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五十七章 来回奔波

第五百五十七章 来回奔波

        流浪汉笑逐颜开,“还误工费,这顿饭就够了,行吧,我下午带你们去找找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来回奔波了几个小时,苏菲不时朝上方看,今天天气晴朗,阳光反射在那一排排窗户上,每一扇窗户都有可以有凶手囚禁受害者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暗想,凶手应该不是一天24小时在家里,所以那囚禁的人才有机会扔出断手,向外界求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菲菲,看这边!”陈实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绿化带附近的地面上有一排狗的脚印,脚印终点处有一个印迹,大小和那个手掌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到了!”陈实兴奋地说,“就在这栋楼上,我现在就叫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警员赶来,称赞他们父女二人联手查案神速无比,不到一天时间就锁定了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从那个落点来看,多半是七层以上,在2号单元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警员把物业找来,说明情况,得编一个挨家挨户检查的理由,双方商量了一下,就以调查房间出租情况为由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问物业:“这个小区往外租房的人多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挺多的,因为小区比较老了,好些人已经在其它地方买了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区很安静,远离马路,苏菲心想,也确实是一个变态会喜欢的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警员和物业一起上楼排查,结果查完整个2号单元楼,并没有可疑人员,于是他们又扩大范围,把1号和3号也都调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原来满怀信心的们受警员到了打击,有人说:“会不会那只手压根不是从这栋楼丢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摇头,“前天下过雨,地面还有点软,地上那个印迹绝对是高空抛物砸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队长,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,万一那只是一块骨头,被狗叼走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沉吟了一阵,说:“你们先下班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走出单元楼,苏菲一直沉默不语,她径直回到刚刚发现落点的地方,趴在地上仔细地观察,陈实说:“我看过了,这肯定是只手,不会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站起来说:“也许……我们刚刚已经见到凶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和我想的一样!凶手一定是个其貌不扬的男人,支配欲强的人,现实中往往显得很懦弱……”陈实回顾着刚刚打开门的那些男性业主,“回去慢慢查这些业主的信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叔叔,咱们会不会已经打草惊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凶手会怎么做呢?跑路的话,就是不打自招;悄悄把受害者杀掉,处理掉;或者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是凶手……”陈实摩挲着下巴思考着,“我会开始盘问受害者,问警员是怎么发现的,对她进行控制,让她不要说漏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折返回2号单元楼内,一层楼一层楼地走,仔细倾听门后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楼道里很静谧,这种偷偷潜入的感觉好像作贼一样,让人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是傍晚,一扇扇防盗门里传来电视声、做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间屋子里传来激烈的争吵声,陈实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,摇头说:“只是普通的夫妻吵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间屋子里也传来了可疑的声音,苏菲听了听,说:“不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走到顶楼,仍然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,苏菲意识到他俩考虑得太简单,凶手如果囚禁了受害者,屋内肯定会进行隔音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只得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    隔日一早,苏菲早早赶到分局,大家正在调查那几栋楼里住户的资料,先排查有前科的,让人吃惊的是,看似普通的小区里面,居然藏着不少有前科的人员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都只是一些逃税漏税、违反交规、打架斗殴之类的违法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发现了两名有吸禁品前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警员问陈实:“要不要先把这些有前科的人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摇头,“跑得太勤,凶手会起疑,有把握了再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有一个想法!昨天开门的人里面,会不会有手的主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会,受害者怎么会自己来开门,平静地和警员交谈,况且手的主人多半已经遇害了吧?”有警官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的,我觉得我们忽视了一件事,凶手想要做什么!切掉手是为了收藏?如果是这样的话,在城里其它地方杀人,把手带回来不是更方便?切手不是为了收藏,切手甚至不是目的本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大部分人并不理解苏菲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小王,我叫你查城里近几年未侦破的命案,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刑警回答:“昨天查了一整天,没有手部缺失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来陈实明白了苏菲的话,苏菲继续说:“因为那个女人还活着,从断手的营养情况看,她是被当成奴隶一样养了起来,长时间的囚禁她的身心已经完全屈从于凶手,她昨天开门和我们说话了,很平静,就像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妇,所以我们绝对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斯德哥尔摩效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这种可能性确实是存在的,查这些名单中,年龄在二十岁左右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查了,我已经想起来了!”苏菲说,“昨天有个用左手递身份证给我们的女人,她穿的是一件毛衣,袖子很长,我当时就有点起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拿起名单看了看,指出其中一个名字,“赵秀宣!应该是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警察们立即开始查赵秀宣的履历,关联查询中显示她是外地户口,当打电话到她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询问时,警方得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秀宣已经失踪三年了!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被震惊到了,难道赵秀宣就是在那栋楼里失踪的?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陈实宣布立即出动,查找原因,十几名警察再次来到那个嫌疑人的小区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开来得直接撬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要找个开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会。”苏菲掏出工具,开始破解那把门锁,她心里在想,昨天警察登门,恐怕已经打草惊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开门的瞬间,苏菲闻见一股刺鼻的味道,众人一涌而入,只见一个女人倒在地上,旁边有一个空的塑料瓶,女人口吐白沫,身体不停抽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