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四十一章 漏网之鱼

第五百四十一章 漏网之鱼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小看共众号!”田西提起精神,“爆款文章转发量是很恐惧的,这是传统媒体比不了的,‘凭栏客’一旦落网,我的文章就传遍所有朋友圈,到时候我就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是这样,也不值得你以身试险,你大可以在收费站前面把车停下,你既协助了警方抓住‘凭栏客’,又有东西可以写……所以我觉得他给了你更多东西,远远不止这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应该是更大更大的好处!他给你的不是钱,而是情报,他所掌握的犯罪世界里的情报,足够让你声名鹊起,而且他应该不是马上给你的,那个东西还没交到你手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的推理说得田西一身冷汗,他慌张地说:“我开车的时候,他是用刀子指着我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苏菲拍桌子吼道,已经对这家伙的狡辩感到不耐烦,如果不是他,“凭栏客”现在已经落网了,“临时想出来的细节想骗谁,说,他到底承诺给你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威胁道:“你知道‘凭栏客’是什么级别的罪犯,你协助那样的人,就不怕自己把牢底坐穿吗?无论他答应给你什么,十年二十年后,早就没有时效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西瑟瑟发抖地说:“我能……能戴罪立功吗?我真的不想坐牢!我就是想……这玩艺太吊了,我如果能自己制造谋杀案,不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,而且我的文章一定最快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不禁和我交换了一下眼神,这种为了成名不择手段的念头未免太阴险了吧,那应该是一个职业罪犯之间的联络工具,也可以在上面买凶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田西又慌张解释:“我真的就是想一想,没打算付诸实践,况且当时那情况下,我也只能顺着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,内心龌龊又不犯法,付诸实践才犯法!”苏菲不耐烦地说,“把那个app给我们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手机上,我怕你们发现,删了,不过安装包还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叫守在外面的顾凌去取来田西的手机,交给田西,三人在旁边盯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安装好那个名叫“sewer”的app,也就是“下水道”的英文,输入帐号和密码,然后弹出一个红色.界面,上面有一个指纹的标识,有一个类似采集音频在图标,田西大惊: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还要指纹和声音,他登陆的时候没有这些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也许他动作很快地完成了验证,你没有看清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办,我用不了啊,他骗我……啊!”田西惨叫一声,手机掉到地上,界面的闪烁越来越快,顾凌去捡,发现手机烫得吓人,机壳的温度迅速飙升到50度以上。意识到不妙,顾凌赶紧把手机踢到角落里面,然后它腾起一阵烟雾,自动关机了,屋子里有一股电子元件烧焦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错愕不已,顾凌过去把手机捡起来,由于太烫手,他反复倒腾,直到温度降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开被烧融的后壳一看,里面的芯片糊了,苏菲问田西:“你的手机被动了手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不是!”顾凌说,“上面没有微型炸弹之类的,是程序,我推测这个程序在进行指数爆炸般的运算,让数据溢出,同时屏蔽掉手机的自动关机程序,让内存过载,直接把主板给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惊讶,“还有这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网上听人说过,有一种‘手机炸弹’的病毒,直接能把手机硬件摧毁,一些手机的电池甚至会爆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恢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摇头,“硬件都没了,哪还恢复得了,这是为了防范外人进入app的手段吧,真的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西错愕地瞪大眼睛,抱着脑袋,铤而走险帮助“凭栏客”逃掉,换来的却是一场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也不再跟田西废话,交给警察带进拘留室去了,陈队长站在门口感慨:“罪犯也在与时俱进,我当年,为了找灵感杀人的歌手就已经算非常棘手的罪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,我们只能跟上他们的脚步……对了,要不上游戏看看吧?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摇头,“我们的帐号在蓝昌,一路跑过来几天都不够用,只能在这边重建一个号,小号的话根本刺探不着情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游戏啊?”陈队长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叔叔,有没有在押的犯人,累犯那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倒是有一个贩禁药的,六进宫的老‘前辈’了,现在被押在市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借用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,不过,你们要他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看×市的平行世界发生了什么!”苏菲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任务就交给顾凌了,他和另一个警察去了市局,其它人仍留在分局等待搜捕的下落,转眼到了晚上七点,几支搜捕队都没有任何进展,曹备权居然在×市郊外凭空消失了,让人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的人质,本来都已经天罗地网了,偏偏让‘凭栏客’成了漏网之鱼。”苏菲忍不住抱怨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说:“郊区已经搜遍了,都没找到他,他该不会偷偷溜进城里,找地下医生换张脸,以后扮个司机什么的潜伏在城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白了他一眼,“爸爸,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笑着摊手,“我就想活跃下气氛……要不我们去交通局看看监控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还在帮忙鉴定车上的痕迹,我留下来接应搜捕队,陈队长和苏菲去了交通局。

        郊外的高速路监控点并不多,他们调出收费站周围的监控,很遗憾都没有拍到曹备权跳车的一幕,二人有点沮丧,这时江楠打来电话,说:“菲菲,刚刚搜捕队送来一个黑包,里面的东西取光了,上面沾了些露水,可能是入夜之后被扔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地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103国道,茅庄附近的路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立马调出那条线上的监控,看了许多辆往来的车,苏菲注意到一辆黑色吉普车,是五点钟从坪头冲路段经过,七点钟从那里返回,如果它是去茅庄路段扔东西,时间完全对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摇头,“查吗?我感觉又是个套娃,很难查出头绪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