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六十八章 小组团聚

第五百六十八章 小组团聚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在幕后指点她?”苏菲颇感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有必要再审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次审讯中,赵秀宣承认了这份“犯罪指南”的事情,她说她也不知道邮件是谁发来的,上面的建议不错,启发了她,所以她就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封邮件来历不详,即便是顾凌也追查不到,本案又多了一个疑点。

        3月6日,案件正式结案,苏菲和顾凌来到陈实经营的烤鱼店吃饭,破案之后的烤鱼格外美味,陈实喝着啤酒,问苏菲:“这次的案件,你有没有学到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还要你来启发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想说呀,假如按你的步调来,那个被囚禁的女孩子会晚上一到两天被找到,也许她就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不得不承认陈实的思路和速度都胜她一筹,但嘴上不愿意服输,“可是打掉那个性犯罪的团伙,也是首功一件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那不是主要任何,这案子最主要的任务是……解救这个女孩,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啦!来来,陈大神探,敬你一杯。”苏菲想用酒堵住陈实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弄这么多菜,我们能吃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个人确实吃不完,不过我请了人。”陈实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外面传来脚步声,被邀请的人进来之后,苏菲一惊,居然是我和江楠,江楠说:“哈哈,真是狡猾,查案子居然不带上我们!陈叔叔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坐下来吧!”陈实说,“你们小组又团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呀?”苏菲说,“你老了呀,动不动就喜欢搞大团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你们这次的案子,我已经听说了,干得漂亮!另外,我们去看望了一下马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心脏病,估计要静养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这个小组怎么办?真的要解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摊手说:“我反正是要回学校,今年要考博,很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今天把你们都叫来,就是替马叔传达这件事,上面不会再给你们拨经费了,所以小组已经解散了,难道你们还要自己单干?当义警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消息得到确认,苏菲心中一阵失落,和陈实在一起她觉得很踏实,和我他们在一起她觉得很自由,唯独不想回原来的分局,面对那些和她格格不入的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又补充一句,“除非有第二个像‘凭栏客’一样危险又棘手的罪犯出现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我们可以系统地调查‘恐怖思维’!那上面藏了太多的秘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只是个游戏,况且警方已经有人在监视它了,并不需要特别设立一个小组来针对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提议:“那么‘鲜花市场’呢?这个贩卖人口的秘密组织,已经证实在×市和蓝昌都有活动痕迹,我想它的分布一定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击贩卖人口并不是你们的职责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喝了一口酒,陷入愁闷,真不愿意接受小组解散这件事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多事情不是你能选择的,成人不自在,自在不成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可以选择辞职!”

        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,我劝道:“菲菲,不要这么任性,小组解散只是暂时的,再说你现在警衔升了三级,回分局原来的队长也不能为难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闷闷地喝酒,陈实说:“我,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收到特警队的邀请,正在考虑!陈队长你不是已经辞职了吗?好像回市局也没什么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一向很念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念旧,是固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你搭档卫琛还在的话,你大概还是愿意当刑警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三人头一回听说我牺牲的搭档的名字,不约而同地看向他,相处日久,我对这里的每个人都很信赖,不再像过去那样忌讳这个话题,点点头,“他如果还健在,绝对是个最一流的警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卫琛……”顾凌念叨着这个名字,“破获雨夜碎尸案的那位警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他,他的思维很敏捷,我在他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。”陈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我聪明吗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比你更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破过什么奇案呀,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你来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沉默片刻,道:“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第二次联手侦破的案件,饮牛洼附近发现一具无名女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思绪回到往昔,卫琛的年龄比他大一岁,但看上去却很年轻,他的身材很瘦弱,戴着框架眼镜,一张白嫩的脸总仿佛神游物外一般,他喜欢穿一件长风衣,打一条领带,如果在别的队伍,可能会被队长批评着装不够整齐,但在陈实所在的刑警一队,这种无伤大雅的个性向来会受到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在郊外发现无名女尸,我和卫琛一起赶往现场,同行的还有技术中队的两名技术人员,他们驾驶着一辆大型警用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现场,那里聚集着一群人,是附近中学的小孩,看见警察来就叽叽喳喳地诉说情况,我说:“一个个说吧,谁发现的尸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发现的!”一个小男孩举手,“中学放学的时候我们从这儿看,看见石头下面有块布,结果一扒发现下面有死人,卧槽可恶心了,脸上都是蛆,小胖当场就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是小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他!”小男孩指出自己的同伴,一个脸色苍白的小胖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在这儿询问的时候,卫琛已经走过去查看尸体,女尸用一堆碎石草草掩埋,缝隙中露出一张高度腐烂的脸,这副景象难怪会把这帮小孩吓坏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一块块取下碎石,将它们按里外顺应排列在周围,很快尸体露出半截身子,那张脸已经被砸得稀烂,眉弓、脸骨均向下凹陷,尸体整体严重腐败,弃尸至少发生在三个星期以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琛抱着膝盖蹲在地上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,不时歪下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随后走过来,问:“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卫琛笑着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死亡大概有半个月以上吧,女性,三十岁左右,这附近经常有卡车倾倒渣土,弃尸者就地取材,用石头掩埋尸体……破坏脸部肯定是为了不让警方查到死者的身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