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四十九章 饥肠辘辘

第五百四十九章 饥肠辘辘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在登陆一个游戏帐号,他说:“我把老大的帐号要过来了,现在是晚上九点,哈哈,成了!七百万比特币活捉‘凭栏客’,城里的罪犯马上就会开始行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做,会不会太猖狂?”我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王悦聆发现也来不及了,钱已经进到游戏系统里面,悬赏已经生效,他是取不回来的……我是不是已经触犯了法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条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别人的财产私自处置,这应该算盗窃了吧,不过王悦聆是不敢起诉我的,因为这是他用来买凶杀人的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为了救人做出的抉择是可以谅解的,我以前还把价值上亿的白面扔到河里,干得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道:“从现在开始,×市会以另一种形式来欢迎‘凭栏客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回到局里,忙了一晚上,早已饥肠辘辘,江楠点了些外卖请专案组的人吃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会议室里吃着牛肉饭,苏菲不自觉地总是要瞅一眼挂钟,专案组包括陈队长在内几乎一个人也没有回去休息,大伙的心都紧紧揪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第几次抬头的时候,挂钟上的三根针已经并拢到一起,苏菲默默数着,“5……4……3……”大伙也都朝挂钟望过去,看着秒针走完最后几秒。

        当12点敲响,苏菲欢呼雀跃,“万岁!2月19号过去了!‘凭栏客’没有在今天杀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漫长的一天!”顾凌感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急着乐观,再等五分钟,看看有没有报警电话!”陈队长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分钟后,局里依旧是静悄悄的,一些警员不禁兴奋地欢呼起来,“凭栏客”的犯罪计划被粉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回去休息,明天一早继续侦查!”陈队长宣布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晚上还是回我那边过夜,苏菲和江楠一起,我把小组的车给苏菲开,分开的时候叮嘱她回去的路上要小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有点担心她们两个女孩这么晚一起回家,非要跟着一起,苏菲说:“你去我那睡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吗?你在我家睡了多少年!”陈队长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你的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睡沙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被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盖衣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的!”苏菲扮个鬼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早就困到不行,一到车上就在后座上蜷缩着入睡了,陈队长坐在副驾驶座上,嘴巴一动一动的,苏菲问他在吃什么,陈队长吹了个泡泡说:“你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不抽烟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戒就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戒几回了?上上回跟林姐姐吵架又复吸了,上回有个案子把你难住了又复吸了,你这是第几回戒烟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戒烟啊,就像人类的和平年代一样,虽然持续时间是短暂的,但它永远是人类最向往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比唱的好听!我记得叶队长有包烟落在这儿……”苏菲一边开车一边翻找,找到一盒玉溪甩给陈队长,“破个戒吗今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坏蛋!”陈队长笑着把烟放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抽我抽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抽出一根,点上,其实她压根不会抽,前阵子我坐牢为了给他的狗过瘾,偶尔才会抽几根,但是不过肺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点上烟,呼出一口,看一眼陈队长:“想骂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一脸无奈地看着她,把烟拿过来,“这烟啊,像你这样抽都是浪费!”然后自己吸了一口,“卧槽,有点上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又抽上了,所以说你的戒烟就是心理安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永远不要试探人性懂不懂……”陈队长想把这烟扔了,可又忍不住想多来几口,“因为人性经不起试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江楠在后座上咳嗽起来,陈队长这才找个易拉罐把烟给熄了,车上随处可见易拉罐、狗罐头、零食包装袋,他抱怨道:“你看看你们这个车,垃圾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哪有时间收拾!”

        街对面有一辆面包车,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上了车,扬长而去,苏菲有点在意,问陈队长:“那几个不是好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多年的经验告诉陈队长,那些应该不是什么正经人,他点头,“我觉得你干得有点过火,七百万比特币,就不怕‘凭栏客’被罪犯们手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摇头,“倘若不釜底抽薪,怎么阻止青铜悬赏令的发布,你觉得‘凭栏客’能活过今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他能不能活过今晚,我只知道这案子结束之后,我的队长是不用当了……今天发布通缉令之后,我挂掉了上级的十二通电话,他们现在想弄死我的心都有了吧!无论是你还是我,今天干得都很过火,已经超出了警察的本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过,有时候好警察和好人是冲突的,因为警察有规则,好人经常需要打破规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点头,“案子结束我自己辞职,本来就不想当队长,老局长不久前也驾鹤了,我不必再对谁负责!这回你们小组立了大功,没准会是叶扬或者你接替我的位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准备干嘛呀,开出租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爸爸就这么没出息啊,做个小生意不行,比如开一家烤鱼店!”陈实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备权九岁那时,就暗恋了他隔壁家的一位女邻居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对这位女邻居的评价不大好,有人说她是被一个老头包养的小三,女人们总是聚在一起神清气爽地议论她,男人们总是爱偷偷打量她美好的身段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下雨的夜晚,隔壁在争吵,女邻居尖着嗓子说:“这就是你想要的吗……哪怕我死掉你也无所谓……认识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……我现在就去死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争吵在一声闷响后戛然而止,由于外面在下雨,大部分居民并没有听见,失眠的曹备权却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跑到阳台上一看,女邻居摔在楼下,任凭雨水冲刷她流着血的身体,打湿的白色连衣裙紧紧贴在身上,勾勒着她美好的身躯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备权惊呆了,心里面却没有丝毫惧意,当雨停之后,他跑下去,来到尸体面前,蹲在那里久久地看着,他从未和这个天使样的女人离得这么近,感觉像在欣赏一朵珍稀的花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