲提议去一趟医院,顾凌说:“去医院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神秘一笑,“我想核实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来到一家妇产科医院,顾凌突然明白了,说:“你想确认杨瑞有没有兄弟姐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!昨晚我想了一下,嗅觉记忆是最持久的,可以保存几十年,杨瑞能清楚地识别杨琳身上的气味,会不会这个杨琳其实……”苏菲耸肩,“反正我现在很好奇,非要一探究竟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拜托医院的工作人员找到三十年前的新生儿记录,当年的纸质文档已经不复存在,全部录入到电脑中,这倒也方便,一敲键盘就能搜索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出现五个叫杨瑞的,顾凌挨个看了一遍,说:“没有他的资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,出生年月日都对不上……奇怪,87年2月6日这天的记录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凑过来一看,果然,只有5号和7号,独独没有6号,而杨瑞身份证上的日期正是87年2月6日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打开文件的属性看了一眼,道:“这文件近期被人修改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去找医院的人询问,他们称不知情,顾凌近一步调查发现,医院的数据库曾被人入侵过,那个人啥也没干,只删掉了这一天的新生儿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这太可疑了,谁会跑来删三十年前的新生儿档案,除非这个人知道我们会来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不是意味着,杨瑞真的有过一个妹妹,那些不完全是他的幻想,而是记忆!只是他自己将幼年残缺的记忆合理化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沉吟着,调查到这一步,居然是条死胡同,实在令人气馁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去问杨瑞的父母,他们大概也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想去,苏菲说:“那个匿名用户的ip地址,还能找到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