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与时俱进

第五百三十九章 与时俱进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要去×市!?”顾凌不可思议地重复这句话,“为什么?之前他一直在江兮周围活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两个自媒体知道我们的来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江楠回忆着,“叫田西的那个问过我,我说我们都是从×市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对了!”苏菲坚定地点头,“他们在车上一定说过什么,也许提到过我们,以曹备权那种自负的性格,他改变了原计划,他要在我们来的地方炮制下一次犯罪……从这里到×市的距离,一天半的行程是绰绰有余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质的安全呢?”江楠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回答:“在2月19日之前,人质一定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要在蓝昌截他,还是继续追踪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想了想,笑道:“一天半的行程,他还要不时确保人质不会苏醒或逃跑,让他继续开吧,等他到×市的时候一定精疲力竭,然后为他准备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!”

        2月18日的上午,四人驾车正赶回×市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突觉外面天色有点变暗了,以为天要阴了,可这变天的速度有点快,透过车门的玻璃,他发现太阳缺了一个角,说:“日食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是啊,今天有日食,不过大概也就持续一分钟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愿不要有什么变故啊!”我喃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百公里外,通往×市的收费站,陈队长亲自坐镇,手下的警员统统假装成收费站的工作人员,周围也埋伏了一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“凭栏客”的车出现在这里,他就再也跑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坐在办公室里,心情很复杂,既担心行动是否顺利,又为即将见到苏菲而感到高兴。四人小组,带着一堆“凭栏客”的旧卷宗从×市出发,居然真的完成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并且戏剧性地把“凭栏客”赶到了×市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多久没见苏菲了,等任务完成,他可以抱抱苏菲,和她一起吃饭,一想到这里,陈队长便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怎么暗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外面有人在说话,陈队长推门出来,看见几名变过装的手下居然站在路上抬头看天,原来这时正在发生罕见的日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别在路上站着,太显眼了!”陈队长说,“赶紧回到岗位上……去准备一些照亮设备!”

        手下回答:“设备都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把收费站所有的灯打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日光正在快速消失,陈队长扭头看见一辆车正从东往西开来,那辆车的特征与目标很相似,他立即警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疑似目标出现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大喊,这时,天空突然完全黑了,一束强光照他们照射过来,那辆车正在飞快地冲过关卡,车轮碾过减速带,整辆车剧烈摇晃,但速度却是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意识到不妙,陈队长拔出手枪,对天鸣放,大喊:“停下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没有丝毫减速的迹象,道口栏杆根本阻止不了它,喀嚓一声就被撞断了,它朝着×市的方向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中,谁也无法采取行动,直到天光开始逐渐恢复,陈队长看着被撞断的栏杆,震惊得无话可说,怎么会有这种巧合,问题是他们的埋伏又是怎么暴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追!赶紧追!”陈队长下命。

        附近待命的警车全部开了出去,拉响警报,在高速公路上展开追逐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朝高速路的东边走去,一直走出一百多米,回头看收费站,完全看不出来异常,况且这么远的距离,“凭栏客”绝不可能知道里面的工作人员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么是从职业中培养的直觉,要么就是有人给“凭栏客”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看天,太阳正在慢慢恢复,陈队长无奈地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小时后,一辆suv停在收费站前面,苏菲跑下来,看见被撞坏的栏杆,看见陈队长站在外面,惊讶地问:“怎么了?他逃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遗憾地摇头,“菲菲,是我的疏忽,当时发生了日食,大家都懵了,‘凭栏客’突然在几百米外加速,我不知道是怎么暴露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日食?”苏菲一阵错愕,从来没有哪个罪犯做过这种事情,这算什么,老天爷在帮曹备权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让所有车辆去追了,市里也在紧急部署,出动了特警和直升机!希望能抓住他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这么沮丧啦!”苏菲拉着陈队长的手,“你本来就不擅长这种工作,是我非要你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我说,“没有暴路的理由啊!曹备权经过的城市,全部给他放行,他不可能察觉到我们的行动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如果早就暴路了,他不会蠢到自投罗网,这说明他是在路上知道不对劲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是暗网!×市城内警方突然出动,其它罪犯一定会察觉到异样,应该是有人在暗网给他通风报信,准确来说是出售情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分析,陈队长心想,这次任务他们确实都成长了很多,彼此之间培养了默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现在的罪犯都这么有组织了吗?几年前还不是这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们这届警方太优秀,逼得罪犯也要与时俱进,不过没事啦,他以为自己来的是什么地方,×市就是他的最后一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陈队长的手机响了,是出去追捕的刑警打来的,“队长,车拦下来了,但是上面只有一个人,不是嫌疑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他在开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而且很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把人带回来……不,我们现在出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队长上了suv,朝×市出发,很快前面出现几辆警车,在这里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质田西坐在一辆警车,手里捧着矿泉水瑟瑟发抖,以致于水把裤子都打湿了,陈队长问怎么回事,一名警察说:“嫌疑人哄骗人质,称车上安装了炸弹,只要速度降到一定程度就会爆炸,所以他就一直开,被我们截停的时候,人质非常恐慌!当然,炸弹是假的,根本就不存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西偷瞄了警方一眼,眼神略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质居然自己把警员引开,显然曹备权是在中途跳车了,苏菲过去问他:“他说炸弹你就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