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五十章 终于落网

第五百五十章 终于落网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害怕尸体,反而觉得它很安静很美丽,蹲在尸体旁边的曹备权忍不住把女邻居散开的裙带系到一起,打了个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,有人跳楼了!”楼上有人在喊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备权赶紧躲进楼道里,害怕父母醒来发现自己不在,他匆匆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隔日一早,警方来这里侦查现场,对着尸体拍照、取证,询问路人的口供,那个由曹备权亲手打的结被拍进了警方的照相机,被许多人看见,他有一种强烈的触动,自己留下的东西被人们关注着,它与死亡成了一体,成了永恒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体验实在太美妙了,胜过他幼小的生命中体验过的一切,被关注!

        之后他试过毒死放学路上一条怀孕的脏兮兮的小狗,在它脸上画了些符号,第二天一早许多人站在那里围观,议论着:“这谁干的呀!”、“一定是个变态!”、“真是太可怜了,那个人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备权面无表情地从旁边路过,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着,这些人会永远记住小狗被杀害时的样子,烙在他们的大脑中,直到永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全国都在议论“凭栏客”的所做所为,他品味着从未有过的被关注的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一次,在×市,折戟沉沙!

        曹备权捂着受伤的肚子从小巷里面狼狈地走出来,该死的当地混混,说好了会引开警方的注意,让他有机可趁,结果他们却反过来袭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本地混混实在太没有礼貌了,他可是现在全国最危险的连环杀手,居然敢这样对他!

        等这场风波结束,他要在×市掀起一场腥风血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那个人是‘凭栏客’!”小巷里,一个出门倒垃圾的男人尖叫道,“快来人啊,连环杀手在这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备权愣怔地瞪大眼睛,糟糕,被臭老百姓看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准备宰掉这个男人灭口,可是自己的身体状况实在太差,其它路人听见呼声立即涌进小巷,一些人掏出手机,他们的表情像看见一只从动物园里逃出来的豹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是他,和通缉令上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回事,被人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点,据说他杀过五、六个人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双双眼睛看着曹备权,用“凭栏客”的名字称呼他,曹备权的心中涌起一阵不适时宜的快感,他已经是个犯罪明星了,街头巷尾,人人畏惧他的大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死亡的化身!

        曹备权看着最开始发现他的男人,阴森地笑道:“想被老子挂到山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臭流氓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块砖头从后面掷过来,打中曹备权的肩胛骨,他趔趄一下,瞪着眼睛寻找砖头的来源,另一个男人大着胆子冲上前,一脚踹在曹备权的腰上,他失去平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想死!”曹备权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你别这样,万一他以后报复你怎么办!”男人旁边的女人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说:“所以更不能把他放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绝不能让他跑了!”其它人也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像海啸一样冲过来,曹备权惊讶地喊道:“喂喂喂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他把推到地上,被迫蜷着身子接受×市人民的热情招呼,被揍得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雨点样的拳脚之下,曹备权被揍得无法呼吸,终于他昏迷了过去,这时群众才停手,看着这个惨兮兮的连环杀手,大家都惊呆了,有人提议:“要不先捆起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早上陈实接到局里的电话,听说“凭栏客”在街上被热心市民逮到,事件发生的地点距离苏菲家很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告诉苏菲,苏菲笑道:“咱们的天罗地网发挥作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‘热心市民’重出江湖啊!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说你自己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那小姑娘赶紧起来,我们得赶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江楠睡得很死,任凭苏菲怎么推,她就是不停地磨牙打滚,苏菲放弃了,跟陈实一起坐上车,火速赶往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瞅着快到了,陈实披上警服外套,戴上帽子,问苏菲:“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衣服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夸我一句,我也不会骄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经一点,老少年!”

        前面有一堆人围着,下了车,陈实便切换成陈队长,群众看见他出来,立即拥过来七嘴八舌地说明情况,陈队长点头,“我先看看那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备权被收拾得很惨,全身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,他被人捆在路灯柱上,垂着头,肿起的眼皮里漏出一点光,证明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也很惊讶,本以为还会有什么波折,哪知道“凭栏客”就这样被逮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无论剧盗元凶,他们终究只是肉体凡胎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曹备权面前,苏菲说:“找你找得好苦,想不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备权抬头,眼中无限感慨,“你可真美,真想把你挂到山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丧家之犬就不要吠了,徒增自己的狼狈罢了……看见了吧,热情好客地×市人民,你胆子真的大,敢到这里来撒野,果然水土不服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备权抬头看天,叹息道:“他们抛弃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类……观察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天“凭栏客”终于落网,在他移交到司法程序之前,大伙都不敢有一丝的松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晚上有谁要一起去喝酒的!”苏菲愉快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我我!”江楠自告奋勇的举起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我一个!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除了酒吧就没有其它玩的地方了吗?比如网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要去网咖庆功啊,要去你自己去,今晚我肯定要喝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也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看着得意洋洋的苏菲,问我:“她现在酗酒是不是很厉害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我从来没见她醉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喝得很多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我笑笑,不打算出卖队友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看着苏菲,准备说教,苏菲问:“你要不要来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来!你也别太疯,年轻人要爱护肝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说我是受谁影响才喜欢喝酒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你不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不学,我现在破案也很厉害啊!”苏菲指指急诊室,“那里面躺的是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无话可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