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七十三章 废寝忘食

第五百七十三章 废寝忘食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对婚姻从来不抱乐观态度,不说远的,你父母的关系就很糟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想挨揍?”我捏着拳头,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个会武功的打我?一点都没有武者风范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开着玩笑下楼去了,回局里之后,向队长汇报进度,并展开了对陈胜的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是陈胜提到的那张银行卡,查遍了杨嫚亲戚的名下,都没有找到,看来这张卡压根就不存在,只是陈胜为了让妻子失踪的故事更加合理捏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是陈胜近期的支出情况、网购记录,出乎意料地居然没什么可疑的点,但是在杨嫚死亡之前几天,他曾购买过一套偷摄器材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看着这些支出,沉吟道:“作为一个有外遇的男人,他的支出未免有点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有外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屋子里的香水味没闻到么?而且当时他回来的时候,不是从停车场方向和小区正门走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香水我当然是闻到了,但第二个细节他却完全没注意,不禁感慨卫琛观察力的细致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又拿起一张纸,“这是3、4月份,那家店的缴税单,从这上面可以推测出来,每月盈利在十六万左右,陈胜的支出却完全低于这个水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怀疑,他在外面包了小三,这个小三极有可能住在同一个小区里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继续往下推测,“也就是说,有许多支出是放在小三名下的,所以我们查不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开窍了嘛!”卫琛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拜托,这是正常推理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的视线回到文件上,“偷摄器材?为什么要买这个,他是对谁用的?妻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这是小区物业传真过来的出入记录,在4月20日前后,陈胜几次深夜外出,看来不是去会小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为了伪装失踪案,把妻子的私人物品找地方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隔日下午,陈胜过来认尸,看到这具脸部被砸烂的女性尸体,他的神情有些微妙的变化,摇头说:“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老妻,认不出来吗?”卫琛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这尸体烂成这样,看着都渗人……”陈胜皱眉,“我妻子是前几天才失踪的,不会烂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几天前死亡的尸体,只是因为环境的影响,腐烂得比较快。”卫琛面无表情地继续诈他,反正这不是审讯,用点花招不算违反规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肯定不是!”面对尸体的陈胜高度紧张,居然脱出而出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冷笑,“你为什么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胜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道:“那是因为......因为我妻子腿上有胎记,而这具尸体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我和卫琛早就已经确认过了,这个就是杨嫚。

        确认完尸体后,陈胜离开停尸间后,一直用手帕擦着额头上冒的冷汗,我说:“之后有新进展再另外通知你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谢谢啊!辛苦二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从陈胜家中采集到的生物信息陆续有了结果,指纹与死者不符,dna也不符,可是这并没有让我感到困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指纹保存不了这么久,屋内采集到的指纹绝不可能是杨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胜在妻子死后,曾经带个其它女人回家,睡杨嫚的床,用杨嫚的东西,故意留下生物信息供我们发现。”我说,“我说的没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沉吟不语,默默地走回办公室,打开电脑,把那两段监控又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问:“你不下班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头也不回地说:“你自己先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耸耸肩,他知道卫琛一旦投入进案子,就会废寝忘食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他还年轻,不喜欢被工作侵占太多时间,况且当时还交往了一个女朋友,就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隔日,我一大早从法医那边拿到牙模比对结果的报告,死者就是杨嫚,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兴冲冲地去找卫琛,发现他居然迟到了,这实在是破天荒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给卫琛打电话,卫琛说:“我在小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小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有哪个?嫌疑人这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查案不叫上我吗?”我埋怨一声,这就开车赶去,在小区附近的一家便利店看到了卫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气色略显憔悴,脸色苍白,桌上放着好几罐喝空的咖啡,我吃惊地说:“你该不会是昨晚没睡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抬头笑笑,“过了‘鬼门关’,陈胜一定很紧张,肯定会去小三那里寻求安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晚上在这里盯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在小区里面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注意到卫琛的鞋上沾着泥巴,摇头苦笑,“你也太拼了吧!有发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已经知道小三的长相了,在这里等着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坐下来陪他,看着卫琛这么憔悴,有点心疼,问他要不要吃东西,然后在便利店内买了早餐,卫琛没啥食欲,啃了几口包子,又猛罐冰咖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样熬,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天不睡觉才会出问题,一天不要紧的,这么年轻,少睡一点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你叫上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有自己的事情么?”卫琛看了一眼我,“你不生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生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和别人搭档,搭档觉得我太想立功,进而迁怒到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我可没那么小心眼。”我早就听闻卫琛在队里人际关系很差,太过突出的个体就会遭到集体排斥?当然,这也和卫琛自己有关,他可能觉得维护人际是一件拉低效率的事情,我不止一次见过卫琛在不经意间,各种花式得罪人,他的朋友只有我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了一会,卫琛突然站起来,朝外面走去,我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女子正叫出租车,刚准备拉开车门,卫琛用手按住车门,女子尖叫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亮出证件,“有几个问题想问,请问您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诧异地看着二人,“刑警为什么要找上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有点不安,带他们来到小区内的一个小亭子里面,她自称艾娅,我说:“你和陈胜是什么关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