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八十二章 迫不及待

第五百八十二章 迫不及待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叔叔,你该不会是不想认输吧?现场都发现了dna你还不愿意承认他是凶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菲菲,如果只因为犯罪现场有某人的dna或者指纹,这样草率下结论,真的会冤死人的!”想起往事,陈实的眼神黯然了一瞬,“那片区域本来就是公共场合,指纹发现了十六组,dna也有六个,其中一个dna属于杨瑞,也不能证明他就是凶手,你的推理必须能解释所有疑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哪里解释不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拿出一份文件,“鞋子的尺码,现场留下的带血的脚印是39码的,杨瑞的鞋是41码,41码的脚穿不了39码的鞋,另外身高也不符……我说你一叶障目就是因为,你只看见杨瑞符合你的心理画像,却忽视了这些细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杨瑞和凶手一样是左撇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他是凶手,必须每个特征都符合,而不是只有某一个特征符合……”陈实给出自己的结论,“杨瑞在某些方面确实很接近凶手,但他不是,如果连他都不是,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,到目前为止,凶手仍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当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分局的张队长跑进来,说:“陈队长,你看外面的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哗啦一下拉开窗帘,天空正在阴下来,张队长说:“天气预报说今天要下暴雨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雨就意味着,今天那个凶手有可能会作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派些人去现场守着吗?”张队长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思考了一会,道:“凶手不是这个小区的人,在小区出入口盯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傍晚,大雨降临在×市。

        案发小区,周围已布了很多暗哨,陈实和警员等都密切的注视着小区,不放过每一个入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和顾凌二人就在小区的内部监视着小区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边吃着辣条一边说:“难道是凶手故意让我们从杨瑞身上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不会吧,凶手他哪里知道我们组里有像你这般聪明的警员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苦笑一声,“别挖苦我了吧,这次我考虑得太过头,结果在陈叔叔面前丢了人。”陈实侦破过一百七十多宗命案,这就是二人之间难以逾越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理论,不就是前人总结出来的经验吗?

        但书本上的经验往往不如自己积累下来的经验更贴合现实,陈实拥有的侦破经验是苏菲不可仰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怪自己好胜心太强,一心想证明自己,才忽视了那些最基本的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对讲机里,各处暗哨定时汇报情况,没有发现可疑人员,以凶手的犯罪周期来判断,估计今天不大可能作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楼道里一片漆黑,外面是淅淅沥沥的雨声,顾凌和苏菲并排坐在台阶上,他的“贼心”有点蠢动,跃跃欲试地想伸出手去拉苏菲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思考着,用双手撑住下巴,生怕被她察觉的顾凌吓得赶紧将手缩回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突然扭头看他,顾凌很紧张地说:“怎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出去转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雨哎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不由分说,这就下楼去了,顾凌暗暗苦笑,真是想一出是一出,不过天真率性不也正是她的可爱之处吗?

        来到楼下,苏菲拉上兜帽走进雨中,顾凌跟在后面说:“菲菲,衣服淋湿了要感冒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并不理会,伸出手感受冰凉的雨点,很快全身衣服都湿透,抬头看着天空有种奇妙的体验,无数的雨点从漆黑的穹顶飞落下来,像光一样消逝在视野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湿透的衣服很沉重,粘在身上挺难受,不过站在大雨中,让人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感觉,雨连接了天与地,而自己屹立其中,仿佛在与天地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正在体会凶手的心境,她揣摩着,凶手一定是个孤独自闭的人,ta受过创伤,渴望新生,内心一直压抑着真实的自我。

        舍命陪君子的顾凌也已经全身湿透,他说:“你在模拟凶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来模拟一下犯罪吧,看看在雨中杀人,有多困难!”苏菲大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地上到处是积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大不了的,来嘛,反正全身都湿透了。”苏菲的兴致很高涨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正犹豫不定,前方突然出现一个人影,二人交换了一下视线,赶紧藏在路灯柱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个披着兜帽的黑衣人,双手插兜走了过来,ta的脸完全笼罩在阴影之中,看上去很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阵吃惊,那是凶手吗?

        外面那么多暗哨居然没发现ta进来,莫非ta是这个小区里的人?

        黑衣人在前面转弯,苏菲拍拍顾凌跟上,顾凌用手挡着雨,将这个情况报告给陈实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回复:“继续盯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衣人走了大约一百米,突然折回来,好在雨夜中能见度不高,ta没有发现身后的跟踪者,苏菲和顾凌赶紧闪到旁边躲藏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衣人又往前走,一直回到刚刚ta出现的地方,然后走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觉得这实在太反常了,谁会在这样的大雨中,漫无目的地来回走动,ta有精神问题吗?还是说在回味这里发生过的事情?

        仔细一看,黑衣人行进的路线正好连接了五个命案现场!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继续汇报情况,好在手机是防水的,陈实回复:“逮捕他,我们马上就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菲菲,陈叔叔叫我们抓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!”苏菲早已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从身后取出手铐,走到黑衣人背后,二话不说把他的胳膊反拧,然后拷上手铐,那人,大惊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刑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刑警!?”那人一愣,“刑警又怎么样?我啥也没干啊,出来散步也犯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管这叫散步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伸手掀开男人的兜帽,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,很瘦,个头也不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把人带出去,陈实问:“菲菲,你俩怎么淋成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雨这么大,你又不是没看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赶紧换掉,小心感冒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拉着苏菲的手,抓着顾凌的胳膊走进旁边一家宾馆,宾馆二楼有个房间是暗哨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