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六十三章 一头雾水

第五百六十三章 一头雾水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似乎有一些,不可告人的爱好,我们在你手机里发现了这个,来,一起欣赏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打开笔记本电脑,播放他手机中的一段视频,视频中一个女人被捆起来,拍摄者狂笑着往她身上放面包虫,王师傅看得脸颊抽搐,看完之后,额头都是冷汗,说:“恶心!我不知道这是打哪来的,八成是我工友偷偷拿我手机上那些不干净的网站,我真的没有看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总共有几个人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师傅汗如雨下,他在恐慌,不知道警员掌握了多少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你现在还有戴罪立功的机会,告诉我们你的同伙是谁,你们做过哪些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师傅满头大汗,嘴唇翕动,双目鼓突,像条垂死的鲈鱼,仍然嘴硬地说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的心理防线已经出现裂纹,但是苏菲知道,他的那个小团伙对成员一定有严密的控制,在这种心理控制之下,懦夫也有对抗警方的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一旦泄密,他们的代价是比坐牢还要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心生一计,掏出电话装作接听的样子,说:“……又抓住一个……”然后瞅了一眼王师傅,对顾凌说:“我们先出去一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离开的时候,苏菲偷眼瞧他,王师傅正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决定先晾他一会,没有有力证据的情况下,只能进行心理博弈,被放置在这狭小的审讯室内,嫌疑人是接收不到任何信息的,也不可能知道警方已经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会撂么?”顾凌担忧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呀!”苏菲说,“这样的人嘴都很硬,只能尽力一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我们应该搜一下他的住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主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陈实回来了,看见二人站在审讯室外面,问怎么了,苏菲说:“我们抓住了凶手的‘朋友’,可是嘴很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我这边也有进展!过来看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专案组的人被叫到一间会议室内,陈实关上灯,打开投影仪,开始播放一段视频,那居然是赵秀宣病房内的监控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部分人都一头雾水,这条线索不是已经宣布没有价值了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我们忽视了一个盲点,为了验证,今天我一直在偷拍赵秀宣……我们看一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快进视频,时间来到上午十一点,赵秀宣缓缓下床,一个人在病房内走来走去,口中念念有辞,然后把头发弄散,虚无地盯着某个点,突然摔到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已深,看着这段无声的视频,大伙都觉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在说什么……陈叔叔,能不能把她的嘴部特写再放一遍!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将视频放大,大伙根据她的嘴唇动作在猜测她在说什么,“我没有……出卖……不会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问题是,空无一人的病房内,赵秀宣到底在对谁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继续快进视频,另一个段落中,赵秀宣坐在床上,望着墙壁继续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医院的护士告诉我,这女孩有些反常,经常在吃完饭之后抠喉,吐了之后又继续要吃的,另外在打针的时候发现她手上有抓痕……医院那边盯得很紧,不可能有人伤害她,所以这些伤都是她自己弄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在惩罚自己!”顾凌推测道,引来了大家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继续说:“凶手的照片是去年的,邻居目击到凶手的时间是半年前,凶手打出去的电话,也都是去年的,另外,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凶手逃跑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面一片哗然,一些人已经猜想到了,苏菲说:“凶手已经死了!但他没有完全死掉,他的‘鬼魂’附在赵秀宣身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囚禁受害者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赵秀宣,受害者没有被转移,她就在小区里!”陈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大概分析了前因后果,说:“就说那个男的吧,我们暂时先叫他zero吧!他的癖好就是绑架女孩,然后弄残疾,最后在侵犯她们,赵秀宣应该是他的第n个猎物,在zero长期的摧残之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赵秀宣的身心已经异变,对他产生了斯德哥尔摩情结,并且认为这是刻骨铭心的爱。zero并不满足于赵秀宣一个玩物,他在囚禁赵秀宣期间染指过其它人,无论赵秀宣多么听话,但她还是会嫉妒,这是本性,在强烈的嫉妒驱使下,赵秀宣于半年前把zero杀掉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她来说,zero的死使她一瞬间失去了精神支柱,她茫然无措,在这种失衡状态下她开始精神分裂,认为zero的幽灵就生活在自己身边,自己要定期去满足zero的小爱好!所以她绑架了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际上是献给zero来弥补自己杀死他的愧疚,在警察查访那栋楼的当晚,赵秀宣感觉到了危险,于是将受害者藏了起来,而自己留在现场,等警察再次上门的时候就喝下农药,装作是另一个受害者,如此一来,我们完全不会怀疑到她身上,始终把目光放在那个已经不在人世的zero身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的推理基本还原了陈实的想法,他欣慰地点头,“就是这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现场发现的男性指纹又是谁的?”有人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早有准备,放出几张照片,“这些指纹密集地集中在冰箱、床、桌子、门把手上面,可是其它地方却没有发现,如果它属于男主人,分布应该更加密集,答案就是,这只是某个男性客人的指纹,这个人和赵秀宣和亲密,不过不要担心,这次我们不会花太多时间,他就是这栋楼的居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笑道:“因为赵秀宣自认为她是一个‘奴隶’,她被一根无形的绳子牵着,不可能把活动范围扩展得太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突然想到一件事,“邻居!旁边一户邻居,我们几次走访都不在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时候敲开那扇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警方立即出动,再次来到那栋单元楼,陈实打开手电,让苏菲去撬那扇门,众人紧张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门打开之后,大伙闻到一股腐臭味,心里咯噔一下,难不成那女孩已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