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七十八章 不负期待

第五百七十八章 不负期待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脸好笑,“都做到了你还吹毛求疵?这案子难的不是犯罪过程,而是人证,那些老人的子女心里知道他们的父母不是自然死亡,可是不愿意报案,嫌麻烦,甚至还觉得老人就这样死了,省下一大笔医药费很走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人性,久病床前无孝子。”陈实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你老了,我肯定会好好养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意心领了,你把自己过好就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下子我合格了吧?”苏菲歪着脑袋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本来想挑个棘手的案子,把苏菲赶回分局去,没想到她居然“不负期待”完成了,陈实也很无奈,脸上又不好表现出来,拍拍苏菲的肩膀说:“好样的,这个案子我们一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的目光回到尸体上,男尸穿一件休闲西装,法医正将他口袋的东西一样样取出来——手机、钱包、钥匙、打火机,她说:“这样的案子也找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这案子很普通?”陈实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手法也好,弃尸手段也好……死者应该是个上班族吧,看这打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早上,分局的同志一听说这儿发现了男尸,头都大了,你知道百慕大三角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和这案子有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比划着,“前面这条街,旁边那条街,再加上那边的马路构成的一个面积1.5千平方米的三角区,在这儿一年内已经出现了五名死者,他们的身份、年龄、职业各不相同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的眼睛慢慢瞪大了,“真的是百慕大三角区!”

        最早的一起案件发生在去年4月份,紧接着是5月、10月、12月,以及今年1月,被害人有性工作者、维修工、个体户、司机,再加上今天这个上班族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四起案件,从时间到受害者身份都毫无规律可循,他们统统是被长约30cm的利器所杀,手法上判断应该是同一人所为,此人身高160左右,左撇子,现场出现过39码的鞋印,凶手应该是故意穿了比平时大的鞋,这证明ta很专业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三起案件中,监控都有拍到一个身高160左右的人,ta拥有极强的反侦查意识,每次出现在监控中都会拉上兜帽并且低着头,衣着上也无法判断身份和男女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完,顾凌的意见是:“ta以前一定杀过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像取乐型的杀人,死者身上都没有财物遗失,杀人本身就是目的……为什么总是在这附近?”

        手上这些档案之所以这么厚,是因为警方走访了附近的居民,口供记录多达一百多页,苏菲扫了几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种原因是,凶手就住在这儿!”顾凌分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兔子不吃窝边草,哪个凶手会频繁地在自家门口杀人,这一块都快被警方查个底朝天了……”苏菲暗想,没准凶手的名字,就在这些口供记录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ta有充足的自信欺骗警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倚在椅子上沉思,“又或者,这片区域对ta有特殊的意义,比方说ta在这里长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展开笔记本电脑,开始搜索,苏菲问他查什么,顾凌说:“查一下这几个作案的时间有什么相似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查了,都是下雨天,而且是很大的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陈叔叔回来的路上全在聊案子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雨天……下雨天……”顾凌沉吟着,“下雨天人比较少,声音也会被雨声掩盖,可以称得上的犯罪的天时,我以前看一部犯罪片,里面提到凶手总是在雨天作案,是因为喜欢闻血腥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血腥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雨天血腥味更加浓郁,想想法医平时清洗血迹的时候,那气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托着腮思索,“最奇怪的点就是,ta没有杀人的偏好,90%的连环杀手都有特殊的偏好,ta更像是一个机会主义者,逮到机会就出手,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眼前一亮,“领地意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像狼群一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ta应该有精神缺陷,会将下雨天出现在周围的陌生人视作威胁,然而除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ta居住的地方,可以看见每一名死者遇害的地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立即搜索地图,在地图上将标注五次谋杀的地点,排除掉许多建筑后,只剩下一栋单元楼,假如在五楼以上,是可以看见每一名死者的遇害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当即将这个发现打电话告诉陈实,陈实轻描淡写地说:“我们现在正在查这栋楼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苦笑,果然她想到的事情,陈实不可能想不到,她又问:“你们去了多少人,我也过来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几号人呢,我们是挨家挨户查的,你们不用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断电话,苏菲冲顾凌耸耸肩,说:“得,风头被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也笑笑,“没办法,他可是陈队长啊……”他拿起死者的照片来看,除了这次的死者是三十岁左右,其它死者均在四十五岁以上,“说到‘领地意识’,每天从这附近经过的人有许多,就算下雨天也不可能只有这几人在外面,死者身上一定有能够唤起凶手危机意识的特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不想去走访死者家属!”当警察都知道,走访死者家属是一件极为尴尬的事情,尤其是这案子一年还没有侦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将照片摊开,“你看,他们年龄都偏大,凶手挑选他们,一定与自己的成长经历有关,ta的童年非常不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人本身就是一种权力的展现,ta的父母对ta控制欲很强,案发时间分布得很零散,都是半夜,说明此人时间上很自由,经常熬夜,也许ta没有正经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,ta仍然和父母住在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啃老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平时积累了大量的焦虑,找不到自我价值所在,潜意识里怨恨父母,可是又依赖父母生活,于是ta把这种压抑的仇恨转嫁到了陌生人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我猜测,ta有精神缺陷,在雨天会被唤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雨天吸入肺中的空气会变得湿润,人的血压会降低,血清素分泌也会下降,更加情绪化,容易陷入焦虑、沮丧、压抑的负面情绪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