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八十四章 希望渺茫

第五百八十四章 希望渺茫

        范宸尴尬地摊手,“我不是很懂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准备尝试一下能否揪出对方,虽然希望渺茫,顾凌不断地输入指令,查找这台电脑上的木马,这时电脑突然黑了,范宸说:“我电脑被你弄坏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黑色的屏幕上开始出现一行名字,其中几个苏菲很熟悉,最后三个名字分别是苏菲、陈实和顾凌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主机啪的一下烧掉了,腾起一股焦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真的坏掉了!”范宸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……那是专案组全体警员的名字?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ta在示威,向我们展示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我们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故弄虚玄罢了,警员的名字很容易查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是自己的责任,但走的时候,顾凌还是赔了范宸主机的钱,苏菲叫他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,助纣为虐不说,极有可能遭到凶手的毒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之后,二人汇报情况,陈实点头笑道:“越来越有意思了,这个人摆明了在挑战警方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尊心和好胜心这么强的人,我猜ta下一次犯罪还是在这里!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队长说:“我会和小区物业打声招呼,近期再增加几个摄相头,确保小区内没有死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”陈实说,“还是暗哨监视吧,大张旗鼓地安装监控,有可能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人力方面恐怕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实,刑警队的人手一直吃紧,罪犯可以拿犯罪当毕生事业干,但警方却不能一直在一个罪犯身上耗,陈实只能同意安装监控的事情,另外他提议最好把这附近的社会面监控联上网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九点,大伙撤离,临走前苏菲还回头看了几眼这个多灾多难的小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一件事情,喃喃道:“对了,杨瑞吃过的口香糖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场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细节只能暂时存疑!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天主要都是看监控,加大排查范围,算是侦破过程中比较枯燥的阶段,陈实叫苏菲要有点耐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区内外他们来回跑了不下十几趟,连门口报亭的老大爷姓什么都知道了,苏菲想,这么多次的调查中,凶手或许曾与他们擦肩而过吧!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仍缺少一条关键的线索——凶手为什么要在这里作案?

        反反复复在同一个地方杀人,苏菲相信,肯定是有理由的!

        这天一早,苏菲来到局里,顾凌兴冲冲地说:“我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到什么了?”苏菲惊喜地问,她真心盼着案件的转机早点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带她来到专案组办公的临时会议室,陈实跟几名警员扎堆讨论案件,顾凌借用了一下投影仪一边打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警官,我这两天在网上找线索,当初小区建起之前,在拆迁的时候有几户居民因为补偿款没到位不愿意搬迁,开发商为了赶进度,使用粗暴手段强拆,导致居民的财产损失非常严重,拆迁队当时还与群众发生了冲突,打伤了几名居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放出来的是网上找到的一封检举信,正是当初那批“钉子户”之一写的,顾凌说:“这上面讲得比较夸张,什么勾结黑道、贪官包庇,我查了,没有这情况,但拆迁队动手应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走法律途径呢?”一名年轻的警员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种可能是当事人也不怎么在理,觉得走法律途径未必能拿到满意的补偿款;或者就是不懂法,认为法律会偏袒有钱人,自己运用不了解的手段去斗争,还不如利用熟悉的手段。”另一名年长的警员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你意思是,凶手杀人的目的是报复当初的开发商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也不是很肯定,道:“我只是发现了这件事,看看能不能当线索,仅供参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把这些钉子户的名单理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弄好了。”顾凌播放下一张ppt,总共五家钉子户,二十余口人的资料全部详细地列成表格,在场的警员称赞道:“在特案组历练过就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不好意思地笑笑,继续说:“去掉老弱病残,已经去世的人,大概有三个符合特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点开其中一个,名叫张煦,四十五岁,职业是个体户,就在案发的小区附近经营一家烟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张脸,陈实立马想起来了,道:“我去那家店买过烟,店主个头不高,胖胖的,有个女儿,我觉得他不可能是嫌疑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看了一眼陈实,“你去买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帮专案组的同事买的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该不会又偷偷抽烟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八道,我是那么没定力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排除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人叫许驹安,二十七岁,户籍资料上显示在外地工作,顾凌说打电话到他公司核实,听说在两年前就辞职了,目前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许驹安有过盗窃的前科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打量着这张脸,觉得和心中嫌疑人的轮廓还是不像,他说:“我去排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三个人叫沈琮,四十一岁,未婚独居,在一家电器城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琮的脸看上去斯文沉着,他戴着一副眼镜,苏菲问:“他受过高等教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资料上显示读过大专!”顾凌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人我们来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和顾凌去沈琮工作的电器城,两人在里面转来转去,终于看见沈琮在卖洗衣机的专柜热情地向顾客推销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客不感兴趣,走了,沈琮便坐下来玩会手机,不时回头看看,似乎是怕上司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十岁的人还在干这种底层工作,沈琮的生活状态显然很一般,难怪至今未婚,苏菲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沈琮在雨夜杀人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上前,沈琮笑着站起来问要不要买洗衣机,顾凌掏出警官证给他看,沈琮看仔细后愣了一下,“警察找我有啥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住在利多小区吗?”顾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在,我家以前的房子拆了之后,回迁楼确实在利多小区,不过我后来把房子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住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