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三十四章 戴罪立功

第五百三十四章 戴罪立功

        “假如每个病毒都是有意识的,它们看见的是一个宇宙的诞生与毁灭,可它们能理解这一切吗?这一切当然是有意义的,但不是它们认为的那种意义,人类也是如此,你们的生命短暂易逝,你们的思想自负浅薄,宇宙的意义是你们理解不了的,所以也不必费心去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定想从我这里知道点什么,那我可以告诉你,这一次,他们的方法变了,他们对世界的干涉会更积极,为了人类的延续,有时候苦难也是必需的,有时候罪恶也是必需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用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结束交谈,留给苏菲满脑子疑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走到办公室,一脸复杂的表情对顾凌问:“叶队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送他师兄去了,叫我们先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我帮师兄把一些私人物品搬到车上,放下的时候,由于震动,从一本书里滑出一张小女孩的照片,看上去只有几岁的样子,我好奇地瞅了一眼,师兄忙将其塞回书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女儿?”我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师兄尴尬地笑笑,“亲戚家的孩子,不知道这照片怎么落我这了。”师兄掏出烟,“来一根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拒绝,抽上烟,他说:“究竟是谁在暗中支持王梦奇,这个还是没查清,我们现在没时间继续查了,警方也在忙着善后,只能留给你们监狱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”师兄看向别处,“我已经跟手下交代过了,他们会继续审这里的服刑人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晚菲菲和我说,不要把目光全部集中在服刑人员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会是想说,有狱警在帮他吧?”师兄一脸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一丁点可能性的事情,就不能完全否认它不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苏警官,想法确实刁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她那颗聪明的脑袋,很多难关我们未必过得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喜欢她啊?”师兄突然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手上的烟灰也抖掉了,师兄笑着拍打他的肩膀,“我跟你认识多少年了,你对哪个女孩感兴趣,我是能一下子感觉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。”我无力地挣扎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去追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同事之间,万一不成,岂不是很尴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!”师兄打了一下我的胸口,“到什么时候才能不妄自菲薄啊?你忘了在警校篮球队的时候,你有多受欢迎,大胆出手肯定是没问题的,有时候机会错过了,就永远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,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……”我笑笑,“你妻子呢?也接到蓝昌住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师兄的笑容一滞,说:“她……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精神问题,受了些刺激,具体原因我就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轻拍了几下师兄的肩膀,“会好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咱们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陪师兄吃了顿饭,我回到医院,苏菲、顾凌、江楠还有从监狱里面提出来的冯强都在这里,看见我,冯强讨好地笑了笑,“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戴罪立功的机会,我一定会好好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能做到吗?”我还是有点不放心,催眠这种手段还是过于魔幻,对他来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强自信地说:“情况苏警官已经都对我说了,凭我的技术十拿九稳,毕竟我曾经用催眠让一个人杀死过另一个人……”意识到说得有点过火,他忙道歉,“啊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那就开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把门关上,然后,大家尽量不要发生声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上门后,冯强开始对着王秀才说引导语,并用一只手逮着他的手,冯强很有耐心,细声慢气地说着“……你现在漂浮在一片温暖的大海上……”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想到一部韩国电视剧,让一帮身怀绝技的罪犯协助警方破案,此时此刻就有点那个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找到神秘的二号“凭栏客”,他们一直在变通,做出了许多惊人之举,终于走到了这一步,这也许是最后一步,绝对不能失败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秀才,今天是几号?”冯强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秀才的心律在波动,他慢吞吞地回答:“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是2月8号,昨晚是2月7号,还记得昨天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记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朋友方强和你约定要说一件事情,今天你准备告诉他,你们准备在哪见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内的几人屏神凝神,紧张极了,王秀才干燥的嘴唇蠕动着,缓缓地说:“监狱大院旁边的厕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强把一只手悬在王秀才头上移动,好像在施加神秘的魔法,“你现在就在大院旁边的厕所,看见了没有,尿池,蹲坑,闻到那个味儿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秀才皱眉,“不好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抽根烟等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王秀才的嘴唇果然动了起来,好像在抽一根看不见的香烟,几人都感觉这一幕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王秀才的视角,他此刻已经回到2月8日傍晚,一个人站在厕所里面抽烟,身上穿的还是监狱的号衣,操场上传来服刑人员放风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实得不需要去怀疑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想,一个名字换一千万,够本!

        同时也有些忐忑,方强这人可信么,毕竟才认识了几天,可是看他的派头,他打人的狠劲,加上他认识监狱里面的老犯人,应该是可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秀才坚定了想法,然后开始美美地盘算这一千万出去了要怎么花。

        脚步声惊动了他,方强走了进来,带着一脸邪邪的笑容,他从王秀才手上拿过烟,嘬了一口,弹进尿池里面,右手一拍王秀才的肩膀,“说吧,你那朋友是谁,我尽快联络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千万怎么付给我?”王秀才有必要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立即打到你的卡上,我是说外面的卡,你可以让你的家人去确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我没有信得过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信得过我吗?”方强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秀才也笑了,“好,我信你!另一个‘凭栏客’是一年前从这里释放的,他的名字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一个世纪般漫长的等待,病房里的五个人都紧张得冒汗,只见处在深度催眠中的王秀才微笑着说出一个名字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