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六十七章 无药可救

第五百六十七章 无药可救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一回妈妈串了一下午珠子,因为太投入忘记照顾我,结果我拉到了裤子上,哇哇大哭,爸爸回家看见之后,气得把妈妈串好的珠子全部扯断了,妈妈就跪在地上,搂着那些碎珠子大哭,它们大概只值几块钱,天底下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一个成年人为了几块钱哭成那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并不相信这段回忆,陈实眼中也带着怀疑,赵秀宣怎么可能把幼年的事情记得那么清楚,她心中已经给这个疯女人下了诊断——表演型人格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秀宣舔舔嘴唇,继续回忆:“后来一位有钱的大叔来到我家,我听不懂他们在谈什么,可是隐隐知道我的命运要发生改变了,大叔对我总是过分亲切,让人很不安,不久之后,我被送到大叔那里,他让我管他叫爸爸,是的,我被我父母送给别人了,没有通过正常的手续,只有一笔领养费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新爸爸是什么样的呢?自我入住以后,他经常关上门,一脸神秘地给我看一些奇怪的影片,影片中的小女孩总是哭喊得十分激烈,他和我说,每个爸爸都会对女儿做这些,只不过他们不说,还向我承诺,他会特别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降临了,自我十岁开始,就不断被这个长着啤酒肚和痔疮的老男人侵害,一开始他表现得很有耐心,用一种会把人吓哭的语气‘耐心’劝说我,后来他发现了更快捷的方式——揍我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反抗就会被他打,有一回我被他拖着头发从客厅拽到卧室,发根都出血了,你们一定以为我的童年就像地狱一样,可是人在地狱中呆久了,也是会麻木的,我学会了如何忍受,把自己的灵魂抽离出来,漠漠地看着自己像玩偶一样被他玩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我甚至可以一边吃棒棒糖一边忍受他对我做的恶心事,有时候也会为得到奖赏而装出开心的样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养父叫什么?”苏菲打断她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秀宣微笑着摇头,“不必费心了,他已经死了,在我十九岁那年患了肺癌!可我这个没有走正式程序的养女并没有分到一毛钱遗产,因为一个自称是他女儿的人出现,带着律师拿走了所有遗产,还骂我是个见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那之后,我自力更生,当过一段时间洗头妹,后来我因为堕胎把身体搞坏了,只能去做一些不那么轻松的工作,四处飘零,人生一片虚无,我只盼着有一天能毫无知觉地死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直到我遇到了他,他囚禁我、殴打我、侮辱我,可是被人当成狗却莫名地有种安全感,因为那样的生活很单纯,只需要去服从就能得到奖赏,你不必考虑太多以后的事情,人生的一切就是取悦眼前这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很久,那居然是我最快乐的时光,渐渐的,他打我的手开始变轻,我已经察觉到了,他爱上我了,我也愿意和这个男人一起共渡余生,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,两个残缺的人拼到一起,似乎也能从残酷的命运那里偷来一丝幸福,谁规定幸福就应该是相夫教子,内心安宁的地方就是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你为什么又杀了他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……太爱他了!”赵秀宣露出开心的笑容,“希望他一直是那个样子,只有死了的人才不会改变!况且他已经和我融为一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融为一体?你是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!我花了半年时间吃掉他,实在没法吃的部位就悄悄带到郊外处理掉,最后还剩下一些纪念品,就是你们在冰箱中发现的那对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朝她所指的方向望去,“他现在也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的,一直都在,我能看见他,和他交谈,闻见他身上的气味……我把他的肉身消灭了,他的精神就永存了,谁也无法将他从我身边带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赵秀宣露出一脸幸福的微笑,苏菲联想到了一个词——幻人!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种秘术,通过系统的想象制造一个虚构的人出来,由形状到声音到气味,循序渐进地让那个人从幻想中胎脱出来,对于修炼者来说,幻想之人是脚踏实地存在于现实中的,可以像朋友一样陪伴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类的大脑很精密,拥有无限潜力,精神病人可以和看不见的人对话,证明大脑确实拥有这样的机能,幻人的修炼就像自己打开这个隐藏的开关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继续说:“绑架楚黎也是为了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有自己的个性,喜欢新鲜刺激的挑战,我虽然很反感这一点,但因为太爱他了,不得不偶尔满足一下他,这样我们才能相处融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问:“他现在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秀宣耸肩,道:“坐在你们的桌子上,玩你的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看了一眼桌上的笔,它当然没有动过,一切只是赵秀宣病入膏肓的幻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审讯就此结束,赵秀宣被进来的警察带走了,走的时候她的右手屈起,如同挽着一只不存在的胳膊,陈实看着她离去的身影,喃喃道:“无药可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她说的童年经历是真的,她也是个可怜人。”苏菲说,“那样的事情确实会摧毁掉一个人的一生,家庭的暗箱里藏着太多见不得光的东西,可是仅仅靠法律又杜绝不了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唯一的指望只有制度,也许会有更好的制度来防范这种发生在家庭中的罪恶,现在的家庭就像掷骰子一样,孩子根本无法选择好父母或者坏父母,这种落后的家庭制度早晚会被淘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对她,实在是同情不起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想了!”陈实拍拍苏菲的肩膀,“案子结束,去吃点东西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找到他们,说:“咦,审讯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刚刚送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嫌疑人把电脑也藏在了被杀害的邻居家里,我刚刚检查的时候,发现了一封邮件。”顾凌递出手中的文件,“我已经打印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和陈实一起看那份文件,邮件发送时间是男邻居被杀害当晚,邮件内容中提到了详细的犯罪方案,就仿佛有人给赵秀宣寄了一份犯罪指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