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四十二章 全力搜捕

第五百四十二章 全力搜捕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啊!如果有暗网上的罪犯帮助曹备权,为什么不把他带走,而是扔了一包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是这个山药太烫手,即便是地头蛇也不敢接……我已经在所有路上设卡,往来车辆连后备箱和底盘都要检查,还有警犬,他们想带也带不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不会,他压根没有进城的必要,再过几个小时就2月19号,也就是他预言的犯罪日期,他总是在郊外的山上杀人,附近有什么特别高的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啊!×市一马平川……等下,妙福山,是近几年才开发的景区,距离有点远。”陈队长在地图上指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妙福山距离茅庄有点远,但在同一个方向,苏菲在手机上查了一下,妙福山虽然不是最高,但各方面条件都符合“凭栏客”的作案习惯,她说:“他打算去那里杀人,杀完人直接弄辆车跑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上了了车,苏菲开车,载着陈队长来到市局,一间会议室里,戴着解犯链的贩禁品老大正在打游戏,顾凌和几名警方在旁边盯着,陈队长一看那粗制滥造的游戏画面就皱起眉头,“这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‘恐怖思维’,来自暗网的区块链主机游戏,也是一个罪犯之间交流和交易的平台。”顾凌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有这样的东西了吗?”陈队长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大夹着烟,笑嘻嘻地说:“陈大队长,我这算不算戴罪立功,能减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笑笑,“我还没看到你立了什么功呢,等立了再说吧!这屏幕太小了,去把投影仪打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警方打开投影仪,关了灯,将游戏画面投到白幕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大的角色是个暴力犯,他正走在街上,苏菲辨认着周围用3d模型重现的建筑,说:“这是白马广场嘛!街上怎么这么多人?×市的罪犯数量有这么夸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会是白马广场?”陈队长不解地问,苏菲便和他解释这游戏生成地图的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大继续往前走,随着模型的刷新,只见一座大楼上出现一个计分器,上面的数字是36527比7954,苏菲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赌局!”老大回答,“城里的哥们正在下注,左边是押警方一定能在十天内抓住‘凭栏客’,右边是押警员抓不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闻听此言,警员们都很惊讶,搜捕“凭栏客”的行动竟然成了罪犯之间的一场博彩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望着那压倒性的数字说:“我该说什么好,连罪犯也很相信警方的实力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大说:“他是个下山猛虎,再怎么厉害,单打独斗,我们都不认为他能逃得过这一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赌局是玩钱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比特币,现在的赔率是1比8……对了,我押你们能抓住他!”老大咧着黄牙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啊!”苏菲无力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给他们看看,刚才你给我们看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大操作着角色来到另一个地方,那里居然有一尊很大的雕塑,陈队长看清了雕塑的脸,讶然道:“周天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不可思议吧,在虚拟的×市,市中心屹立着一座周天楠纪录碑,就是那个过去在×市特别猖獗的罪犯头领。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周笑的吗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不过暗网上能买到周笑被捕前的视频,听说他绑架过一个小女警,对她进行过惨无人道的折磨和凌辱,非常的……带劲!”老大兴奋地舔了下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什么呢你!”陈队长喝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!不好意思!”老大双手合十,作讨饶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苏菲冷笑,“这种热点都有人蹭?为了挣点钱,这帮蟑螂真是无孔不入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天楠的雕塑下面铭刻着一行字:“一旦有人说出宇宙的真相,它就将永远消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苏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应该是全息宇宙论的一个观点,认为宇宙的真相是不可知的,我也不知道把它刻在这里有什么用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低声道:“互联网技术越来越普及,不但警方在建犯罪数据库,连罪犯也在构建自己的网络,没准将来的犯罪真的就是信息战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相信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!喂,就这些东西吗?还有其它情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大说:“也许情报屋里有‘凭栏客’的消息,不过那里的情报很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类似警察行动计划的情报都需要十万比特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我出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借用了一下电脑,从虚拟钱包上转给他二十万比特币,这些钱一部分是赵应龙等人挣的,一部分是顾凌自己在网上兑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大来到一个场景,看着像一个山洞,旁边燃烧着火把,有一个刻着骷髅头的铁门,他说:“这里就是情报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进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真不是我糊弄你们,我没有会员卡是不让进的,不然谁都能进来买情报,×市的罪犯要不要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信我可以试给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大走近那扇门,突然被利刃机关穿身,屏幕上跳出血淋淋的“youdead”的字样,他摊手:“我说什么来着,这地方不能随便进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还说要钱!”顾凌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你们拿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搞到会员卡要花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你花多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大目光闪烁,“呃……三四天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久了,给你两天……”苏菲看了一眼陈队长,“能给他最大幅度的减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倘若立了特大功劳,比如帮助我们抓住‘凭栏客’,不是不是可以考虑这种减刑幅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大犹豫再三,又想要减刑又害怕自己办不到,说:“我试试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留下两名警员盯着他,三人就此离开,这时已经是晚上十点,陈队长说:“天大的事情也不能不睡觉,你们先回去休息吧,明天一早我们成立专案组,全力搜捕那家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沉吟着,“‘凭栏客’现在是笼中困兽,再过两个小时就是他预言的犯罪日期了,他会不会直接在凌晨作案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他没有犯罪对象,晚上山里可没有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