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三十六章 金蝉脱壳

第五百三十六章 金蝉脱壳

        她错愕地看向门背,上面有一个简易的传动机关,能从内侧把门栓拽起来,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小发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套二居室,进门的时候天花板很高,到窗户那里,低矮得伸手就能摸到天花板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内收拾得很整洁,一张书桌,钉在墙上的书架放了许多书,顾凌扫了一眼书名,惊讶地说:“心理学、社会学、经济学……这个人涉猎超级广泛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拿起架子上的蝴蝶标本,“收藏了这么多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随手取下一本《入侵的艺术》,看见里面有自制的书签,上面写着“敬畏必将消亡,传说才会长存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喃喃道:“是啊,他根本不关心暴力本身,反而表现出一种对知识的渴求,严谨有秩序,自我约束,就像在为一个伟大的目标而准备着一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停在窗前,眺望着江景,暗想这样一个人怎么会甘心当模仿犯和继任者,他到底在杀人中寻求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光别看了,把屋里能当作证据的东西全部带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回头笑道:“叶队长,这是违章搜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也笑道:“和普通警察一样按部就班的话,我们的小组为什么要存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伙翻箱倒柜,把觉得有用的文证、物证全部拿走,回去的途中,江楠坐在车里戴着手套翻阅那些书籍,她说:“好多书里面都标了重点,我在看这些部分……经济学的书好难看啃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丢给她一本医学书籍,“你看这些吧,文科类我来看,顾凌看计算机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……这些都是教材嘛,他好像对解剖知识最感兴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而且懂不少黑客技术,段位只在我之上,不在我之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”江楠突然叫出声,“这一段……‘接受骨髓移植四年之后,受捐赠者多处dna检测均转变为捐赠者的dna,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人体细胞在新陈代谢过程中,造血干细胞携带的新dna逐步替换原本的dna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猛的将车停下,扭过头,大伙都看着江楠,江楠说:“我想起来了,上外科课的时候老师提过这个知识点,干细胞是万能细胞,可以复制人体内的一切细胞,人为手段也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dna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震惊,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,她说:“也就是说,曹备权在4年前捐献过骨髓,他意识到这一点,杀死当初的受捐赠者,并毁尸灭迹,以此来完成一次金蝉脱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楠又补充道:“干细胞的配型和其它器官不一样,半相合也支持移植,即便是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,配型成功率也能达到11%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调转车头,说:“去医院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火速赶往当地最大的一所医院,要求查看近几年来骨髓捐赠和移植的记录,数据库中果然出现了曹备权这个名字,他是5年前捐赠的,受捐赠者名叫徐立伟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徐立伟就是被烧死的假‘曹备权’,这一手真是妙啊,我们要去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摇头,“徐立伟的尸体我们都看过了,没有再查一遍的必要!”

        负责检索的医生说:“这个叫曹备权……我的天,什么名字……的人还有别的病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调出来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病历让四人大感意外,曹备权几天前来就过医,他是腹部被捅了一刀,伤得不重,处理完开了几瓶药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日期是2月8日,苏菲抱着双手思考,“他为什么会受伤!喂,不是吧,这家伙自食其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在‘恐怖思维’中发布天价悬赏任务,杀刑满释放人员,徐立伟显然是他自己动手的。当时我们已经发现了这个阴谋,并把所有被悬赏的人保护起来,到现在还在保护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接茬道:“但只有他自己还在外面,暗网上的罪犯消息很灵通,找到并袭击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中了自己的悬赏,简直搞笑,差一点咱们这案子就不用查了,不过他的命还是够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2月8日!”我说,“这个时间在七天以内,走,去看监控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来到监控室,调出医院入口、停车场、侧门的监控,由于电脑不够用,顾凌把自己的笔记本也取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人负责两个摄相头,仔仔细细地筛查,不知不觉四个小时过去了,苏菲看得两眼流泪,腰酸背痛,想叫江楠去药房开几瓶眼药水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到了!”我突然站起来,“看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停车场有一辆黑色轿车开进来,从上面下来一个男的,用一块布捂着肚子,似乎有血渗出来,他走路的姿势一瘸一拐。

        资料上显示,曹备权身高179,偏瘦,这些外部特征也与视频上的男子非常接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敲了几下键盘,把视频倒回去,想看清车牌号,但这个角度根本拍不清,顾凌揉了下酸胀的眼睛说:“去调取交通监控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下……”苏菲说,“这里有辆车和他是一前一后进来的,车上没准开了行车记录仪,这辆车是xxxx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就行动,寻找车主,通过车管所很容易就找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去见车主的路上,江楠突然笑了,苏菲拿手肘碰碰她说:“傻丫头,笑什么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拐弯抹角,抽丝剥茧,我们总算要找到答案了,我开心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!”我也很兴奋,“这个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我们四个人搞定了,我们应该为自己自豪!当然,最厉害的人还是菲菲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笑笑,“是大家的共同努力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午四点,他们找到了那名车主,通过其车上的行车记录仪,清楚地拍下曹备权驾驶的车牌号为xxxx,一查发现那是被烧的徐立伟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立即把能运用的所有关系全部动用上,一通接一通的电话打出来,查询这辆车的下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渐晚,四人坐在车上,谁也不觉得饿,谁也不觉得累,他们都在焦灼地期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终于响了,我一个激灵,抓起来接听,“嗯……我知道了……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在哪?”顾凌迫不及待地问,“还在蓝昌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