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八十章 心服口服

第五百八十章 心服口服

        杨瑞正在一款叫《围攻》的游戏中制作飞行器,他语气诚恳地问:“你会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还记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让出位置,顾凌坐下,一边制作一边讲解,杨瑞心服口服地点头,不停称赞他好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顾凌迅速和杨瑞找到共同话题,苏菲和陈实都挺意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,顾凌把飞机器制作出来,杨瑞试飞了一下,很高兴,咧着一嘴黄牙笑了,“警员居然还有会这个的,大哥真是全才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大哥呀?我比你还小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”杨瑞仿佛想到自己今年已经33岁,神情一瞬间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你邮箱给我,回头我给你发几个od,都是很好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谢谢啊!”杨瑞又开心起来,他的心性就像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近乎也套得差不多了,顾凌切入正题,“不过,我可不是免费给你,你得和我们聊半个小时,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瑞同意了,他来到客厅,从冰箱里取出一大瓶橙汁,自己给自己倒上一杯,然后把三个叠在一起的纸杯扔在桌上,说:“要喝自己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啊!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指指阳台,“昨天你和我说,案发当日,你看见一个戴着兜帽的人在雨里面走动,你还记得什么细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瑞沉思片刻后,回忆道:“昨天我忘了说了,那是人其实是个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皱了下眉毛说道,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非要我说得更直白点吗?除了动漫,我还收藏了许多电影,来自r岛的教育片,你懂吧?女人的身体我一眼就能看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彻底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瑞兴奋地接着说:“女人的腿型和男人的腿型不一样,另外骨盆会微微前倾,看了那么多小电影,这点我绝不会认错的,那天站在下面的肯定是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观察他的表情,感觉不像在编造谎话,人在说谎的时候细节往往很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也不能完全认死理,就有反其道而行之的,《鹿鼎记》里面的韦小宝撒谎就喜欢拼命描述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苏菲注意到一件事情,杨瑞倘若在那天看见可疑人员,他必须是站在阳台上的,当时天色也很晚,他一个沉迷游戏的宅男为什么要在凌晨跑到阳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提出这个疑问,杨瑞很自然地回答:“我上厕所的时候看见的,厕所就在那边,有窗外可以看见外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屋子里如果开着灯,是看不见外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开灯,因为厕所的灯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去验证了一下,果然如此,她有些气馁,明明和心目中的嫌疑人十分符合,结果这些目击证词都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把这些细节记录在本子上,顾凌问:“杨瑞,能跟我们聊聊,你为什么一直宅在家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话长……你有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里有。”陈实掏出一包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瑞点上,很熟练地抽了一口,这又推翻了苏菲之前的猜测,她认为嫌疑人是不抽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瑞吐着烟说:“其实我小时候很聪明的,上小学的时候,所有功课就没有考过低于95分,一直到高中都是班上的前十名,后来高考失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起来也挺倒霉的,高考当天我吃坏了肚子,中途离开考场就要取消资格,可我实在忍不了了,总不能拉在裤子里继续考试吧?本来我的成绩是有望考进一本的,这下子全完了,所以只好复读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复读那一年我压力真的很大,为了缓解压力交往了一个女朋友,这事被家里发现,把我狠狠训斥了一顿,我爸妈为了防止我去找那个女孩子,每天来接送我,我当时都19了,他们还这样对待我,让我觉得特别没有自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咬牙坚持完这一年,这次我发挥得很好,满心以为可以顺顺利利地上大学的,结果考试结束当晚,考试的人把我叫去,说他们在我的座位里面发现了小抄,经确认是我的笔迹!我有口难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参加过高考吧,怎么会有人在高考中用这么low的手段作弊,况且作完弊我还把证据留在现场?我傻吗?可是学校和考场的人都认定我作弊,我痛苦极了,那天晚上一个人在街上徘徊,坐在马路牙子上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年我成绩作废,还不让参加第二年高考,这个打击对我太沉重了。在家里呆了一年,我每天靠游戏来麻痹自己,那两年国内网游正火爆着呢,父母天天唠叨我,他们整天就说,别人已经上大学了,拿奖学金了,再过两年就工作了什么什么的,我烦透了,连续二次高考失利又不是我的错!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家蹲了一年,我又去报复读班,参加高考,当时我得了抑郁症,根本不想学习,只有打游戏的时候才能得到慰籍,蹉跎了四年,我什么雄心壮志都烟消云散了,只想随便考个外地的学校,远远地离开家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年我考得很差,只考中了一个三本,去读大学的时候,我和那些毕业生一样大,和班上同学格格不入,我哪有心思学习,每天只想打游戏,可能我前几年过得太压抑了,大学四年我非常快乐,基本不去上课,跟家里撒谎骗点钱,跟狐朋狗友们出去玩,打游戏看网络小说,还交过一个女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到了毕业,我又该面对现实了,可是我什么也没学会,找工作处处碰壁,我就收拾收拾东西回家了,每天起早贪黑地打游戏,家人整天骂我,各种难听的话说尽了,我被逼得没有办法,出去打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来也真是可笑,我从头到尾接受了20年教育,结果干的却是日薪二十块的理货员,那种劳累的工作我哪做得了,干了几天,突然从架子上摔下来,把腰给摔坏了,到现在阴天下雨还会疼呢,于是我就辞职了,领了人生第一笔工资,六十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爸恨死了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,托关系把我弄到一间设计公司,让我修图,这还算是我擅长的吧,我在那儿呆了有半年,我基本上每天只做自己的事情,不管别人怎么样,公司里有些猫腻我也当作没看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