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五十六章 野狗圈地盘

第五百五十六章 野狗圈地盘

        闻到野狗身上的气味,苏菲想起一件事来,“对了,陈叔叔,测dna需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动物的dna,数量又是这么大,得花不少时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一个更快的办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野狗圈地盘一般都会留下自己独特的气味,我们可以根据气味去找那只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点了点头之后就打电话叫过来几条警犬,然后就直接往现场走去了,好一会,一辆车停在附近,几个身材壮硕、面孔黝黑的汉子走下来,看他们走路的姿势就知道是特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队长!”领头的特警打声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不是队长了,东西带来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掏出一个扫描器样的东西,那东西是电子警犬,原理类似质谱仪,能分析空气中的微量粒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取样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他们从那个洞里取了不少土样,依次扫描,记录下数据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刑警将抓获的那些狗取了尿样,放在小杯子里,二人随特警赶回去,一一比对,当比对完最后一个,领头的特警皱起眉头,陈实问:“怎么了?没有匹配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狗尿,成分差不多,近似的有不少,完全匹配的却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试试吧!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对着现场取的土壤闻了闻,然后捧起那些小杯子,用手扇着闻气味,狗尿刺鼻得很,但其中也有微小的差别,为了确保不弄错,苏菲每闻一个比对样本,再对着原始样本闻一闻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静静地等她说出结果,苏菲说:“我觉得我们还没找到那条狗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几位,麻烦你们多呆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陈叔叔,那条狗今天会不会去工地那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如果它经常去工地,应该有人目击到吧,我们去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又回到现场,跟门口的小卖部打听,但店主并没有注意过一条狗的行踪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报警人是谁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匿名,是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环顾工地内,说:“他是什么时候报警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匿名?害怕被人报复?可警方也不会公开报警人的身份啊……什么人会在晚上来工地?陈叔叔,我们会不会想错了,那不是什么野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有人养的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!你看见这儿有很多废旧金属和水泥袋子,报警人有可能是晚上来这儿的拾荒者,狗是他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这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离开工地,四下环顾,来到一家超市,要求调出昨天监控,果然,昨晚七点左右,一个背着蛇皮袋的男人走进工地大门,身后跟着一条狗,期间狗进进出出了几次。

        狗最后一次进来的时候,嘴里叼了一样东西,苏菲和陈实把眼睛凑上去看,狗嘴中的东西虽然脏兮兮的,但分明是个断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,找到了!我叫那批警察先撤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去附近打听这名拾荒者的下落,一个卖葱油饼的大爷给他们提供了些线索,说那个流浪汉住在三里街一间公厕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找到那地方,苏菲很纳闷,居然有人住在这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厕后面有一堵墙,中间有半米不到的距离,里面堆着几个装着垃圾的蛇皮袋,支了一个小帐篷,当陈实走进去的时候,小帐篷里就钻出一条脏兮兮的狗冲他吠叫。

        睡在帐篷里的人被吵醒,揉揉眼睛爬出来,说:“找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伸手准备掏证件,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不是警察了,叫菲菲掏,苏菲说:“你好,我们是警察,昨晚是你报的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流浪汉愣了一下,“你们怎么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监控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华子,过来……”流浪汉叫住那条狗,揉揉它的脑袋,“那只手是我家华子叼的,我不知道它从哪找到的,怕惹上麻烦,所以报警的时候也没留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平时是你喂它,还是它自己找吃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口吃的就分它一点,它自己也经常往外跑,翻翻垃圾堆什么的。”流浪汉摸摸狗头,“我吧主要是怕你们把华子带走,我实在离不开它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对狗的这种感情,令苏菲想到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老哥,我们就是查案,不会把狗抓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流浪汉讪笑,“可我确实不知道啥线索呀,就看见一个断手,怪可怕的,你说我在外流浪,哪遇到过这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看看表,“中午了,你还没吃饭吧,请你吃一顿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流浪汉犹豫了一下,说:“行吧,别太破费!”

        流浪汉挑来挑去,选择了一家沙县小吃,进了门,陈实点了鸭腿饭和鸽子汤,流浪汉受宠若惊地说:“这太豪华了,弄碗面就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我们也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起啊……”苏菲小声说,这辈子还没和流浪汉一起吃过饭。

        饭菜上来,陈实问:“来点啤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流浪汉笑笑,“不要这么客气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叫服务生拿啤酒过来,苏菲说:“我也要……”陈实说:“你算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流浪汉一边吃喝,一边拿饭菜喂旁边的狗,陈实和他闲聊着,原来这个男人身世也挺凄惨,以前自己创业,他妻子连同妻子家里的人都靠他养着,拿他当大老板,他起早贪黑地照顾生意,却不够妻子一家人挥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,就写了封信说要去个没人的地方自杀,跑了,流浪了大半个中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苦是苦了点,不过现在很自由呀,一人吃饱全家不愁,我除了捡破烂偶尔也去干干零工,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到鹤岗买套房,在那里定居下来。”流浪汉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挺不容易的,这段往事要是写出来也是一部精彩的小说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挺佩服陈实的,和一个流浪汉吃饭聊天,居然没有丝毫隔阂,这一点她还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好警察就该像他一样吧,身上总是散发出一团温暖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我们现在在查那个东西的来历,就想知道华子它每天会去什么地方,这样我们有个大致的范围,能把狗借我们用用吗?或者你俩跟我们一起,我可以付你一些误工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