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六十九章 婚戒被摘掉

第五百六十九章 婚戒被摘掉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摊手,“还能看出来,烂成这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者已婚,左撇子,没有生过孩子,经营一家西餐厅,有骑车的习惯,去年曾去海外旅游过。”卫琛侃侃而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我第二回和卫琛一起破案,也是第二回听他这样推理,他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尸体,注意到尸体左手无名指上有擦痕,说:“原来是婚戒被人剥掉了,左撇子应该是看手掌大小,没生过孩子……是看骨盆对吧?你怎么连她的职业都能瞧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虚心向我请教啊!”卫琛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,别卖关子了。”我玩笑似地捶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指着自己的手掌,“死者的手掌中下面有大片的老茧,这是长期使用擀面杖才会留下的,可是你看,死者身上穿着名牌,手腕、脖子都有长期佩戴首饰的痕迹,尽管腐烂成这样,仍能看出指甲做过保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会是一个面点师的形象,也不会是面馆老板的形象,她很洋气,有点小资,我认为是经营西餐厅的,西餐中经常要擀面皮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,“那去海边旅游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腰部的晒伤,应该是穿着泳衣被晒伤的……”卫琛指着那里,“看,颜色比较深,而且形状很规则,这是生前就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点佩服,很难相信卫琛是和自己同时进入刑警队的新手,不过这家伙从在警校的时候就喜欢看推理小说,整天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神探,能看出凶手的信息吗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凶手开的是一辆大型车,因为尸体没有被折叠过,那辆车可能是用来送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者的头发被切割掉了一部分,为什么要切头发,头发上有什么会暴露凶手身份的信息么?我认为是在弃尸过程中,死者的头发沾上了车里的某种物质,以致于凶手必须把它切掉!”卫琛站起来,环顾四周,“弃尸应该发生在夜晚,这里很晚,在一片黑暗中仍然能发现头发上沾了不得了的东西,到底会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不是看见,是闻见,沾上香精之类的。”我说出推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,看来你不只会说‘原来如此’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假装生气的样子,皱眉道:“你这个天才也忒自视甚高了吧!其它我还有一些其它发现,这些石头,里面的小,外面的大,说明凶手先用小石头掩埋,然后不放心,又去远处搬了些大石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错了!”卫琛摇头笑笑,“凶手先用了大石头盖住尸体,可是他发现缝隙太大,还是容易被发现,于是取来大量的小石头倾倒在上面,这说明他有一个非常方便取运小石头的工具,也许是辆小推车或者拉杆箱!对了,这里的地面并不硬,为什么凶手要用石头掩埋,不在地上挖个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被问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笨蛋,因为凶手没带铲子,他太仓促了,这也许是他第一次作案!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笑着摇头,每当他露出这样的微笑,我就知道自己一定是说错了,道:“卫大侦探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开始也考虑过铁棍,可是这伤势和双耳几乎是平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很好解释啊,凶手像这样抡铁棍,就能制造出这样的伤势。”我模拟了一下挥球棒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像这样的话,会前后受力不均,一侧的伤势更深,一侧的伤势较浅,报告上写明,这里是伤势最重的部位。”卫琛指指自己后脑勺的中间,“向两边扩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来想去,枕骨中央是承受冲击的主要位置,但为什么会留下一道横向的伤,他朝窗外看,看见对面银行的台阶,突然明白了,“死者撞在台阶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很厉害嘛!”卫琛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你的夸奖怎么像讽刺一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我面前不要老是这么有压力好吗?虽然我很聪明,但你也很棒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被他搞得哭笑不得,说:“你还有什么发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死在一栋有台阶的屋内,但不是自己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阵讶异,仅从尸体上就能看出这一点?未免有点夸张吧!他压根不相信,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这些照片,她的外衣并没直接被溅上血迹,是后来套上的,而内内上有溅血点,说明在她死亡的时候是穿着内内的,大脑受到重创,人是会喷出大量鼻血的,这你明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拿我当小孩子!”我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凶手为她穿上了外套,然后弃尸郊外,这根本就没有必要嘛,人已经死了,再穿上衣服,岂不是多给警方留下一些线索?我认为是这样,发生命案的地点并非死者的家,死者和她的衣服都不能留在那里,所以凶手才会将衣服一起遗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沉吟着,说:“有没有可能一开始凶手并不是打算弃尸,而是为死者穿上衣服,准备送往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半路上死掉了?临时变为弃尸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笑着摇头,“那毫无必要,如果是为了将死者抢救过来,穿衣服是徒然浪费时间,这么重的伤,每浪费一秒都会增加死亡的风险,凶手为什么要这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一样理智!”我拿出死者内内的照片,“你看看这粉色的性感内内,或许凶手只是单纯觉得,抱着一个只穿内内的女子去医院会影响自己的形象,一个人很爱面子,这种意识就会变成习惯,在极度慌乱之下,也会决定他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琛突然沉默了,皱着眉头说:“不无这种可能……有时候你的想法更接近普通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无奈地笑了,“这个世上是普通人居多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卫琛露出吃惊的表情,“我以为绝对的普通人是少数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服了卫琛,我很高兴,继续讨论,“死在室内应该是正确的,死者当时只穿了内内,一定是非常隐私的环境,凶手是她的丈夫或者情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丈夫的可能性比较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婚戒被摘掉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