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七十章 不可思议

第五百七十章 不可思议

        卫琛点头,“况且从死者的年龄推测,如果二十五岁结婚,差不多也到了夫妻关系恶化的年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每对夫妻都那么糟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母的婚姻就很糟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摊手,“不好意思,我只是拿个普通人来举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计较这家伙的不近人情,说:“现在最大的任务,就是确定死者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查工商局的登记信息,找找有没有失踪的西餐厅经营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就按这条线索来查,花了一下午时间,打出电话无数,直到一名叫杨嫚的女子的资料出现在他们面前,杨嫚的身材、脸形和死者非常接近,她经营一家半酒吧半餐厅的餐馆。

        拨打上面的电话,显示已经停机,二人兴奋起来,我说:“我明天一早去找找她的失踪报案!”

        隔日一早,我去了杨嫚户籍所在的派出所,果真找到了一份失踪报案,是其丈夫陈胜报的,但日期却是一个星期以前,上面显示杨嫚失踪时间为九天以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询问当地民警,“这上面写此人失踪九天,时间确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民警看了一下,从下面抽出一张照片给他,“看,这是她所在小区的监控,那天晚上拍到她驾车离开,这是她留下的最后一条线索,所以才确定失踪时间为5月4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难以置信,因为杨嫚种种特征都符合死者,现在突然冒出新的证明,九天前她还活着,那么半个月前死亡的死者就不可能是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这就给卫琛打电话,说:“我们可能弄错了,杨嫚不是死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卫琛懒洋洋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会还在睡觉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在这家西餐厅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者经营的这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不是死者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不清,你来一趟吧,我把地址发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十分无奈,将失踪报案影印一份,来到那家西餐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店装潢得很典雅,桌椅都特别新,仔细闻会发现有一股甲醛的味道,卫琛正坐在一张小桌子旁边,同一个服务生说话,一边说一边在手机上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走过来时,服务生正起身告辞,我将失踪报案拍在桌上,“看,杨嫚九天前还活着!我们弄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拿起来看着,说:“照片你也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监控照片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托着下巴沉吟,“除非我看到监控视频,不然我是不会信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坐下来说:“这么固执啊你?搞错了就重新找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开玩笑?弄错?”卫琛笑着就拿出手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这家店的老板杨嫚,你自己看看照片,看是不是我弄错了?死者就是她没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……不久前她都还活着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微笑,“那就是疑点喽,‘当排除所有可能性,只剩下一个时……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这句福尔摩斯的名言!”我打断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卫琛把自己扮得很成熟,可我知道他骨子里仍是个少年,身上有股中二的气息,总喜欢拽几句推理小说中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指着吧台,“那个地方是卖酒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扩大营业范围,但是杨嫚并没有去工商局报备,后来被发现了,勒令这家店停业整顿,停业时间从上个月16日到这个月1日,店员和我说,实际开业时间是5日,因为杨嫚失踪了,是由她的丈夫陈胜在经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妻关系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店员说关系很好,陈胜是从小地方上来的,当初杨嫚家里并不同意她嫁给这个穷小子,二人白手起家,打拼多年,直到拥有这家店!听说每年他们结婚纪念日都会放假一天,二人出去游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看看监控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来到派出所,要求看这起失踪案的监控,监控总共有两段,一段是5月1日晚拍下的,某地下停车场,杨嫚和一个男子坐车离开,画面中杨嫚戴了一副墨镜,坐在副驾驶座上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是5月4日晚,杨嫚独自驾车离开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停车场是她所居住的小区的,出入要打卡,当晚值班室没有人,但这辆车在经过的时候停下来打卡,上面显示确实是杨嫚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完监控,卫琛的眉毛皱了起来,我说:“从视频上看,杨嫚九天以前确实是活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这是怎么办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既然已经假设死者就是杨嫚,就暂且不讨论弄错的可能,我说:“我觉得应该查一下,杨嫚离家出走的原因,找找和她同车的这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一下档案,“好像不必了……派出所已经查过了,这辆车的所有人叫李东,是杨嫚店内的一名经理,车上的人也是李东,这里有口供,你要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口供上,李东承认他和杨嫚有一腿,那天晚上杨嫚和丈夫吵了架,心情特别不好,李东过来找她,他们一起去了李东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称,最后一次见到杨嫚就是那天晚上,杨嫚和他谈到店铺股份的问题,说当初开店陈胜把祖传卖了,占股份额度的八成,杨嫚虽然是大家眼中的老板,可实际上挣得并不多,倒像是给陈胜打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现在有经验、有技术、有人脉,当然也有存款,并不甘心一直给陈胜打工,想自己立另门户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说:“这对夫妻关系并不好!很奇怪啊,事业上她想立另门户、感情上也另有所属,为什么不干脆和陈胜离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离婚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!许多夫妻感情名存实亡了,也还是这样维持着……我们去见见李东和她丈夫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听他们再把谎话说一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的就是警察,不就是每天听谎话的职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崩不住笑了,作个手势,“走吧,去会会这个男小三!”

        坐在车上,卫琛含了块糖在嘴里,缩在副驾驶座上闭目养神,我一边开车一边说:“下个月队长要结婚,咱们要不要随份子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和我说话,我在看监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看监控?”我一脸不可思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