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二十三章 绑架案

第五百二十三章 绑架案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男孩后来到底被卖到了什么地方!?”侯队长质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利眼神飘忽,好像魂魄已经飞到很远的地方,无论侯队长怎么问都是一脸呆滞的表情,并且不停地抓挠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要说紧张,他的反应未免太夸张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药瘾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掏出手机给侯队长发了条信息,侯队长看了一下,叫审讯员先把人带走,送去验尿。

        验尿的时候沈利各种不配合,一开始说撒不出来,警方给他灌了一大瓶矿泉水,他又花样百出地不肯合作,最后几乎是用强制手段才取到尿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验,试纸显示一条红线,证明沈利近期确实有吸食过禁品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被戳穿,沈利就不装了,堆着笑脸说:“你们就行行好,给我一口吧,给我一口我都告诉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他先给我关起来!”侯队长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侯队长,我们不知道王梦奇还会不会继续杀人,如果能撬开沈利的嘴,没准我们就能找到线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队长皱眉道:“可他这个样子,难不成我们真给搞东西吸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用美沙胴吧,那是戒毒机构发放的替代独品,应该可以暂时缓解他的症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队长考虑了一下,派一名警察去趟最近的戒毒所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,大伙都没吃饭,就用饮水机的热水泡了几碗面对付一口,侯队长对苏菲说:“苏警官要是吃不惯的话,给你叫份外卖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啦,泡面不是经常吃吗?对了,我们看了那起绑架案的卷宗,你们后来还掌握了什么别的线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队长想了想,“那案子一直没有进展,当年我也参与了,我是做梦也没想今天会在这儿见到那个人贩子,对了,这案子有一个细节,可能和案子没有关系,但我一直比较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听说过‘儿童邪典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疑惑道:“是一本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‘儿童邪典’就是一些粗制滥造的山寨卡通片,披着艾莎公主、蜘蛛侠、小猪佩奇这些形象的外衣,里面净是一些暴力、涩情的成人化内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恍然,“我好像听说过,之前网上有人揭秘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国内的视频网站都是沿用youtuo上的分类算法,你看完一个视频,马上会推送另一条内容相似的视频,用户不知不觉就看了一个接一个小视频,用户在网站上逗留的时间越多,产生的流量越多,而流量是可以变现的,上传视频的人也是通过流量来获得提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‘儿童邪典’的上传者就是利用这一条,未经世事、没有判断能力的小孩子登录视频网站,这些垃圾就会自动推送出来,它们本身没有足以吸引人的品质,为了吸引小孩子的眼球,就塞一些黄暴的成人内容,那些东西平时大人根本不让小孩子接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他们来说是陌生而新鲜的,他们出于好奇就会一个接一个看,产生大量流量并带来收益,观看这些内容的小孩子的身心健康,对上传者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国外这个东西屡禁不止,充斥各种视频网站,国内前两年也出现了,但后来加大力度打击,现在你在许多视频网站搜索‘艾莎公主’、‘蜘蛛侠’、‘小猪佩奇’这些关键词,会发现什么也没有,是网站把这些东西全部屏蔽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评价:“但凡能挣到一点钱的地方,总会有人一涌而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队长说:“那个孩子正是大量地观看了这些内容,他的家人因为太忙根本没时间带他,平时就把平板电脑扔给他,叫他自己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有一天,这孩子把家里饲养的仓鼠解剖了,家人问他是跟谁学的,孩子哭着说是网上看到的,一检查,父母惊呆了,这个七岁的孩子看了不知道几千几百条‘儿童邪典’视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顾警官刚才说上传视频的人是为了通过流量挣钱,我一开始也这么想的,直到两个人贩子闯入这个家庭,把独自在家的孩子带走,我隐隐觉得,也许‘儿童邪典’还有更深更黑暗的目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一脸惊讶,“您的意思是,人贩子利用个人帐户的数据来得知,哪些家庭、在哪个时间段,有小孩单独在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队长点头,“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,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想,没有证据支持,所以在卷宗里也没有提,我至今仍记得那对父母痛苦的表情,印象实在太深了,你知道他们后来怎么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哪还有心力去工作、生活,母亲患上了抑郁症,父亲也丢了工作,整天借酒消愁,我曾经去看望过他们,夫妻俩过得就像行尸走肉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队长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,“当然,这只是我的推测,也许‘儿童邪典’和绑架是两个独立事件,看过‘儿童邪典’的人实在太多,而这孩子正好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菲说:“我国每年失踪的人口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,女人和小孩占了主导,我觉得这世上最无法容忍的犯罪,就是把人类当成商品贩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凌说:“也许侯队长的判断是对的,有人分析过‘儿童邪典’的来历,到底是哪些人在孜孜不倦地制造它们,为什么会有人想出这么邪恶的挣钱方式,并把它变成一条产业链,单打独斗的罪犯是办不到的,它的来源可能只有一个,那就是‘暗网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之后,警员拿来了美沙同,于是沈利又被带回审讯室,只是这次苏菲也申请加入了审讯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利一边喝矿泉水一边吞下了药片,稍后脸上的冷汗也没有了,苏菲心想那纯粹是安慰剂效应吧,肠道吸收哪有这么立竿见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侯队长问:“沈利,你现在能回答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利哆哆嗦嗦地说:“给……给根烟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队长上前,给了他一根烟,并点上,沈利呼了一口,侯队长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,沈利只是翻起眼皮,“回答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被你绑架的孩子去哪了!”