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八十五章 胶着状态

第五百八十五章 胶着状态

        “跟几个同事合租的宿舍,就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见沈琮气色憔悴,试探性地问道:“你该不会是有赌博的习惯吧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沈琮摇头,“我当年一时糊涂,参加了一个直销组织,一心想挣大钱,一冲动就把房子卖了,结果牵头的人跑路了,现在我还欠着利息,只能起早贪黑地打工,唉!”他发出一阵苦闷的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琮说:“你们找我,到底有何贵干?不是为这件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道:“利多小区发生了命案,我们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谁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当然没有透露详情,并问起当年拆迁纠纷的事情,沈琮说:“嘿,别提了!当年那一片都是老房子,不少人家都加盖了阁楼、储藏室、围墙什么的,不少人说以后拆迁,这些都是可以算面积的,结果后来开发商只算了原始面积,有好几家就不乐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开始不少人闹,后来就剩下五户还在坚持,主要是我妈那人太固执,后来一直拖到最后一天,开发商把我们房子哗啦一下推了,家具什么的都没了,大伙闹啊,这都十年了,也没什么结果呀!我妈到临死之前还念叨着这笔赔偿款,哪有什么赔偿款,人家开发商早不知道跑哪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不太幸了。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观察沈琮,觉得他从头到脚都不像嫌疑人,想再从他身上打听点别的情报,于是问道:“你认识杨瑞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瑞……”沈琮想了一下,“哦,原来你们是奔着他来的呀!我跟你们说,那小子绝对不正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对了,我还见过他一个人过家家,一会扮这个,一会扮那个……现在想想,这孩子怕不是有精神分裂吧?别看他老实巴交的,其实发起横来也不得了,有一回邻居家小胖欺负他,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,杨瑞突然就发狂了,拿根树枝打小胖,差点没把小胖的眼睛戳瞎,后来我们都远远地躲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杨瑞高考失利,到现在还蹲在家里,这孩子反正是废了,基本上为社会所不容,其实这跟他家庭也有关,杨瑞他爹特别严厉,为点小事就把他揍得嗷嗷叫,杨瑞爹妈的关系很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时候我经常听见杨瑞爹妈吵架,摔锅掼碗的,听说他俩是奉子成婚,原本两家并不同意这门婚事,可是那个年代,怀孕了只能结婚喽!当年杨瑞高考前后,他俩一直在闹离婚,我妈还上门劝过,我妈这人就是心善,一向认为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问:“你确定杨瑞有精神疾病吗?他有没有去就过医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琮摇头,“他小时候不正常,长大之后就不咋瞧得出来了,不过一直都很孤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想,小孩子出现幻想的朋友也属正常现象,之前她怀疑过杨瑞有人格障碍,于是又问:“杨瑞长大之后,有没有过强烈的性格反差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琮摇头,“我不清楚,其实我和他不咋熟,我俩初中高中都不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啥可问的了,二人就此告辞,出了门,顾凌说:“你还是很在意杨瑞的情况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总觉得他身上还有值得挖掘的线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倒不是认定杨瑞是嫌疑人,只是觉得他身上有条线,顺着它找下去,或许会出现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只是一种感觉,现在案件进入胶着状态,小区全面设防,就等凶手采取行动,凶手不行动,警方就只能一直拖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有一批警察认为这或许是藏树于林的杀人,那五名死者中有凶手真正想杀的人,进而深入调查死者的人际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看了下时间,时间还早,他提议,“那你要不要去找杨瑞的父母,了解些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欣然答应,多跑跑或许能发现新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陈实找过一次杨瑞的父亲,他在盐业公司上班,二人赶到之后,直到中午才见到杨瑞的父亲——杨学斌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学斌是个瘦瘦的中年人,戴着玳瑁眼镜,给人一种古板严肃的感觉,三人在公司的接待室见面,顾凌说:“打扰到你午休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没事,配合调查也是公民的义务,你们想从我这里了解什么?我一定知无不言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能谈谈你儿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学斌的神情微微有一丝不快,“我儿子怎么了?你们警方不是怀疑上他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破案,怀疑一个人是正常的,这样的大案被怀疑的名单可能几十个,只有一个个证伪,最后才能找出嫌疑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我儿子看上去不大正常,可杀人这种事他是做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瑞有过精神病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!”杨学斌很肯定地说,“我们家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据我观察,他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焦虑症,另外据我们了解,他小时候,家里父母关系也不怎么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只是普通陈述,却注意到杨学斌脸部的肌肉抽搐了一下,他用手托着下巴说:“那几年我们家很穷,他母亲生完孩子之后身体一直不好,没法出去工作,偶尔会有些摩擦,哪对夫妻不吵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说我在教育上有什么失职,那我是不认同的,他小时候需要什么我就给他买什么,我儿子成绩一向很好,又懂礼貌,而且脑筋活络,特别具有创造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阵想笑,杨瑞现在都这样了,父亲居然还能一脸引以为傲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换一种问法,“你们和杨瑞吵架的频率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学斌皱眉,“这是我们家的私事,和你们侦破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解释说:“如果一个人长期生活在高压、焦虑的环境下,他的心理还能保持正常,这才是不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学斌突然光火,“你什么意思!一个小丫头,你结过婚吗?生过孩子吗?就在这儿对我的家庭指指点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,我们家家庭关系非常好,我们两口子对杨瑞也是真心付出,这世上没有父母会把孩子教育成杀人凶手,你们的怀疑根本就是一种污辱,我坐在这儿回答问题已经十分容忍了,不要再得寸进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