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六十六章 冰山一角

第五百六十六章 冰山一角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直在旁边走来走去的思考,她说:“不对!那女孩不是这所学校的,校服应该是偷或者买来的……”她打开视频,定格,“她的头发和指甲都很长,说明她有相当长一阵子没有修剪过,手腕上的勒痕……她是被拐卖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,王师傅所在的小组会提供这种购买人口的渠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查王师傅的银行帐户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打电话给几家银行,很快收到反馈,说:“他的帐户上,不定期会有大宗的不明收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他不是在消费,而是在挣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是洗比特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推测是这样的,王师傅从人贩子那里买来女孩,自己调教玩弄一番,然后出售给别人,或者勒令她们从事那种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应该去他家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来到王师傅的住处,他的家十分普通,走进阴暗的客厅,苏菲嗅了嗅,闻到一股奇怪的臭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衣柜中果然发现了一身小学生校服,此外还有一些小女孩的衣服,冰箱中有一些可疑的小瓶子,苏菲打开闻了一下,里面似乎是麻醉药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打开了卧室的电脑,惊呼:“电脑上这种东西更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坐在他旁边看,道:“真是让人恶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隐藏的视频证实,王师傅曾在这里玩弄过不止一个小女孩,他很钟意于将小女孩打扮成小学生或者洋娃娃的样子,视频中只是这些罪行的冰山一角,苏菲不自觉地会想象,当王师傅放下手机后,这些小女孩的命运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第六个视频,苏菲摇头说:“不要看了,我快吐了!我们赶紧去办这个人渣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局里,他们再次提审王师傅,苏菲并没有马上拿出视频,而是问他:“那些女孩,都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师傅怯怯地抬起头,道: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,你对她们做过的事情,比蛆虫还要恶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听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猛拍桌子,“死到临头了还嘴硬,这样吧,你们可以来个竞赛,谁第一个撂,就给他最大幅度的减刑,这个人减免的刑期,会增加给其它人!我们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利用的是囚徒困境,让王师父以为此刻还有同伙在别的审讯室,如果他不招,对方就会供出他来争取减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二人要离开,王师傅果然慌乱起来,“我说……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扭过头,冷冷看他,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组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那个小组叫‘雏菊泡泡袖’,创建者代号‘nine’,他……他有那种渠道,就是买到女人的渠道,成员的话必须得是熟人推荐才准加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比特币,他们会在一款能联机的游戏中交易,‘商品’会被制造成3d模型,在游戏中挑选好,用比特币支付,然后到指定的地点收货,通常是郊外或者废弃的工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那个游戏一定是“恐怖思维”,苏菲想,这小小的游戏中究竟隐藏着多少罪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群里发视频是硬性规定,可能是‘nine’害怕有人是记者或者警察来卧底,他要求我们每个人在做过那种事情之后,必须上传视频……我纯粹只是好奇才进去的,买也买过一回,说来有些不齿,我确实有那方面的需求,不过……完事之后我就把那小姑娘放了,没有伤害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冷笑,真是可笑的避重就轻,她又问:“既然是熟人推荐,是谁推荐的你?zero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师傅点头,“我就是被他带进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潮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师傅如实地招了,除了自己的犯的事情避重就轻,即使这样,警方也不会轻易饶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天后,警方执行了一次集合任务,将这伙暗藏在×市的性犯罪者逮捕了七个,解救了被抓来当幸奴的女孩总共六人,另外从他们身上的种种线索发现了十四具被杀害的女性尸体,唯独那个牵头的“nine”逃掉了,但也通过搜查他的住处确认了他的身份,发布了通缉令。

        nine贩卖少女的渠道与“鲜花市场”有关,这是苏菲第二次听到这个组织的名字,也许以后还会遇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重头戏是对赵秀宣的审讯工作,陈实和苏菲一起参与了,面对警方,赵秀宣目光游移,神思飘忽,陈实问了好几个问题,她全部无动于衷,好像灵魂早已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示意苏菲上吧,同样的是女性,加上苏菲心思敏捷,或许能撬开她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被你杀害的男邻居是个自由业者,他经常会去你家里‘照顾’你,从这件事上来看,你是不是已经背叛了你的主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秀宣悠悠地转过脸,回答:“身体背叛了,但心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把你的主人杀掉,这也不算背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秀宣看向虚空,说:“他只是摆脱了肉体的束缚,主人就是神,神怎么可能吃饭拉史,他已经和我融为一体,无时无刻不在我身边,看,他现在就在这里呢!嘻嘻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并没有朝她手指的方向看,冷冷地说:“不用演戏了,你的精神评估显示,你虽然称不上正常人,但还没有到精神病的程度,杀人、囚禁、装疯卖傻,全部出于你个人的意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很有兴趣听听你的故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故事?”赵秀宣摇头,“如果我的经历发生在你的身上,你也会变成我这样,甚至比我更加疯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似乎是养父女关系吧?”她用戴着手铐的手指指陈实和苏菲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不是亲父女,胜似亲父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运气真好,小姑娘,我的原生家庭非常糟糕,我的父母稀里糊涂地生下了我,可是他们没有钱养我,我妈妈做一种手工艺品挣外快,串小珠子,一百颗才挣一块钱……”赵秀宣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