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五十五章 查找来源

第五百五十五章 查找来源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这应该不在是垃圾堆里发现的,而是在废弃的拆迁工地看到的,上面有狗的唾液,应该是被一只狗叼来的,周围有十几个小区,手的dna和指纹在数据库中找不到匹配对象,手中的白细胞和血小板数值异常的高,说明是受害者活着的时候被切割的,应该是用极其锋利的工具切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的难点就是找不到它的来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所以他们来请教我,问我有什么好主意!”陈实笑眯眯地喝了口茶,显然胸有成竹,在考苏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菲沉吟着,字迹、指纹、dna都需要耗费巨大的时间去核对,如果是陈实的话,一定会想到另辟蹊径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狗!

        叼着断手跑到工地的狗一定是条野狗,野狗虽然居无定所,但却有固定的活动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到那条狗!”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欣慰地笑笑,“对,这就是最快锁定来源的方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现在就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已经告诉他们了,去测那一片所有野狗的dna,现在等结果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是想去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困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精神百倍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开车带上苏菲,问:“不带上你的小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带他,我们看上去像是这么形影不离的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你对他有点……不是很用心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挺喜欢他的内在的,可……”苏菲耸肩,“虽然同意了交往,但现在在他身上,还是没有一种特别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对谁有过那种特别的感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看着陈实回答: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一愣,然后大笑,“胡说八道,不想说就算了!我觉得你俩挺般配的,有共同话题,在一起就不会枯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确实是个思维很活跃的人……”苏菲说,语气中透出一点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请陈实帮忙的是龙河分局,看见他来,分局的曹局长十分欢迎,说:“大神探能来帮忙,实在太荣幸了,我相信这个案子很快就会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谦虚地笑笑,“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,案件还八字没一撇呢!这是我女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知道,逮捕‘凭栏客’的陶警官嘛,真是虎父无犬女。”曹局长和苏菲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进局里的时候,曹局长说目前正在按照陈实的建议,在一片区域抓捕野狗分析dna,法医在手上发现了一些微量物质,推测这只手在被丢弃之前,曾在冰箱中被冷冻过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受害人应为二十六岁左右的女性,没有检出独品和酒精成分,甚至没有检出麻醉剂,营养状态良好,也不知道凶手是如何完成切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问:“现在派了多少人出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局长回答:“刑侦大队的张队长带了二十多人,今天那一片可热闹了,市民还以为抓野狗是为了防治传染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警源在那一片活动,就不怕打草惊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局长愣了一下,“凶手应该不会知道抓狗的目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ta既然是凶手,看见有大批刑警在附近活动,肯定会提高警惕,想办法探明原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称赞道:“菲菲,你考虑得很细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局长说:“那我现在叫人先撤了,晚上再继续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那样只会更不自然,既然居民认为是防治传染病,可以联系疾控中心,派几辆车停在附近,让凶手自己得出这个结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主意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和苏菲去了法医试验室,看见了那只手,它被装在证物袋中,苏菲托在手上检查,说:“很漂亮的一只手呀,指甲上面是残留的指甲油吗?一定是个年轻爱美的女孩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断手是什么目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想到的理由是‘威慑’,凶手可能绑架了不止一个女孩子,其中一个不听话,被他割掉了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想到了绑架,求救者的人身自由受限,她甚至没有纸可以写字,所以用这个东西来传递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少她有笔啊,我觉得不是没有纸,而是她知道这只断手被人发现之后,一定会报警,一定会有人来救她,就好像被传销囚禁的人将求救信息写到钞票上面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考虑事情越来越周密了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着说:“青出于蓝胜于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我还有另一种想法,收集癖!这个凶手喜欢收集完整的女性手掌,站在求救者的角度来看,如果那间屋子里只有一只手,它丢了,凶手马上就会发现,然后对她不利,反过来推测,那个房间里,断手不止这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求救者就是下一个要被断手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托着这只手,想象着凶手能从这只断手中得到的快感,大部分人都会特别喜欢异性的某个部位,凶手的这种属性一定异常的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仔细观察断手的根部,说:“这里好像被捆绑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取来放大镜,研究那一块,说:“这个纹路很奇怪,不像是绳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某种特殊的……刑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有这样的东西存在,就证明凶手是一个老手,这绝对不是第一次作案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这个吉良吉影让我很感兴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年人听不懂的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在故意制造代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才没有!我们去现场看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来到现场,曹局长已经按照陈实的吩咐,弄来几辆cdc的车停在附近,警察们抓了不少野狗,全部关在笼子里面,看着挺可怜的,一只女警员正安抚它们的情绪,并喂一些狗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狗要怎么办?送到收容所么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会送去的吧,费那么大力气抓来,放了不成?流浪狗本来就是城市里面的隐患!”陈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有点可怜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一想,如果有哪条野狗咬死了小孩,城管一出动,它们全部要被打死,提前收容也是好事,没准还会有人领养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看着笼中的狗,说:“就像以前的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啊!”陈实摸摸苏菲的脑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