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外圆内方

第五百五十三章 外圆内方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优秀吗?比叶哥还优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说这种话了,自信一点!”顾凌微笑道,然后挺胸抬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终于来到那家烤鱼店,因为已经是七点了,客人不多,进了店里苏菲左顾右盼,顾凌和她聊起最近发售的游戏,问她有没有兴趣去他家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个大叔服务生把菜单放下,说:“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打开看了一眼,准备询问这个特辣到底有多辣,一抬头他惊呆了,忙站起来说:“陈……陈队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是你们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陈叔叔,我很照顾你生意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俩怎么会在一起,约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现在是我男朋友。”苏菲从容地介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倒没怎么意外,说:“我早就觉得你和顾凌脾气很合,恭喜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队长,你怎么会在这儿,执行什么任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我辞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辞职?”顾凌简直不敢相信,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,让人震惊的消息一个接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先点上菜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油泼香辣清江鱼吧!”苏菲说,“我们可不可以去贵宾室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!”陈实一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贵宾室原来是陈实在店里的休息室,很朴素,就一张床一张桌子,床头柜上放了不少书,都是些推理小说,此外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提议:“陈队长,咱们一起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我也没吃呢,弄点酒……你别一口一个陈队长了,我不是队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陈队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喝点好的,我要喝泥煤味的威士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,喝点啤酒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买!”说着顾凌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实说:“你男朋友很体贴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”苏菲叹息,“糊里糊涂答应了,不过现在只算是准男朋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挺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没到盼着抱孙子的年龄吧,净说这种话,快去备菜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,我现在不是队长了,你就没大没小了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不去,我到消协投诉你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等着,待会把你喝趴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,还不知道谁趴下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相互威胁着,然后陈实带上门出去了,稍后顾凌把酒买来,陈实推个小车进来,把电磁炉插好,然后把满满一大盆烤鱼摆上加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烤鱼看得顾凌心惊肉跳,上面全是红通通的油辣子,苏菲却兴奋得不行,先打开酒和陈实各倒了一杯,陈实问顾凌:“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父女俩先走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举杯,碰一下,各自喝了一口,陈实赞道:“好喝,很醇厚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上班真是太惬意了!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队长,你怎么辞职了?”顾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回那件事嘛,我先斩后奏向全城发布通缉令,这是严重违反规定,上级要对我进行处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当时不是迫于形势才这样做的嘛,毕竟救了不少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救人归救人,违反规定也是事实,‘出了事我担着’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!上级觉得我这个队长当得太随性,准备把我调到武警部门,等于是先罚我几年,我说我直接辞了吧!他们还以为我开玩笑,可是我早就打算辞了,去年老局长去世之后,我的使命就已经完成了,其实我早就不想当队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了这么多年警员,说辞就辞,怪可惜的!”顾凌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爸爸以前经历了许多事情,对他来说官位不算什么,他这个人就是喜欢自由自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很自由呀!”陈实摊开手说,“每天有许多时间可以看看书,想想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服务员不忙吗?”顾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服务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家店是我的,以前一个朋友看我爱吃烤鱼,送给我的。当队长的时候我不可能同时兼顾生意,就盘给另一个朋友了,现在要回来了,朋友那边还是给了他三成股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是店长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时还不太适应您这个身份的转变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拍拍顾凌的肩膀,“我知道你‘陈队长’叫习惯了,人一辈子会扮演许多角色,你很快会适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以后就常来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欢迎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鱼好了,开吃吧!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父女二人开心地吃着烤鱼,喝着酒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看着挺羡慕的,他知道苏菲是被领养的,可是她和陈队长完全没有隔阂,与其说是父女,倒更像是一对忘年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岳父,我有件事情想问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陈实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哈哈大笑,“口误出卖了你的内心活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一脸羞愧,“我刚刚只是在想,以后是不是要管陈叔叔叫岳父,不小心口了个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称呼而已,你有啥要问的。”陈实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当刑警,会觉得松了口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吃着烤鱼,思考了一会,说:“我并不是不喜欢当刑警,可我这个人确实太任性了,反正我肯定不是好队长,暂时松一松也挺好,人生嘛,有张有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提议:“如果你还想破案,就来我们小组吧,我们是一个不拘一格的地方,即能当刑警,又可以任性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听完苏菲说的话之后,这才说道:“你们那个小组都要解散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问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‘凭栏客’这个案子已经结束了,你觉得上面还会额外的在设一个机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有点阵失落,“那我们岂不是要回去原单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回去又得受受分局队长的气,苏菲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说:“要不我也辞职算了,到时跟你一起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实敲了下苏菲的额头,“说什么呢,年轻人不要这么随随便便就放弃理想,你也该学着去培养人际关系了,外圆内方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对犯罪本身感兴趣,当不当警察我不在乎,当警察总要受这样那样的束缚,组织要求你做一个服从命令、遵守规则的人,可破案是一项创造性的工作,这很矛盾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刑警立了几次大功就会被提拔,去带领队伍,也许他的能力压根不是领导和指挥,而只是破案,为什么不能让他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当一名专家,陈叔叔,你就是不喜欢当队长,只想破案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