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四十章 惊险遭遇

第五百四十章 惊险遭遇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害怕呀,他当着我的面把我的助手杀掉,那家伙什么都做得出来!我怎敢不信!”田西慌张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说:“看来他就在这里到收费站之间的几百公里,不对,他跳车的地方应该更加靠近收费站,是在你们出发之前的真空期跳车逃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是大片的农田、荒山,要搜捕也不容易,但庆幸的是曹备权没有到×市市内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拨通一个电话:“我们已经锁定了嫌疑人的位置,把其它队伍都调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下午五点后,四人转移到附近的一分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快速吃完后后,说:“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人质有点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点头,“如果车上真的有炸弹,就算他必须照曹备权说的去做,看见警察来了也会想办法呼救,可他一直把车开得很快,就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故意引开警方,为曹备权争取逃跑时间!”我接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他不是个自媒体么,又是专门写‘凭栏客’的,会不会是曹备权承诺给他一手情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说:“记者是最不老实的,为了抢个独家什么都干得出来,有时候甚至可以说是警察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提议:“反正现在也没事,去审审他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西正在另一间会议室休息,正跟身边的警察讲述自己的惊险遭遇,见苏菲等人进来,点头笑道:“苏警官,人逮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要跟你聊聊,换个地方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西被带进了审讯室,他很惊慌,说:“聊聊,干嘛要来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打开记录仪,说:“这里比较安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和苏菲坐下来,苏菲问:“你是怎么见到那个男人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高岭,那天下雨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田西将那天坐上曹备权的车,去宾馆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,“……第二天走的时候,他说要送送我们,在车上递给我们两瓶饮料,才喝了几口我和何东就不省人事了。我醒来的时候是大半夜,周围一片黑,好像在荒郊野外,就看见不远处,那男的拿刀正在捅何东,何东发不出声音,身体一直在抽搐,那个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田西回忆起那一幕,用手捂住脸,身体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继续说:“我当时药效还没有过,根本动弹不得,眼睁睁地看着他杀完人,然后挖个坑把何东埋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哪?”苏菲打断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田西摇头,“实在太黑了,我不清楚方位,而且我那时头也晕乎乎的,对了,我记得远处有一辆列车经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完人,他浑身是血地凑过来,身上还在冒热气,就像刚刚从血池里面爬出来的恶魔,他凑到我面前,脸上带着笑容,非常的恐怖,我以为下一个就是我了,我当时……当时吓得直接就尿了,大脑是一片空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掏出一个针管,里面不知道是什么,我大喊‘大哥放了我吧,我保证啥也不说’,他就嘿嘿地笑,问我知道他是谁吗,他告诉我,他就是我一直在写的‘凭栏客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西吞了一口唾沫,“我感觉这简直太魔幻了,怎么会是他,怎么偏偏会让我遇上他?我问‘你到底想要什么’,他说‘你们不是说×市来的警方很厉害么,我要去×市把你杀掉,证明我比他们强’然后他又给我打了一针,我就又睡过去了……再醒过来已经天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又要给我打针,当时我麻得腿都感觉不到了,我拼命求饶说‘大哥别打了,麻醉打多了我会死的’,于是他给我打扮了一下,放在副驾驶上,头上戴了顶帽子,一路走一路跟我聊天,当时我们好像快到×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到收费站的时候,他把车速放慢,抬头看了下天,当时太阳缺了个角,然后趁着日食的时候,一口气冲过了收费站,当时天整是黑的,非常可怕,黑暗中就听见什么玩艺被撞断的声音!然后他吼了一声,‘给我开车,车上有炸弹,只要时速小于60公里就会爆炸!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敢反抗,就挪到驾驶座上,然后他踢开车门,跳出去,在地上滚一下就跑到后面去了,我非常害怕,就一直开车,后来有警员追上来,他们那大喇叭实在太响,我喊什么他们都听不见,最后我就被逼停了,我真的害怕自己会被炸死,坐在车里抱着头,不过……什么也没发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讲述到后半段的时候,田西的神情明显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苏菲笑笑,“当时那辆车的时速至少有50公里,你们在那么快的车上交换驾驶,然后他还跳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就不是普通人,做的事情也很疯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种时速跳车,他根本就站不起来,而且在车闯过收费站之后,警方立即就追赶出去,如果有人跳车肯定会被看见,你编故事的时候不考虑这些不合理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西的头上沁出冷汗,我沉声道:“你在帮他逃脱追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……怎么可能……我为什么要做那种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给你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要审我!不去抓罪犯在这里审我,警方真是好有能耐啊!”田西怒道,不出苏菲的所料,在无法自圆其说的时候,他的防御机制开始生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顾凌发来一条短信,苏菲看了一眼,叫他进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把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,苏菲和我一起看上面的一段视频,来自那辆车的行车记录仪。

        上面只拍到了一段空白路面,但重要的是时间,在日食发生前几分钟,这辆车在距离收费站几公里外停了足足有五分钟,镜头的轻微晃动,很可能说明当时两人在交换座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下这个!”苏菲把笔记本电话调转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怎么了……”田西一头大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车停下面的时候,你们在聊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田西低着头,吞着唾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话!”我拍桌子,“协助通缉犯逃脱,你以为是闹着玩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……他说他会让我成名,但我要帮他逃掉!”田西终于吐露出真相,他浑身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成名?你又不算记者,区区共众号,竞争力比得上专业的媒体?”苏菲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