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七十七章 恭喜脱单

第五百七十七章 恭喜脱单

        在“处理”期间,他发现杨嫚还有呼吸,当时他就起了杀心,奈何有艾娅在屋里不便动手,于是乎将杨嫚弄到外面,杨嫚醒了,气愤地回到家,吃了药就睡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陈胜坐在客厅,抽了好几根烟,想好了之后的全部计划,走进了妻子的卧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处理掉妻子的尸体之后,他一直在销毁证据,同时叫李东帮忙伪造一组妻子离家出走的视频,其实李东压根不知道杨嫚当时已经死了,因有把柄被陈胜攥着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陈胜被判处故意杀人罪,无期徒刑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和我也分别受到了个人嘉奖。

        故事讲完了,苏菲说:“你搭档确实很厉害,思维慎密,有实践精神,虽然有些地方有点自以为是,可要是假以时日的话,没准真能成为独当一面的神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也感慨道:“这案子我一开始听,以为关键点是伪造失踪的手法,原来还有更大的疑点,你搭档很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好奇地说:“卫警官后来是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放下酒杯,摇头叹道:“他太莽撞了,自己发现嫌疑人线索,给我发条短信自己就跑过去了,结果嫌疑人狗急跳墙,给了他一刀,我们赶去的时候已经晚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卫琛确实有点特立独行,这样的人是能成大事的,可惜天妒英才,实在是很遗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他还活着……”我心中一阵刺痛,这个“如果”太沉重了,他想过许多次,“没什么‘如果’,死了就是死了,回不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把一杯酒浇在地上,祭奠这位早逝的搭档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烤鱼之后,江楠建议大伙一起去玩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去啦,我就和顾凌先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问:“你们一起来又一起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事情忘记说到了,现在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向大家宣布:“对了,我有件事情要宣布一下,我和顾凌交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真的吗?”江楠开心地跑过来,拉着苏菲的手,“恭喜你脱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啥好恭喜的。”苏菲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,可是并没人注意到,等大伙回过神来时,江楠说:“咦,叶扬哥哥呢?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快去追上吧!”苏菲催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门口的陈实倒是看得一清二楚,刚才听说苏菲和顾凌在交往,我脸上露出的是失望的表情吧?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己也年轻过,当然是明白的,年轻人之间的烦恼,他是不会干涉的,不过作为老父亲,也自己女儿这么讨人喜欢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站这笑嘻嘻的?”苏菲走过去,对陈实说,“喂,我想好了,我暂时不回分局!我还是想和你一起破案,就当作是为下一次行动磨练一下专业技能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笑道:“逃避的理由找的这么好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吗?上回一起破案,我觉得收获颇丰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看向顾凌,“小伙子,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当然是想尽可能多地和苏菲在一起,说:“我回分局也就是做做技术工作,对个人能力实在没啥提升,还是跟着陈队长破案更有帮助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回到店里,稍后拿出一份卷宗交到苏菲手上,“让我瞧瞧你有多大能耐,这案子你来搞定,限三天时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使用警方的资源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自己的面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抽出来一看,是一起老人连续被投毒致死的案件,她笑笑:“ok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严厉地说:“搞定了,我才会同意你的决定,搞不定,就给我滚回分局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瞧谁呢!我两天就搞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天……三天吧!”顾凌生怕苏菲把话说太满,急忙打着圆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就此别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一天晚上,×市一间阴暗的出租屋内,一个女人正在吃螺蛳,网上购买的速食螺蛳,用微波炉加热一下就能吃,可是壳里往往没有肉,完全可以用“十室九空”来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突发奇想,对自己说:“要是这个螺蛳没有肉,我就出去杀个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这里面有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下一个螺蛳还是没有肉,我就出去杀个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第二个也有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如果第三个螺蛳也没有肉,我现在就出去,随便找个人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第三个里面,却挑出了非常饱满多汁的螺蛳肉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冥冥之中有天意在阻止她,女人看着牙签上的螺蛳肉,自己跟自己反悔,“我说错了,如果第三个有肉,我就出去杀人!”于是她站起来,穿戴一番,抽出一把刀,用手指试了试刀刃,推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3月20日一早,苏菲被陈实的电话叫醒,说要出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匆匆洗漱一番,打车来到那个小区,警察和群众已经将现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,苏菲拨开人群挤进去,看见陈实正蹲在地上查看一具男尸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现尸体的地方是小区中一堆废物的水泥管子里面,男尸被人扔在里面,因为这两天下雨没人过来查看,今天早上有人遛狗才意外发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尸被塞在水泥管子中的姿势很扭曲,脑袋朝下,弯折下来的脚几乎要碰到自己的后背,他的侧腹有一处明显的刀伤,然后腹部有多处刀伤,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死于失血性休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很典型的小混混捅人的手法,冲过来先一刀,然后对着肚子狂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交给你的案子怎么样了?”陈实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搞定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搞定了?”陈实一脸不相信,问身边的分局队长,“秦队长,她三天就把案子破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是啊,果真是虎父无犬女,苏警官只用了两天半就把真凶缉拿归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这才相信,问苏菲:“那三名老人是谁毒杀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保姆,她从小在农村长大,亲眼看见自己的爷爷老无所依喝农药自杀,她觉得那些重病缠身、无人照顾的老人太可怜,就在雇佣期间悄悄配了老人家的钥匙,等雇佣期结束,回来投毒杀死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个简单的案子,你还是太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