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五十四章 闲得发霉

第五百五十四章 闲得发霉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喝了口酒,“我要是年轻二十岁,可能想法也和你一样,可你要明白,规则的存在不是为了约束谁,而是为了让大家都能得到方便!就像在马路上,走直线直接抵达你想去的地方固然是最优方案,但你要遵守交通规则,每个人都走直线就会乱套、就会出事!遵守规则就是遵守人类共同的社会契约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建议道:“我们现在的警衔比原来高了两级,你的队长应该管不了你了,或者咱们申请调到总局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还是提不起精神,虽然追查“凭栏客”的这段时间很辛苦,但也很自由,她感觉能够发挥出自己的全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者我辞职,去当私家侦探呢?”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摇头,“你以为私家侦探能接到像‘凭栏客’这样的工作,不可能的,成为私家侦探,你每天的工作就是追债主、查小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”苏菲无力地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一步步来嘛,理想和现实是一场博弈,我相信你一定能成为优秀的警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着指指陈实,“这位优秀的警员现在不是在卖烤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我辞职是因为我累了,休整一段时间,其实自打我辞职以后,好几个部门的人都来找过我,我对坐办公室实在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拿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离开之后,苏菲的注意力落在床头柜上的那排推理小说上面,她随手打开一本看看,她记得以前陈实说过,经典的本格推理小说更像一种特殊的艺术表现形式,对现实没什么指导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书放下,注意到床头柜锁住了,便掏出开锁工具来,顾凌说:“菲菲,这不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看看他藏了什么秘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点过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望风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十分为难地走到门口盯着,苏菲把柜子打开了,果然全是一本本的笔记,她打开来看看,这是陈实自己记录的破案总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看得入神,没听见顾凌喊她,这时陈实走进来了,说:“小坏蛋,你在干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叔叔,你最近一直在总结这些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放下菜碟,说:“你怎么手这么欠,给我放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想破案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摊手,“我现在都已经不当警员了,想也是瞎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你以前破案的时候,不也不是警员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一时彼一时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把本子放回去,说:“下次有案子我叫上你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吃完烤鱼,二人就此告辞,顾凌把苏菲送到家,到家后她说:“谢谢,我今天玩得很开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客气,过两天我们再出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有空的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,苏菲却一个人坐在不开灯的房间,小组要解散的消息对她来说是个打击,心中十分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左思右想,她打电话给马叔,询问此事这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叔说:“菲菲,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我是打算等你们休完假再通知的,现在你们小组已经没有任务了,保留编制,先回原单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待命要待命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概会等下一个像‘凭栏客’一样棘手的罪犯出现吧,当然,我希望这样的罪犯不要再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听见马叔那边传来有规律的滴滴声,她问:“马叔,你在哪?医院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沉默片刻,答道:“是啊,我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严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叔笑笑,“我这个年龄,住院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改天我来看望您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用,你们好好休假,我得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,苏菲决定出去走走散散心,换了一身黑色卫衣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外面还有不少人,苏菲插着兜穿过大街小巷,突然注意到一个男人东张西望,形迹可疑,苏菲来了兴致,小心翼翼地跟着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来到一个邮局附近,从地上拾了一样东西,然后绕到了小巷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站在巷口偷窥,只见男人蹲在地上,正在薅野草,他薅了许多放进袋子里面,然后塞进衣服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过去检查,原来是春天墙角长出来的野荠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哑然失笑,没有案子可以查的这几天,感觉有点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顾凌发消息过来,说:“一起玩游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玩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趁这两天休息,我们在‘恐怖思维’中练练号吧,以后需要调查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会上电脑!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,苏菲便打开电话,和顾凌一起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这几天,苏菲每天在家和顾凌联机打游戏,饿了就吃外卖,渴了就喝饮料,每天都睡得很晚,懒散的快乐也是快乐,至少可以暂时忘记回原单位的郁闷。

        3月6日,一大早苏菲就被敲门声吵架,匆匆穿上衣服去开门,来的居然是陈实,她惊讶地说:“陈叔叔,你今天不要去店里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看看你啊……你屋子里什么味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来就抱怨,我再睡一会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睡什么睡,起来啦,你看看你这家怎么这乱,是不是在家宅了好几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烦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陈实的督促下,苏菲只好忍着瞌睡起床,陈实叫她把家收拾一下,自己亲自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。

        吃早餐的时候苏菲还在打哈欠,陈实批判道:“不要老是晚睡晚起,很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没精打采地说:“你知道我这两天晚睡晚起,还把我一大早叫起来,不是折磨我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吃东西吧,咱们多久没一块吃早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……”苏菲回忆,“好多年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?想破案?”陈实意味深长地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一下子来了精神,“你今天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把一张照片甩在桌上,“我知道你跟我一样,没案子就闲得发霉,这案子分局那边搞不定,让我当顾问,我再带一个小助手也没问题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看了一眼照片,一下子振奋起来,“太好了,有案子破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