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四十七章 十万火急

第五百四十七章 十万火急

        可实际上,今天结束了还有明天,还有许多烦恼要面对,工作、生活、感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闭上眼睛,几个月来的工作已经积累了深深的疲惫,等抓住“凭栏客”一定要痛痛快快地喝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一栋大楼出现在苏菲眼中,她定定地看着,说:“喂,振华路什么时候有这栋大楼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打开导航看看,“新源大厦?我记得当初离开×市的时候,这片还在施工,哦我想起来了,之前新闻上提过,陆氏集团要建一座一百五十层的大楼,就是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摩天大厦!这才是×市现在最高的地方,‘凭栏客’进城是有意义的!”苏菲掏出手机,“我通知专案组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在路上拐弯,朝那栋宏伟的大厦开过去,随后警车陆续赶到,大厦刚刚落成,还没有正式运营,内部只有十几名保安看守,它的楼层实在太多,这点守备实在是过于稀薄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察们要求进内部检查一下,由于这栋大楼实在太高,架设电梯就是一个大难题,因此每50层有一道独立的电梯,50层出来,再进入另一间电梯。

        换电梯的时候,我说:“这是上下的必经之路,可以在这儿设流动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没有楼梯吗?”苏菲跑去看了一眼,回来说:“只有安全通道有一条楼梯,看来是考虑到不会有人走楼梯,只要把门一锁,楼梯就用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警察们分散开去检查,最后只剩下苏菲和我来到顶楼,通往天台的门是锁着的,但稍懂开锁原理就能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开门,一阵狂风袭来,苏菲感觉自己差点要被掀倒,幸好有我在后面托住,她脸红红地看了我一眼,我看着旁边说:“要不……相互拉着吧,风实在太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扯住我的袖子,天台的空间很大,放眼望去,远处的地平线都出现了弧度,摩天大楼顶上的景观果然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到了夜里,风只会更大,在这上面作案?”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其实‘凭栏客’的作案风格就像魔术一样,玩的就是出奇不意,被拆穿之后就没有悬念了,要么妙福山、要么新源大厦,两个地方都守死,看他去哪里作案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头,“我现在就是个笼中困兽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小了一点,苏菲走到天台边缘往外看,这里到地面的落差令人胆寒,感觉往下望一眼都会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手心冒汗,抓住我的袖子说:“我们下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局里,顾凌他们早就等急了,说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,警方又接到不少报警电话,陆续解救了几名被绑架的市民,抓获歹徒数人,但现在城里失踪的人应该还有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恐怖思维”里的赌局开始发生变化,押“凭栏客”不会被捕的人开始增加,赔率正在下降,看来有个曹盘手要暗中帮助的消息已经罪犯中间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能在一天之内搞乱城里的治安,让警方焦头烂额地应对,这人一定是犯罪界的大佬。”顾凌推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被捕的歹徒没有枪吧?”我更关心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使用的都是刀、乙醚之类的,他们都是被雇来的地痞流氓,上线是谁完全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问:“曹盘手能挣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拿纸笔算了一下,“按现在28比1的赔率计算,如果那些比特币全是他押的,‘凭栏客’没有被捕,他能挣到600多万,不算他雇人的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600多万,这么大的手笔,值得吗?”苏菲思索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曹盘手挣得根本不是这个钱……”我提出新的假设,“搞乱城里的治安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,难道说趁着警方分不出神,暗中交易独品和枪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者股票?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句提醒了苏菲,她说:“查一下陆氏集团现在的股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在电脑上查询,说:“陆氏集团前不久刚刚买下了几家大公司,现在股价一路上扬,今天已经从80块每股上升到90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露出解开谜题的困惑,“假如陆氏集团新落成的大楼变成‘凭栏客’的新作案地点,股价一定会跌,大量做空就能挣到比600万更多的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曹盘手暗中和‘凭栏客’接触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如果真如菲菲所说,我觉得曹盘手没必要接触‘凭栏客’,因为‘凭栏客’一定会挑当地最高的地点作案,曹盘手只需要暗中替他扫除障碍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快查一下,如果今天有大量做空陆氏集团的股票,这个人就一定可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做空是投资术语,曹作者先借入标的股票,然后卖出换取现金,然后再用现金购买股票归还,借、还之间如果股价降了,曹作者就能获得实际利益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在电脑上敲敲打打,专注地盯着屏幕,苏菲和我静静地在旁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瞪大眼睛,说:“你猜的没错,从今天上午就有人在大量做空这支股票,曹盘手的名字是……瑞麟投资公司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严肃道,“今晚发布悬赏令的就是这个人了?顾凌,你能骇进他公司,找到他电脑上的‘恐怖思维’,从内部把他的计划瓦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不亚于戴着手套穿一百根针,况且咱们时间不多了,如果能从内部侵入,难度系数会降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需要写个程序,到他公司找台电脑插进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带上电脑,路上弄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上了车,这时天已经暗了下来,×市的街头一片冷清,却绝不宁静,市民们躲在家里担惊受怕,罪犯们守在电脑前,等待着今晚的狂欢。

        八点钟,他们来到瑞麟公司,这儿已经下班了,前台还有人值班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和苏菲进去要求见总裁一面,被前台以种种官话套话挡回来,让我感到一阵无力,他强调:“十万火急的事情,我们必须要见上他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前台带着礼节性的微笑,“不好意思,我真的不知道他现在的行踪,如果要见的话,我可以先登记一下,明天替你们预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