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七十五章 相互甩锅

第五百七十五章 相互甩锅

        卫琛带她去了一间空的会议室,给她拿了瓶水,叫她在此等待,艾娅十分不安地问:“警察同志,我什么时候可以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黑以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这就去调查艾娅的帐户,并派人去她家中取证,出乎意料的是,艾娅的帐户没什么问题,她也没买过什么作案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陈胜中家中发现的指纹、dna也统统不属于艾娅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看来陈胜早料到,艾娅迟早会暴露在警方视野之下,所以没有让她参与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点头,“是啊,很狡猾的家伙,就算艾娅和我们说了这么多,实际上我们还是没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牙模不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那个牙模是什么时候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头,卫琛继续说:“是杨嫚在结婚之前,在医科诊所留下的,也就是说,这是陈胜不知道的盲点,他已经把他知道的与案件有关、与杨嫚有关的证据全部处理干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果然狡猾,不过以艾娅的立场是没必要撒谎的,所以嫌疑人就是陈胜,没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取证调查陆续传来结果,艾娅家中的台阶和地板都在近期被人反复擦洗过,但仍留下了微量的血迹,这血迹正是死者杨嫚的,据此判断,艾娅对于案发经过的叙述是可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更加在意的是,制造杨嫚失踪的手法,我说:“那已经无所谓了吧!有口供、有证据,接下来就是审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”卫琛一脸失望,“我还想解开这个谜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笑笑,“你可以留到在审讯室里,面对陈胜的时候解开嘛!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去传询陈胜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有点不甘心,卫琛还是点点头,在警方的侦破里面,犯罪技巧只是细枝末节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准备动身之际,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却走进公安局,居然是陈胜。

        陈胜说:“我是来报案的,那个女人……杀了我老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女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艾娅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审讯室,陈胜讲述了另一个不一样的“真相”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个女人撕扯起来之后,杨嫚被艾娅重重一堆,然后后脑就磕在台阶上了,杨嫚就这样没气了,艾娅当时被吓坏了,于是就恳求我帮帮她,于是乎就把她拉到郊外,处……处理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以上是陈胜的说辞,我听着,觉得有点舍车保帅的意味,便问:“为什么现在又承认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这半个月来我一直良心不安,不想再这样煎熬下去了,所以我就来主动报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照你的说法,是艾娅误杀你老婆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误杀要判多少年?”陈胜装作很关切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问:“为什么之后要伪造你妻子失踪的证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心存侥幸,希望警方不要立案侦查,看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你们还是调查到了这一步,再瞒着也没意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三杀了你妻子,你替小三隐瞒?动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打算和艾娅结婚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你又来举报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胜一脸尴尬地说:“凡事都有个轻重,现在大祸临头了,结婚的事情只能放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冷笑,我心想,这人太圆滑了,瞒不住警察就主动出来报案,甩锅!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并不相信陈胜的说辞,以陈胜的立场,他的说辞很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沉吟片刻,问:“5月1日和5月4日的监控是怎么办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橡胶头套,在网上找人订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橡胶头套能让嘴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,得把头套的嘴部用强力胶粘在嘴唇上,况且停车场的监控拍得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戴的头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陈胜指指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一脸不相信,“那么为什么把李东也拉进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李东那小子有把柄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样的把柄能让他心甘情愿地协助你作伪证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胜的眼神一阵游移,“他偷店里的钱,我手上有证据,如果我举报他得坐好几年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段监控里只有‘杨嫚’一个人,是你戴着橡胶头套在扮演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胜貌似提供了一个很完整的版本,二人将他先送到单人拘留室,然后出来,憋了半天的我点上根烟,卫琛说:“你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头,“肯定是谎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他的谎话确实能够自圆其说,杨嫚被杀当日,屋子里只有他、艾娅和杨嫚,二人都坚称是对方把杨嫚推到台阶上,为了自保他们肯定会相互甩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你想啊,如果是艾娅误杀了杨嫚,陈胜何必这样辛辛苦苦地伪造一系列证据,只有与自己利益相关,他才会这么上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点头,“他和艾娅的感情,更像是钱色交易,我不认为有多少感情因素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呼了口烟,说:“或许陈胜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报案,就是想制造一个自相矛盾的罗生门,到时候请个好律师极力替他辩护,他是可以被判得很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罗生门!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眼前一亮,仿佛受到了某种启发,大步流星地朝办公室走去,我追上,问他去哪,卫琛说:“你去找李东核实一下证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细节需要确认。”卫琛眼神坚定,似乎已经看穿这案子的重重疑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直到晚上八点才回来,卫琛坐在办公桌后面,桌上摊着与本案有关的所有文件,他还抽了不少烟,卫琛太看聚精会神,我在打开的门上敲了好几下,他才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哪了?”卫琛怔怔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阵好笑,“你叫我去找李东核实证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是的……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东说是陈胜用把柄威胁他做这些事情的,可我觉得他在撒谎!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微微一笑,“早料到,其实整个案子和我们想得完全不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发现?”我十分期待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走之后,我查询了一下李东的网购记录,查到了这个……”卫琛拿出一份文件,我一看,上面是一个由电子控制的假人头部,以及一个橡胶头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