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三十八章 毛骨悚然

第五百三十八章 毛骨悚然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去找监控,一名工作人员领着他们上楼,一直来到顶层,打开其中一间门,工作人员说:“他们开了三个房间,一胖一瘦住一起,那个开车的男的单独开了一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我们想检查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工作人员暂且告辞,江楠把窗帘拉上,用试剂在门把手、座椅、床头等物上提取指纹和dna,苏菲检查床上的物品时,发现枕头的背面全是洞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交给我看,我说:“是刀捅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已经忍不住了,两个无辜而无知的普通人就在隔壁,他想杀人,就像偷听女人洗澡时自w的变态一样,用这个来发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种阴暗的欲忘,想一想都让人毛骨悚然。”江楠皱眉说,“你们注意到没有,他选了最高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点头,“毕竟他是‘凭栏客’,喜欢视野开阔的高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他毕竟只是一个模仿犯啊,创造这个风格的人又不是他,他为什么也会迷恋高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摇头,“也许他以前不喜欢,但现在,高处对他有不同的意义!欲忘和杀戮是人类的两个终极,这是一个人类能对另一个人类做出的最极端的行为,其它任何行为都不可能超越它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人的回忆已经深深铭刻在他的脑回路里,就像听过的音乐,再去听的时候便会勾起偷秦的记忆,他只要站在高处就会条件反射地获得巨大的爽感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他已经从单纯的模仿犯,脱胎为真正的‘凭栏客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推门进来,说:“喂,快看这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,打开一段监控,那是停车场出入口的监控,只见曹备权驾驶着那辆车离开,车后座上隐隐能看见乘客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倒回去,一帧一帧地播放,指着后座说:“看脑袋的位置,如果是坐着的,不会这么低,那两个自媒体不会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!”苏菲抓起枕头,“曹备权在忍着杀人的冲动,况且酒店到处是监控,这两个人应该只是昏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说:“他准备带到山上去杀,可他用不着两个人啊!”说到这里,她一脸惊恐,仿佛看穿了曹备权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是,完全犯罪他只需要一个牺牲品,有一个会在半路被杀害、丢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一段视频也拍到了他。”顾凌说,点开第二段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视频就是顶楼的走廊,曹备权来来回回地走动,并不是在自己门前,而是这两个自媒体的门前,时间是深夜,看来他当时已经被心中的黑暗欲望逼得要疯了,恨不得赶紧杀了这两人来解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更加坚信自己的催促,体重较胖,不方便带到山上的何东应该会在半路上就遇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对门出来一个女人,曹备权停下自己的脚步,冲女人笑着点头,女人点上根烟,站在垃圾桶旁边和曹备权交谈,曹备权一边说话一边作手势,从这个细节看,他是个相当健谈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像苏菲自己,在酒店遇上陌生人,是绝不可能聊这么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曹备权掏出一张卡给对方看,顾凌在这里暂停,放大,说:“像素太低了,不知道他掏出来的是什么?但从尺寸看似乎是一张信用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给刚认识的女人看信用卡?”江楠说,“他想……你懂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炫耀吧,毕竟他也是个男人,在异性面前总会展现自己优秀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信用卡有什么优秀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除非是特殊的信用卡,比方说百夫长黑金卡!”

        据说那种国外银行发行的卡是不接受办卡申请的,只服务于特别的客户,都是极为显赫的人,那不仅仅是一张透支额度极大的卡,也不仅仅是什么身份的象征,它拥有许多特权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曾有一名富翁去国外参加宴会,忘了带每天必吃的药,打给发售百夫长黑金卡的银行求助,随后由军队的武装直升机替他把药取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们一直没弄清一件事,曹备权的资金是从哪来的,之前调查他的时候,发现他消费很高,好像从来都不缺钱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感慨,“是啊,这确实是个谜团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手机响了,他按下接听,那头的人说:“叶警官吗?我是塘山收费站的民警,你们通缉的嫌疑人就在这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震惊,说:“拖一会,不要惊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兴奋地对众人说:“他现在在塘山收费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塘山收费站……他回蓝昌了!?”顾凌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回蓝昌!难道他发现自己暴露身份了?”苏菲皱着眉头苦思,“不会的,他不是要去蓝昌,他只是经过蓝昌,可是他为什么要走回头路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问那头:“车上有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回答:“一个!在副驾驶上睡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瘦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瘦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车上只有田西一个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吧!”江楠大惊,“他真的把何东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又说:“我觉得现在不能抓人,一是他有人质,二来收费站的民警……那点战斗力恐怕拿不下,他们连佩枪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放了吧,反正他要经过蓝昌,然后联系侯队长帮忙!”顾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现在抓人太冒险了!”江楠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在等苏菲的意见,苏菲把手搭在脸上沉吟着,说:“放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将这个意见告诉对方,对方放行之后,问:“需要联系当地警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们会联系的,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抱着手走到窗前,思考曹备权为什么要这样做,她听见雨点拍打窗户的声音,把窗帘一把掀开,看见满天的乌云,苏菲受到启发,立即用手机查询了一下整个江兮的天气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冷锋过境,未来一周内江兮会有大范围的降雨,她说:“他原来打算在高岭完成犯罪,但是天公不作美,最近这里会一直下雨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也在手机上搜,“好像刘阳这两天还是晴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他为什么要选择刘阳,直接从景逮镇往东或者往北走,为什么要回头……他要往西走,去哪?”苏菲两眼一亮,“他要去×市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