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五十九章 费尽周折

第五百五十九章 费尽周折

        小区的监控锁定了几名可疑男子,要确定身份还得花时间,现场发现了很多指纹,其中一组指纹,根据汗液中的氨基酸含量判断,属于一名成年男性,在指纹库中没有找到匹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浴室中发现了一些dna,应该是属于受害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租房合同呢?”陈实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警员回答:“房东说他们是在网上订合同的,租客说自己当时在外地,只发了一份身份证复印件,房东为了多挣那一个月的房租,就自己填了合同,那个身份证复印件的主人,是外地的一名大学生,应该是被冒用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反侦察意识很强啊,从一开始就料到暴的可能性。”陈实感慨,“既然本地没有发现过肢体残缺的尸体,他以前可能是在外地作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扩大范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担心那个女孩等不了了,慢慢的查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他并不是要杀那个女孩,只要警员降低存在感,给凶手一种虚妄的安全感,他就会找个地方住下来,然后我们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摇头,“他确实不是以杀人为目标,但他会残害受害者的身体和心灵,这些都是不可逆的损伤,看看赵秀宣,她以后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吗?我们必须得想出更快找到他的办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问:“他有电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从桌上的灰尘痕迹看,大概有一台笔记本电脑,但是被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家里有wifi么,如果wifi连过手机,或许能追查到手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啊!”陈实眼前一亮,“果然知识就是力量,我都没想到这一点,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自己去查案了,苏菲和顾凌来到现场,结果发现根本就没有wifi,或者被嫌疑人带走了,顾凌说:“连这都能考虑到,他一定很了解这方面,对了,他是干什么工作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摊手,“看起来像是无业者,这些罪犯也真是神奇,一个个不要上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打开抽屉来检查,在一个抽屉里他发现了一个盒子,上面的照片像一个小天线,顾凌说:“这是无线电啊……伪基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电信诈骗那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利用电信漏洞的单向通信设备,难道他的工作是在家里群发小短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这也算自由职业,能挣到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有个案子,一个男的每天就群发小姐上门的短信,月入四万多,只要基数够大,肯定有人上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挣钱的行当都写在刑法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一定是知道这些东西会泄露个人信息,所以全部带走了……”顾凌沉吟着,“对了,不知道他发的是什么诈骗信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也算线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他把全套设备都带走了,如同相同的诈骗信息在其它地方出现,算不算线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真有你的,这个思路够刁钻,走吧,我们去走访下邻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外面,苏菲敲隔壁的门,旁边这家仍然没有人,可能白天上班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问了对面的大姐,大姐对“你收到过哪些诈骗信息”这个问题莫名其妙的,掏出手机给他们看,苏菲一一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一口气走访了十几户居民,所有人的手机里都有一条“你的xx银行卡上个月在xx消费五万元”的诈骗信息,时间全部是半年前,顾凌说:“看来这条短信可能性很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短信要怎么诈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收到信息,有人就会紧张,以为自己的卡被盗刷了,然后打电话给银行,其实这上面的号码是假的,就是骗子在接听,他会假扮银行职业要你出示卡号和密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!可这是半年前的呀,真的是这个人发的吗?看来他是个懒骗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要继续打听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摇头,“收益有点低,不过我刚才想到一条新的线索,赵秀宣的手机!她本人不配合,手机里会不会有什么线索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打电话到局里,询问赵秀宣的私人物品,警方说还在医院,就没动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这就赶往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安排了警察盯着赵秀宣,此刻她刚刚吃完药睡下,苏菲悄摸摸地潜入病房,小心翼翼地打开病床前的柜子,里面果然放着她的私人物品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兴奋地拿走了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外面,她把手机打开,这是一部很老的机型,桌面杂乱无章,全是胡乱下载的app,苏菲翻看着最近联系人,发现赵秀宣几乎不怎么打电话,接到的全是快递、银行、推销的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通讯录里所有的号码全部记下来了,准备回去慢慢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苏菲打开了手机相册,“真的有线索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凑过来看,除了拍摄食物、风景的照片,近期的照片中有一张拍到了一个女孩,她坐在房间里面,穿着单薄脏污的衣服,正在哭,这大概就是受害人了,可惜只有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往前翻,另一张照片里面,出现一个男人,背影一团漆黑,男人光着膀子正是低头撕保护套,他肩膀上有块很显眼的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就是凶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我利用游戏中的捏脸系统做了一个简单的模型,我放出来给大伙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将自己的笔记本连上投影仪,打开一款软件,里面出现一个3d的脑袋,他一边操作一边讲解:“从照片上脸的俯角来推测鼻子的长度、嘴唇的大小、眼睛的间距,最后得出的结论大概就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旋转模型,以正面示人,在座的警察惊呼一声,赞叹他技术的高明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看着模型,说:“看来没弄错,就是他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问:“陈叔叔,你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笑笑,“赵秀宣半年前曾经在网上购买过一款电子产品,保修单上填了一个紧急联系人,号码为xxxx,号码的主人叫作张潮,这张脸和张潮非常相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让一名警察把张潮的照片投影出来,果然和3d模型非常像,苏菲松了口气,费尽周折,总算找到了这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