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二十四章 重要线索

第五百二十四章 重要线索

        沈利耸肩,“我不知道,我们只是‘抓娃娃’的,‘背娃娃’是另一批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谁和你接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忘了他叫什么?”沈利露出敷衍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忘了名字,长相总记得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利搔搔头,又吸口烟,慢悠悠地吐出来,很明显是在拖延时间,这让侯队长有点恼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男的,二十几岁或者三十多,也有可能是四十多,当然,五十也不是没可能,个头嘛,一米四到二米之间,长相挺普通的,身上可能有纹身吧,可能没有,我真记不清了,自从玩了东西之后,脑子是一天不如一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沈利!”侯队长一掌几乎把桌子拍碎,“你还是个人吗?你把那孩子绑架之后,他父母每天都生活在地狱里面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利无所谓地耸耸肩,“没了再生就是了,有啥大不了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了这地方还不老实,你以为公安机关拿你这种人没办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不了坐牢,认了,出来混迟早要还的。”沈利露出笑容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嘴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暗想,这种人恐怕不会老实交代,因为他背后有庞大的组织,在警察面前抵死不承认,也不过是坐牢,但如果说了,他可能就会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    用恐惧来支配成员,不正是那个黑暗世界的惯用伎俩嘛!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小声建议:“侯队长,先问别的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队长气得脸都红了,坐下来,问:“认识王梦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完全不认识,谁啊,是女人吗?”沈利幅度夸张地摇头,很明显是在撒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不认识他,他今天为什么要来袭击你!把你送到这里的,不正是那颗炸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他精神病吧!领导,你就痛痛快快地把我扔进监狱吧,我沈利虽然是个下三滥,但也是义字当头的一条好汉,我是不可能出卖兄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审讯就此中止,沈利被押走的时候,还冲他们傻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侯队长气愤地说:“这种社会渣滓,真的该判死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感慨:“看来美沙同没用,如果等他下次毒瘾发作,再问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出了个主意,“可以弄一袋假禁品引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还是希望不大,这种人的嘴根本就撬不开,算了,慢慢跟他耗吧,能挖出一点是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也不在早,苏菲和顾凌就此告辞,路上苏菲说:“虽然这小子什么也没招,但至少我们知道了王梦奇报复的对象,也许他有亲近的人被拐卖,所以才用这种极端方式报复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照这样说,之前被炸死的四个上班族,身份也不干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深挖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菲菲,刚刚你们审他的时候,我查到一些东西,有个叫黄俊辉的人曾经和沈利同住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查到的?”苏菲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巧合,我心想沈利的屋子挺大的,真是他一个人住吗?一年前派出所上门登记外来人口的时候,留下了黄俊辉的身份信息,这个人值得追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准他会是下一个受害者呢!”苏菲望着前面的路喃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苏菲顺便捎了一些夜宵,医院里,只有我一个人在王秀才的病床前踱来踱去,那条狗忠实地陪着他,在长椅下面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的脚步声把狗惊醒,我说:“这一天忙坏了吗?有什么进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摇头,“非但没进展,谜团反而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方哥,晚上我替你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你们要查案子,还是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的,你回去歇几个小时,我晚一点睡不要紧,反正我又不开车……你吃点夜宵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坐下来吃苏菲买的炒方便面,苏菲瞅了瞅依然昏迷的王秀才,把今天查到的内容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,并给我看了一张王梦奇旧时住宅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队长,这个魔方是他在监狱里面玩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着挺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每天都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工时间之外,几乎从不离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阶魔方对于高手来说,几十秒就能恢复原状,天天玩?难道这魔方有什么特殊意义?也许是我的瞎想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是想了解他,我倒是可以和师兄联系一下,明天把王秀才的所有随身用品全部送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啊!”苏菲又问,“在他越狱之前,有没有少过两颗牙齿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了想,摇头,“我没注意,那两天我全部精力都在王秀才身上……其实这问题师兄也问过我,问王梦奇之前有没有什么反常举动,我说没有,他看着就是一个什么事都藏在心里的人……”我突然愣住,“魔方,他最后一天没有玩魔方,这也许是唯一的反常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有没有提到过亲人,或者恋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笑笑,“我们的关系可没好到交心的程度,我们只说过三次话,第一次是监舍的牢头想暗算我,他提醒了我;第二次是我跟他道谢;第三次……那天我坐在大院里面发呆,他过来坐在我旁边,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‘白天也有月亮,看不见不代表它们不存在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分析道:“白天确实可以看见月亮,他说的是‘月亮’,用的却是复数,也许他在暗示某些人,或者某个团伙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他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个,因为你长得帅,有亲切感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很好笑地问:“你在开玩笑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开玩笑,人类就是这么肤浅,总会把各种优秀的品质附加在漂亮的人身上,并且更愿意亲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觉得王梦奇对我有兴趣……”我想了想,“我有一个猜测,或许他知道我是警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这么会知道?”苏菲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是监狱里那个疑似精神病的人,告诉王梦奇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吃惊道:“这可是一天重要线索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事当天,师兄审过他了,没用,他说的话谁也听不懂,无论你怎么吓唬他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……如果说是伪装,从进监狱到现在一直伪装,真的很奇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指望撬开某个人的嘴来破案,根本就不现实。”苏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东西,我和苏菲先回去了,顾凌留下来看守王秀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