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一起查案

第五百五十八章 一起查案

        “得防着她,不帮就算了,别妨碍我们,我回头叫人过来盯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个饭去吧,饿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在街上寻找吃饭的地方,顾凌发消息问苏菲在哪,苏菲便告诉了他定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会功夫,顾凌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,苏菲说:“叫你查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晚上再查吧,一起查案吧!”顾凌兴奋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现在要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称赞道:“小男朋友很尽职尽责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不想叫顾凌太破费,就挑了一家自助火锅,人均消费五十元,菜色还算丰富,但摆在外面的都是素菜,要羊肉和牛肉的话得去柜台拿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给自己弄了一碟特辣的蘸酱,涮好的肉片往里面一裹,红彤彤油汪汪,看得顾凌胃都疼,他说:“菲菲吃辣太厉害了,上回吃那个变态辣烤翅,眼都不眨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点随她妈。”陈实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,不能吃辣的×市人才叫不正常吧?”苏菲说,“羊肉吃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又去取了一碟,一碟数量不多,来回取很麻烦,顾凌说:“以前有个自助餐厅的老板,为了防止客人拿太多肉,往里面掺了微量的农药,吃一盘两盘没问题,吃多了就会肚子疼腹泄,很缺德吧!结果没想到起到了反效果,客人越吃越上瘾,结果有好几个人食物中毒,这就是×市的一场官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微量的毒素会被肝脏消解掉,分泌的过程会产生很多内啡肽,让人产生快感!这和吃辣是一个道理,辣对身体是种伤害,不过很微小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知道原理,也并不会影响我吃辣的快乐……就像赵秀宣一样,以她的文化水平,应该知道这是斯德哥尔摩情结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和理智比起来,人类的感情实是太强大,大多数时候,理智只是感情的注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案子呀!”顾凌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怕吃不下饭的话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跟他说完,顾凌确实被恶心到了,说:“那个人是性偏好障碍,你知道慕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略有耳闻,我向来不嘲笑这种偏好,只要不伤害别人、不违法犯罪就行,谁还没有个性癖啊?哪怕是童症,生来就有这样的倾向也是倒霉,自己在家控二次元萝莉,不伤害别人,那都是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所谓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。”陈实说,“我们心中都有恶魔,管住内心的变态,用合理合法的方式去宣泄,放纵自己本性的人,活该被法律制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问:“你们平时就聊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南海北,啥都说!”陈实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羡慕呀!”顾凌由衷地感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,他们又回现场去了,技术人员正在取证,当看到冰箱里的那些断肢的时候,顾凌也是震惊得说不出话,道:“这案子如果审讯的话,会轰动×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止×市……不过×市出的变态也太多了,风水宝地啊!”陈实说,“对了,顾凌,你父母是从事法律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是检.察官,母亲经营律师事务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你自己是警察,有意思的一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耸肩,“可能父母的职业是对立的吧,他们的关系也很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有没有同时站在法庭上过?”苏菲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少,因为他们双方有约定,为了不影响家庭关系,尽量少接同一起案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今天看来不会出结果了,我们先撤吧!我们是顾问,力气活就交给分局来做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了楼,顾凌提议:“你要不要去我家,我有两台电脑,我们一起查平行世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摇头,“我不去,我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拒绝的顾凌一阵失望,“好吧!以后查案带上我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,知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,苏菲打开一瓶啤酒,登陆“恐怖思维”,二人打开语音,在平行世界的某地约见,苏菲是个刺客,顾凌是打手。

        ×市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地方,他们组队,很快找到了那个地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用自己点满的开锁技能把门打开了,屋里果然有东西,苏菲说:“真的是全天下的罪犯都在玩这个游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不会有人是因为玩了这个游戏才变成罪犯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咱们算是卧底吧,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没什么家具,弄得像画廊一样,看见墙上那些画,苏菲惊呆了,那上面全是一些残缺的、血淋淋的人体,凶手并不杀人,而是将女孩绑架,切掉手脚来玩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的手在抖,“这个变态,用游戏中的家来收藏自己的照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恶心了,真的会做噩梦!也不知道他曾经祸害过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全部拍下来,明天给陈叔叔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用手机一一摄下来,然后来到里屋,屋子中央放着一尊雕像,是一个裸.体的女人,但是没有四肢,摆在一根希腊柱上,她美丽的脸上是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游戏里确实有可以塑形的材料,但因为游戏分辨率的关系,捏出来的东西并不如现实中那样精致。

        凶手一定花费了许多时间来打造这尊雕塑,它或许是曾经的某个受害者,或者是凶手心目中理想的爱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用武器敲打这个雕塑,说:“破坏不了,它和场景是一体的……菲菲,这个房间这么空,会不会被人洗劫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等这次案子结束了,我们一起去玩吧,你觉得妙福山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话题转得好生硬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作为男朋友,我是不是应该主动一点,这个提议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是更喜欢在家打游戏,我下线了,拜拜!”

        隔日一早,苏菲把自己在“恐怖思维”中的发现给大伙看,看着那些血淋淋的照片,警察们都惊呆了,有人问:“这些女孩后来都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人回答:“可能被凶手玩腻了,就杀掉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变态,一定要逮捕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绝不能让这次的女孩也遭殃了!”大家七嘴八舌地发表着评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