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不省人事

第五百四十六章 不省人事

        我拔出枪,全神贯注地盯着门,示意苏菲可以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喀哒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撬开锁,把门推开,二人一前一后进入,我用手指点点苏菲的肩膀,指指墙上,那里有几道抓痕,看来汪璐显然是出事了,这让苏菲的心情更加紧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市民们收到通知,个个警戒,歹徒要进行原计划,必然会挑选独居人士,女性的优先级会大于男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也不排除一种可能,他们是故意针对四人小组,迫使他们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举着枪,一间房间一间房间地检查,当走进卧室的时候,苏菲闻到一股陌生的气味,不是臭味,但绝不好闻,像是一个极度紧张的人的汗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气味来自一个大立柜!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指指那里,我立即调转枪头,这时柜门咚一下被撞开,里面飞出一个木质晾衣架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眼疾手快地把苏菲拽过来,由于用力过大,几乎把她揽在怀里,苏菲仰面看他的脸,呼吸停了一瞬,但眼下可不是陶醉的时候,她立即和他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衣柜里,一个剃着板寸的男人把刀架在汪璐脖子上,汪璐全身瘫软,意识不清,像是被人下了药,那男人吼道:“放下枪,不然我就宰了这女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吼道:“放下武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过来!”男人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,一副穷凶极恶的样子,由于手臂的哆嗦,刀子已经在汪璐的脖子上划出细的血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敢动她试试!”苏菲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警告你们,不要乱来!”男人继续威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抬手作了个手势,示意苏菲先退后,他说:“好,我把枪放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退掉弹夹和顶在膛上的子弹,踢到床底下,然后将放枪在旁边的小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见警察就范,明显松了口气,用刀指着二人说:“退后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你带个昏迷的人,能逃得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命令道:“你把手铐拿出来,把你俩铐在窗栏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咬牙切齿地质问:“是谁指使你做这种事情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暴吼:“臭娘们,你再问!老子把她耳朵拉下来你信不信!”说着便把刀子放在汪璐的耳朵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冷静点!”我试图安抚对方的情绪,“我们今天没带手铐,我们退到那边好不好,你只要把人放了,一切都好商量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苏菲闻到了一个陌生的气味,好像是从门外传来的,她观察这男人的裤子,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,门前弄翻的番茄酱,说明有人假扮外卖员骗开了门,可这男人穿的并不是外卖员的服装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屋内还藏着另一个同伙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这里有第二个人!”苏菲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句话被歹徒听见了,他趁我分神的瞬间把汪璐推过来,我下意识地接住意识不清的汪璐,对方并没有趁机逃跑,而是挥刀朝我的脑袋砍过来,果然是穷凶极恶的歹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啊!”苏菲大叫,她急忙掏枪,可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抱着汪璐的我根本不可能躲开,歹徒也是算准了这一手,我急中生智,把汪璐往前一推,拉着她的手,像跳交际舞一样把汪璐甩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歹徒右手高举,全然没想到这个警察会把手中的人质推回来,更没想到我的身手高超到瞬息间想到借力打力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昏迷的汪璐撞上歹徒的胸口,撞得他趔趄了一下,然后我把汪璐拽回来,扔给苏菲,上前一步,歹徒刚站稳就一刀劈过来,我接住他的手臂,把他往前猛的一推,哗啦一声,歹徒撞在衣柜上,竟把衣柜撞得散架了,自己也倒在地上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门里冲出来一个穿着外卖服装的歹徒,手里举起家中能找到的最大的一把菜刀,看那架势是准备朝我身上扔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抱着汪璐,右手拔出枪,对着这家伙的腹部连开三枪,歹徒像被拳头打了一样向后退去,手里的刀也掉了,后背抵在墙上慢慢坐倒,在雪白的墙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印。

        危机解除,二人都吓出一身冷汗,反应但凡慢了一点,也许他们就不能活着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第一时间把二人身边的凶器踢开,检查外卖男的伤势,他只是被打中肚子,不会致命,如果运气差可能这辈子都无法走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叫你们来的?”我揪着那男人的领子质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卖男冷哼一声,“再给我几枪,看我会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气得攥紧拳头,一拳揍向外卖男的脸,把苏菲吓坏了,这一拳只是打在外卖男脸旁的墙上,震得墙皮哗哗直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卖男吓得脸色铁青,我再次质问:“谁指使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害怕,可外卖男仍旧嘴硬,“我……我不可能说的,你有种把我打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人,一般都是死也不会出卖同伙,倒不是因为他们仗义,而是他们出卖了,会比死还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向苏菲要过手铐,把二人铐了,然后叫了救护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救护车来的时候,我去阳台抽了根烟,苏菲把汪璐安置好,也走了出来,我说:“幸好发现得早,不然你朋友就危险了,他们是准备先绑了,晚上发布悬赏再杀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幸亏我是汪璐的朋友,城里现在一定还有不少人失踪……”苏菲叹息,“‘凭栏客’的到来,打乱了整个地下世界的生态,如果能阻止悬赏的发布就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向苏菲,“如果,我们能找到那个操盘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查看着这个歹徒身上拿下来的手机,上面干干净净的,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条短信写着:“g13、五月花、nrm!”根本就看不懂,估计是暗号或者行动指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这种职业罪犯组织严密,就算花力气把上线揪出来,也无法再追查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查肯定还是要查,交给专案组的人来查吧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回去吧!”我提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苏菲望着窗外发呆,这时已经是下午四点,街上行人越来越少,我说:“你要是累了可以歇一会,晚上可能又要通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好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谢谢你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谢的,如果反过来,你不也会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短暂地相视一笑,苏菲想,如果生活像电影一样简单纯粹就好了,抓住“凭栏客”一切就结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